一字救千人!谁能想到,做出此善事的居然是一个宦官

原标题:一字救千人!谁能想到,做出此善事的居然是一个宦官

一提起宦官来,读者脑子中就会不由自主的弹出一个不好的印象。

的确,从秦国的宦官赵高(虽然他是一个全须全尾的男人)开始,由于他颠覆了秦国,致使秦始皇建立起来的万世功业毁于一旦,大家在唏嘘秦朝短暂生命的同时,对赵高产生厌恶,进而连带的痛恨起宦官来。

虽然这只是赵高的个人行为,但一个老鼠怀里一锅汤。

再后来看看历史上,汉朝、唐朝、明朝,由宦官的个人行为,变成了一个集团行为,他们把持朝政,欺下瞒上,祸国殃民。所以,大家一想起宦官来,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但这么庞大的宦官群体中,就没有好人了?

肯定是有的。

比如说高力士,他一生忠心耿耿,对唐玄宗不离不弃,被誉为“千古贤宦第一人”。

当然,高力士只是终于皇上一个人,只能说有颗“忠心”。格局还略小了点。

下面我们介绍的这位宦官,他却“有仁者之心”。(《旧五代史·张居翰传》宋·薛居正),

那相比起高力士来,格局自然就大多了。我们要说的就是唐末五代时期的宦官张居翰。

张居翰早年入宫,从小太监做起,由于聪明伶俐,忠于职守,到了唐僖宗朝,已经做到内府令了。 此时皇上为奖励他办事认真,丝毫不苟且的精神,特地赐以绯色衣服。

我们知道,官服开始分颜色,是从唐朝开始的。不同颜色的官府,对应不同的等级。三品以上穿紫袍,佩金鱼袋;五品以上穿绯袍,佩银鱼袋;六品以下穿绿袍,无鱼袋。

这么看来,此时张居翰已经官居四五品,在现在来说就是一个地市级干部了。

不久,他奉命去卢龙当监军,与卢龙节度使刘仁恭相处得很融洽,后来圣旨又来了,要调张居翰回京,刘仁恭请求将其。

过去一般太监当监军,总是不得人心。碍手碍脚不说,许多时候还指手画脚,弄得军事主官往往一筹莫展。

所以说,一般皇上来了调令,地方大员们马上就会像送瘟神一样的把他们赶快送走。

这里倒好,还上书请求挽留了。唐僖宗觉得很少见,就答应了刘仁恭的要求。

期间唐僖宗驾崩,唐昭宗继位。

公元903年,军阀朱全忠(原名朱温)势力大增,开始干预朝政。可能早年受过太监的刁难,对太监没有好感,此时有了左右朝政的实力,马上撺掇宰相崔胤,俩人联名上奏唐昭宗,例举了宦官许多罪行,要求进行彻底整顿。

刚刚继位不久的唐昭宗,此时已被朱全忠这些人所控制,身不由己,只得表示同意。

这次朱全忠真的拿着鸡毛当令箭,大开杀戒,绝大多数宦官都被干掉,而张居翰在刘仁恭的力保下得以幸免。

刘仁恭接到召回的命令后,不得已将张居翰藏匿在幽州西北的大安山中,另外杀了一名罪犯上报,居翰这才躲过了厄运。张居翰便隐姓埋名在幽州住了下来。

从此事件中也可以看出,张居翰和刘仁恭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在关键时刻能冒险救他一命,用现在话来说,俩人关系应该是嘎嘎的。

公元907年,逐渐坐大的朱温,后来野心膨胀,杀了唐昭宗、唐哀帝,建国号大梁,改年号为开平,史称“后梁”。

由此开始,宣告唐朝的灭亡,五代十国时期开始。

唐朝灭亡后,张居翰投奔到李克用的帐下,此时的局势是战乱之世,割据势力互相争地盘,打来打去。

李克用任李嗣昭节制即潞州,张居翰为监军。

后梁的朱温派大将李思安将兵十万围攻潞州,想从李克用手中夺回这座城池。李思安修筑夹城,深沟高垒,内外重复;把潞州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居翰与李嗣昭率领士卒,登城拒守。朱温多次给居翰、嗣昭写信,劝二人投降,并许诺如若来归,定不吝爵禄之赏。

但他的来信都变成了泥牛入海无消息。给他的回答却是焚其诏书,斩其使者。

公元908年正月,晋王李克用病逝,李存勖接王位。随后亲自军兵从太原出发救援潞州。

此时后梁军已经围困潞州半年有余,正为拿不下而犯愁呢,没想到后面又来了援军,打了个猝不及防。士兵全无斗志,争先恐后向南逃审,一路上丢盔卸甲,道路为之堵塞。

潞州城中的张居翰、李嗣昭等见救兵已到,便抖擞精神自城中杀出,里应外合,内外夹击,梁兵大败,死亡一万余人,生擒其副招讨使符道昭及将佐三百人,缴获当粟百万石。

公元923年四月,李存勖在魏州称帝,定国号为唐,史称后唐,开始了他开疆拓土的征战。

公元925年,李存勖遣魏王李继岌、郭崇韬等发兵攻打前蜀,前蜀末帝王衍带着棺材,自己绑缚着出降后唐,前蜀灭亡。

后唐投降了,李存勖赐诏给王衍,并许诺:“我一定分封土地给你,不会在你有难处的时候薄待于你,日、月、星在上可以作证,一言既出,决不骗人!”

王衍接到诏书很高兴地上路,率领他的宗族和宰相王锴、张格、庾传素、许寂、翰林学士李旻等人,以及一些将佐家族几千人向洛阳行进。

当王衍行至秦川驿时,突然传来了李嗣源在魏州反叛的消息,李存勖慌忙去东征平叛。大军即将从洛阳出发时,有人给李存勖献计说,李嗣源来势凶猛,陛下应全力以赴对敌。

随后又出损主意说,陛下此次跨河东征,国内必然空虚。王衍族党不少,来到洛阳以后,一旦为乱,局势将不可收拾,不如将其杀掉,以免除后患。

李存勖急于去评判,听到这个建议,也没过脑子,立即便派宦官向延嗣下敕诛杀王衍,并下诏说:“王衍一行,并宜杀戮。”

张居翰在复验诏书时,看到诏书的命令后大吃一惊!

过去古代人讲究的是信守承诺,特别是作为君王来说更是这样。所谓的君无戏言。

前一封、诏书说得好好的,要给予封赏,并且以日月星辰来发誓,现在出尔反尔,要将这一行人全部杀光,这哪是君王的做法?

他认为,皇帝诏书已下,王衍的命是救不了了,那随行的人都是无辜的生命啊。虽然张居翰生活在乱世之中,整天见死人,但这样的滥杀无辜,天理会不容的。

想到这里,牙一咬,心一横,将诏书贴在柱子上,将‘行’字涂掉,改为家’字,于是“王衍一行”。便成了“王衍一家”。

擅改诏书是要冒杀头风险的,但张居翰就这么做了,没有一颗一心向善之心,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但就他这一行动,一下子救了一千多人的性命。

也是张居翰命大,李存勖征讨叛乱时被弑,这擅改圣旨之事谁也不知道了。

后来后唐明宗李亶进入洛阳,张居翰谒见于德宫,请求免官放归田里,得到了明宗的批准。

张居翰辞朝后归隐长安,于公元928年四月二十七日病逝,终年七十一岁。

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宦官,终于走完了他人生的历程。

参考资料:

《旧五代史》宋·薛居正

《新五代史》宋·欧阳修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

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原创作品,禁止非法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