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潜重洋(九)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梦潜重洋(九)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周末愉快!

今天更新长篇科幻《梦潜重洋》的第九话~

前情提要:被死亡之雾所困的孤岛,贵族少女诗迷雅面临——父亲失踪、晶石号被神秘的力量摧毁、岛民叛乱的多重困境。绝望之中,她发现了神秘女子白夏有艘潜水艇的秘密,但对方拒绝为她提供帮助。诗迷雅被逼无奈以自杀的方式跳进海中,白夏救了她一命,但她们也暂时无法再回到城堡了。

当诗迷雅为她的逃亡计划庆幸时,海中正有另外一些可怕的东西等待着她... ...

在留言中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

*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房泽宇 | 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作者,时装摄影师。酒醉时披上件黑色幽默,在舞台上演绎了场荒诞的秀。代表作《向前看》、《青石游梦》。

梦潜重洋

九 深海恶魔

(全文约7400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一百米的距离,诗迷雅试了试,很妙,只需要打下脚板就游到了!

她幻想出锚点,在之间如闪电般飞窜,高速的‘Z’字型、‘V’字型、‘L’型,前进和闪回都不成问题,海水在她面前像没了阻力。

在不做任何动作的时候,她可以保持悬浮不动。而放松肌肉则会自由缓慢下沉。她就让潜艇自动沉下去,这个空当,她研究起潜艇上的按钮来。

这是她和白夏冲散的地方,她本来想自己走,但现在意识到不行,没有白夏她不知道怎么从潜艇里出来,对于怎么解开潜艇怎么上岸她全都一无所知,总不能像鼻涕虫一样蠕动到陆地上。

按下按钮会展开文字说明,同时也会露出更多的按键。但她大部分都不了解作用,也不敢轻易尝试,从潜水艇分开的那一刻她就听不到白夏的声音了,可能是因为分割开就没法进行联络,也可能是白夏已经遭遇了不测。

“白夏!”她试着喊了一声。

和刚刚一样,没有任何声音回复,晶石在她身边微微发出光芒,白夏在潜艇断之前把它传了回来。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诗迷雅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白夏!”她又喊了一声,她知道这么做没用,但又有点不甘心,在分开之后,诗迷雅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孤独感,和以往的不同,以前的孤独让她愤怒,有时也会让她开心,她喜欢独处。但现在这孤独里却混合了失落,也许是不习惯,也许是幻觉,但她总觉得找白夏不光是为了了解离开方式,好像还有其它什么别的感觉。

她刚刚被潜艇带来的快感冲晕头了,她知道在伟大的计划里牺牲是难免的,但她不恨白夏,白夏只是阻碍,现在回过头再想想,也可能是这潜艇太有诱惑力了吧。不过好在她没有真的把白夏扔掉。

诗迷雅俯下身,以夹角的方向向深海潜去。

光靠想象是无法描述海下世界的,这片空旷总让人觉得自己犹如灰尘般渺小。深海本如洞穴,只能看清身边的一小部分,但诗迷雅现在能看到了更远,这样大海就有了别的意味,海面如分割开的镜子,上下两个世界对折。一面是奢华与烦恼,一面是虚无与自由。

她游向海底,身下比上面要更暗些,海床不是平整的,参差不齐的像丛林,错落和破败,带着阴森和神秘。

诗迷雅看不到海底的细节,像是一处能吸收光线的海层,她从上面游过,倾听着下面的声音。她一直就能听到海中的声音,流动的水声,远处莫名的空响,刚刚捕鱼的时候,她也能听到鱼群的扰动,可是现在,这海底除了细微的杂动,以及不时涌上的气泡声,其它都是安静的,再没有其它任何声音了。

海底实在太黑暗了,黑暗的让诗迷雅有些担心,她忽然想起了那两道光柱,向前面一看,它们早就不见了。也许需要用到哪个钮控才行。她把手臂边的那堆蓝标移动到面前,这时候已经不需要像白夏那样用手指操作了,有更灵活的方式,她只要用感觉就行。

但感觉没办法让灯亮再起来,看来有些操作必须用到按钮。这些形态各异的按键,有点也有线,有规则的形状也有不规则的。它们轻飘飘的,在膜上缓缓浮动,感觉毫无厚度,就像粘上去的。

一个横倒着的梯形图标吸引了她,这个标志像个倒放的铃铛,它前面有三条弧线弯向它。形状有点像灯,说不定就是打开灯的方式。诗迷雅决定实验一次,她大胆地按下这个键,随后,镂空的图标线外出现了一层光,它亮了,可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它变化了,潜艇前方没有光照出来,其它的地方也没有反应。

诗迷雅摇了摇头,“没用。”她自言自语道。

可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意外的发现声音不是从她嘴里出来的,她的声音在潜水艇的外面,被放得很大,尾音正向远处传去。

她明白这个按键的作用了,放大声音,并传到潜艇之外。

“白夏,你在吗?”她又试了一次,果然如此,她的声音如同山谷的回响,像在空旷的房间中说话,像海神高歌般的空灵向着远方而去了。

也许这样白夏就能听到了,诗迷雅想,没准白夏也能做出同样的操作。诗迷雅快速下潜,一边喊着白夏的名字,一边向海底靠近。

渐渐地,她潜入了那片丛林般的海床,这时她发觉视线变得比刚刚更清晰了,身处于海底时,四周不那样暗了,这也让她认出周围参差不齐的都是什么了。

它们是房顶,是一片片的房屋。

西角城在海下沉默着,这是她生长的地方。

它如千年的遗迹般了,变得破败不堪。许多屋顶已经不见了,墙也被大水冲塌了很多。尘土在它们附近不肯沉下去,像它们的灵魂,雾气糟糟地包裹着,仿佛把画面凝固在了这一刻。如战场上死去的战士,沉睡在硝烟里。

可这样的景象也有一种童话的意境。虽然四处是一片阴冷的深蓝色,却有种冷艳般的美。诗迷雅渐渐下落,降在了其中一条街上。

当触地的那一刻,她的脚尖扬起了一片尘土,几条小鱼从身边游过。在这条深海中的大街上,沉睡的建筑围着她,这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看看自己的手,看看自己的脚,向前轻轻迈了一步,感觉轻飘飘的,如跳舞一般轻盈,身体像羽毛点在水面,缓慢又自由。

她的手背起来,就这样如在陆地上一般在海底向前漫步。像在公主的秘密花园里一般,她独自旋转着,让海尘浮到身边,这时她有如一只风中的精灵,那奇妙的感觉让她充满陶醉,“白夏!”她再次召唤,声音传在这条无人的街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她了。

可这时,在她头顶上方降下了一个黑影,几乎贴着她的脸落了下来。

诗迷雅猛得抬起头,看到了一副扭曲的面孔。

美梦瞬间烟消云散,她尖叫起来。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张溃烂的脸,没有嘴唇也没有眼皮,表情是痛苦和狰狞的。诗迷雅挣扎着退开,那脸露出了全貌,是一个倒栽葱的姿势在海底飘着的人,是一个死去的人,是一具神渗泡过的肿胀尸体。

她这时才发现,在房顶的瓦片间,窗户中,她的四周,正有无数的尸体像鬼魂一般地漂浮着。

他们是西角城的居民,那些在海啸中死去的人。

海底遇腐尸(绘画:房泽宇)

一副可怕凄惨的景象,诗迷雅被震慑到了,她的眼神变得发愣,看着遍布的残尸。正当她开始害怕的时候,在不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一阵倒塌的声音。

海尘在一片建筑中冒了出来,像股烟。接着,在那相邻的地方又是一阵动静,她看到一片房顶坍塌了下去。那坍塌处还传来别的声音,一种有节奏的撞击声响起来,把四周的房顶颤动着,尘土也在动,诗迷雅立即盯向了那儿……

她忽然想起了捕鱼时的情景,那只鱼群中巨大的眼睛。

鱼群里隐藏着一个其它的东西,是那东西撞开的潜艇,难道它还在这儿?

诗迷雅点了下脚,转身窜进了身后建筑的夹缝中,她悄悄伏到一处屋顶后面,探起头来看着那片滚起的海尘,这时候,那片烟雾中冒出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要比周围亮一些,形态像一颗白色的卵。

当看到卵里的人形时,诗迷雅才恍然大悟,那不是卵,而是白夏和她的潜水艇,她找到了她。

白夏此时如没有生命一般的正向下滑落。诗迷雅立即将身体弓了起来,双脚向外一踏,朝着那里快速游了过去。

白夏像片落叶,手臂下垂着,感觉没有了意识。诗迷雅以奇快的速度就窜到她的近前,当她伸起手正要抓住白夏时,在她身边的那片海尘里,有一团影子向她冲了过来。

诗迷雅还没看清是什么,它就已经近在眼前了。水流中马上传出一股剧烈的搅动,一股力量把诗迷雅掀开了,那力道奇大,让她旋转了好几圈,接着她仿佛被固定住了似地停下来,之后便是一阵剧烈地摇晃。

她像被一只大手拿住了,正被什么用力的摇着。她只觉得头上一阵眩晕,画面眼前不断变换着,此起彼伏的海尘乱窜,还有一片管子样的东西,她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只是完全无法停下来。她想要游开,但无法移动,这时她冷不丁注意到了潜水艇,有一样东西在潜艇上是保持不变的。

是一排牙齿,一排牙齿咬在了潜艇上。

这一刻,她明白了,她被什么东西衔在嘴里了。

当得知这件事儿之后,她吓得尖叫起来,双手舞动,去推那片尖牙。

而她掰住一颗牙齿的时候,刚一用力,那颗牙竟然一下就在她手中断掉了,红雾从牙缝中散了出来,其它的牙随后松开了,诗迷雅感觉自己被甩了出去,等她停下来时,恍惚看到一个黑影转身潜进了海底。

脱身出来的诗迷雅惊慌失措地逃跑了,她跑的速度之快,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冲到了海面,像条鱼一样从海面跃了出去,接着又掉回到海里。她旋转身子,睁大双眼,向四周到处打量。

她吓坏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但转了几圈后,她发现那家伙并没有跟上来,可她紧张极了,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只觉得它非常大。可她没听说过海里有多大的东西,今天捕的那些鱼已经是她见过最大的鱼了,但显然刚刚发生事让她明白海里还存在着可怕的生物。

她低下头,发现刚刚被咬过的位置其实什么痕迹也没留下,那些牙有她小臂那样粗,可她身子上一点划伤也没有,除了有点头晕之外,哪里也不觉得疼。

难道潜水艇能结实到这种程度?她又想到刚刚掰下那牙,得用很大的力量才行。

是的,她平复着内心,白夏的确说过,潜水艇里可以用手劈开岩石,而且她说潜艇是安全的。

诗迷雅再次看向深海,它变得狰狞起来,刚刚的遭遇让她知道大海并非只是空旷,还孕育着恐怖的事物。她有些犹豫了,海面的那道光还在,要么……就别管白夏了,她对自己说。

可她没有行动,真的就不管她了吗?

她发现有一种心情让她无法放下白夏,她也说不出是什么,但这时她开始为自己寻找其它理由,如果像白夏所说大鱼只呆在雾的下面,那会不会还有其它更多的东西呢?谁知道雾下面到底还隐藏着什么呢?

但是白夏知道。

白夏一直都生活在海中,她了解大海,对,这个理由足够了,想要找到父亲,她得需要白夏的帮助。

没错,逃避永远只是暂时的,未来必然会面临更多的阻碍,不是所有事都能逃得过去的。

她明白了,不是放不下她而是需要她,她对自己的内心劝说道。

她再次调转方向,向刚刚来的地方潜了下去。

这时她眼神开始凝聚起来,用警惕的目光看向四周,她的腿还在打颤,恐惧是无法完全掩盖的。但她不断劝说自己,别怕,那东西伤害不了她。

而且以刚刚的力量来看,即使厮杀一番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没一会儿诗迷雅又回到了那条海底的街上。在刚刚的混乱下,海尘还没有完全散去,许多房屋现在变成坍塌的样子,屋墙斜倒着,露出黑洞洞的口子。

诗迷雅在它们上方游过。她记得白夏就落在这附近,她打量着每一块砖石,集中精力倾听着其中的动静。

她听到了什么,在一片漆黑的瓦楞中,那有一阵低沉的咆哮声。诗迷雅贴着房顶游了过去,在距几十米远的时候她停下来,悄悄地看着。在她面前一片房屋的残骸中,有团黑暗的东西在扭动,它扬起了阵阵海尘,有几根绳子样的玩意抖了出来。而在距那不远的地方,在一个房顶上,白夏躺在那儿。

诗迷雅忍住心中的急迫,她镇定着,不再冲动了。她盯着那团在海底不断动弹的玩意儿,分辨着它。它好像一条痉挛的蛇,身子左右扭着,但从外形上看,身形比例又比蛇短了许多,更像在网中挣扎的鱼。

诗迷雅不想再等下去了,她张开了嘴唇,对着那团东西吹了一声口哨。这哨声像短暂而富有节奏的歌谣,在深海中荡过去,如空灵中传出了一阵挑衅声。

那东西不动了,接着,它脱离了海底,浮了上来……

等它展示出全貌之后,诗迷雅完全愣住了。

它的样子可无法简单用鱼来形容,的确,它是条鱼,有鱼尾,也有鳍。但它长得太丑陋了,三角形的脑袋,嘴几乎把头分成了两截,牙齿有好几层,没有眼皮,脖子上一圈绳子样的赘肉。但最令诗迷雅震惊的是它的个头,起码有一间房屋那么大,皮肤粗糙的像一块疙疙瘩瘩的岩石。

它游得摇摇摆摆的,像个醉汉。升到与诗迷雅平行之后便停了下来,它显然看到了诗迷雅,开始用它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盯住她。

就像每个危机的时刻那样,冷静,诗迷雅不断对自己说着。

它发出一阵呼噜样的声音,诗迷雅这次没有退缩,注视着它的一举一动。

它张开了嘴,那嘴里的牙齿有向里长的,也有向外长的,像台绞机。这时,它忽然毫无预兆的把尾巴向后用力一甩,向扑向诗迷雅游了过来。

诗迷雅不由睁大了眼睛,她被它这速度震惊了。

因为这速度对她来说……

实在太慢了。

它的速度很快,但比诗迷雅可慢多了,她在它冲来的那一刻像瞬间消失了一样,让那巨兽直接掠过她,自己划出了个漂亮的弧线,一下就绕到它的身后了。

那怪鱼扑空后停了下来,它好像完全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嘴凭空地张合了两下,在发现嘴里什么也没有后,它傻呆呆地定在了原地,左右旋转着身子,四处寻找着。

诗迷雅又吹了一声口哨,它听到哨声猛得转过来,这次它没有停顿,直接冲了过来,但诗迷雅已经不在意它这速度了,一个翻身就轻易躲过,在翻过去时顺手还扯下了它脖子上的一根肉瘤,软绵绵的,她把肉瘤丢进了海里。

那怪鱼又傻掉了,它又不知道诗迷雅去了哪,跟刚刚一样,左看右看着,每转一个角度就要打一下尾巴,像个胖子想在床上吃力地翻身,它那样子在诗迷雅眼里已经变得蠢笨无比了。

诗迷雅的恐惧一扫而空,她知道这家伙完全奈何不了她。这种感觉让她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欲望,就像王者般的权力感。她忽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

这给她带来了了十足的勇气,诗迷雅径直游到它了的身后,用手去抚摸了它。在这样空无一片的深海中,诗迷雅与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个娇小的女子站在巨大的怪物身后,像抚摸着婴儿一般。

即使隔着潜艇的薄膜,诗迷雅还是能感觉到它皮肤的质感,坚硬的皮肤,如伤痕般的纹理。

遭遇海中“流氓”(绘画:房泽宇)

它好像不知道身后有人在碰触它,但不知为什么,它警觉地向斜处看了一眼,接着它的肌肉像痉挛了似的,尾巴发疯的向后一甩,头也不回地向前游走了。

它离开的速度也不快,诗迷雅本可以轻易地追上它。但诗迷雅只是向它背影吹了声口哨,可它没再回头,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远处。

诗迷雅不由发出一阵嘲笑,这笑声来自于她血液里一股燃起的力量,她意识到自己在这深海中是无所不能的了,她像这海中的女王。

诗迷雅游回海底,白夏还躺在那儿,她游过去抱住了她,就在相触的一刻,两人的潜水艇自然地融合了,白夏又躺回到了她的身边。

“白夏!”诗迷雅摇着她柔软的手臂,但白夏眼睛闭着,没有任何反应。

但她的胸口还在起伏,说明她还活着。

“谢天谢地。”诗迷雅自言自语道,她的心放下了一半,白夏看起来应该只是晕过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诗迷雅想,现在带她一起走,等到了灰石礁航线的时候,那时她就算醒来也无可奈何了。

诗迷雅拿定主意,她看向海面,去寻找那指引方向的光。

可这时,她发现了一个问题,那道光不见了。

她马上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可等她再四处张望了一阵之后,她发现了更可怕的事儿,不光是灯光,连城堡都不见了。海面上变得空无一物,完全的平面,城堡的底座也没有了。

诗迷雅心慌起来,为什么呢?城堡去哪了?她没觉得刚刚游了多远,城堡应该就在附近,而且她就是在城堡下面的位置救起白夏的。

她不相信城堡就这样消失了,虽然眼前的结果告诉她好像是这样,可她不想相信。她拖着白夏再次向海底处游去,她依稀还记得那根锁链的位置在哪。

她分辨着海底的建筑,查找确定的方位,她认出了路,在一座凹陷处,那就是城堡原本的位置,但那上面看不到垂直的锁链了。

诗迷雅潜进那里面,仔细寻找起来。这里是平坦的,很容易能看到东西。她很快就看到了那根拽住城堡的锁链,但它已经沉在海床上了。诗迷雅游到那儿,拾起了其中一头,这条粗大的锁链已经断掉了,在断裂处是整齐的一条边,像被很锋利的刀切割过一样平滑无比。她把锁链提了起来,发现它不是整根的,被切成了好几段,她提起的这段只有三米来长。

她站在海底仰头看了看,难道说城堡没有了束缚,飘走了?

当诗迷雅正为此震惊的时候,忽然间,一条长长的尾巴从她眼前快速掠过。

诗迷雅惊了一下,她抬起头,但什么也没有,不过刚刚地确有一条扁扁的东西从她眼前游过去了,足有她身子那样宽。

她忽然听到身后有一阵摩擦声,马上转过身,在她身后这凹陷坑的外壁那儿,她看到那里缩着一个东西。对方好像在隐藏自己,但实际上她能看到它。

她能看到它的眼睛,是黄色的,瞳孔像两条垂直的线。

诗迷雅镇静了一下,她现在不再像之前那样害怕了,她只是想确认一下,便向它吹了声口哨。

她看到那双眼睛似乎眨了一下,接着,它动了动,悄悄靠近了过来。

当它从黑暗的海岩中露出身影的时候,诗迷雅身上打了个哆嗦。

如果说刚刚那条鱼只是外形丑陋,那现在的这条就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

它有着长长扁扁的身体,一颗与身体不相称的大圆脑袋,上面长满了深色的绒毛。尖尖的耳朵,三瓣的嘴,有四根胡须,每一根都像一支呲出来的肉柱,连着像镰刀似的齿。这些肉柱都会动,如虫嘴边的须子。

它嘴里发出咝咝的叫声,像在警告她。

诗迷雅觉得奇怪,她总觉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类似的动物,但她想不起来了。不过这家伙比刚刚的那条怪鱼可小多了,不过比诗迷雅还是大出不少。

诗迷雅不在意地向它挥了挥手,那东西后退一些,嘴里又是一阵糁人地咝叫。

“走开!”诗迷雅对它喊道,经过刚才的比试,她现在已经不再怕这些奇形怪状的生物了。

可正当她喊完的时候,那生物缩了起来,扁扁的尾巴压在一块,接着,它尾巴一弹,身子像弹簧一样向诗迷雅冲了过来。

它弹射的速度比刚刚那条鱼快许多,诗迷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她忙侧了下身,下意识的用手中的锁链向它抽打过去,那生物并没有打算闪开锁链,它四根镰刀一样的齿直接合拢下来,把那锁链像泥巴一样的割开了,其中一颗齿划过潜水艇的边,切在地上。它咬空之后没有停留,飞窜了过去,转身再次面向了诗迷雅。

可诗迷雅的腿发起抖来,因为她看到她的小腿正在流血,那刀子一样的齿刚刚利索地划开了潜艇,直划了进来。

潜艇被切开的地方闭合了,但诗迷雅已经意识到,这生物和刚刚的不同,那怪鱼即使咬住也也不能伤害到她,而这只的利齿却能轻易切开潜艇。

它还在咝咝地叫着,身体再次缩了起来。

诗迷雅不敢再面对它了,她用尽全力向上一跳,腿部传来的疼痛让她蜷缩了一下,她没有刚刚的那股灵活劲儿了,白夏的重量似乎也在扯着她。

但她还是拼命地向上游着,只听到那恐怖的咝声正紧跟在身后,她一下慌乱了,兜起圈子,她想把那怪物甩开。可是她没有做到,叫声一直在她身后,越来越近,正当她还在拼命向前游的时候,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那四个齿刃跃过了她,在她面前咬合了下来。

诗迷雅双手托住了上面的两根肉柱,而下面的她已无能为力,任由它们直直切进了潜艇,一直抵在了她的小腹上。

她与那咬合的力量抵抗着。但身子正在被这力量压弯下去。

她实在支撑不住了,放开了一只手,而那只齿刃也穿了进来,把白夏的手臂划开了一道口子。但诗迷雅没空管这些了,她的两只手一起掰住左上方的那支肉柱,对力一折,像折木枝一样掰了下去。

一声清脆的声音后,那肉柱竟被她生生掰断了。随后她身后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其它的齿张开了,瞬间缩了回去。

她感觉自己被它的尾巴抽打了一下,转了半圈,等再回头看的时候,那东西怪叫着游走了,窜到了远处的黑暗中。

诗迷雅捂着不停起伏的胸口,看着另一手上的肉柱,那齿刃已经被她拽进了潜艇,在瑟瑟发抖的手上打着颤。

她被那东西吓坏了,深海再次向她施展出了恐惧的力量,她颤抖着,嘴唇也哆嗦着,而这时候,她看到潜水艇里的那块晶石闪烁了一下,忽然就变暗了…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房泽宇的其他代表作品:

梦潜重洋(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三)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四)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五)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六)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七)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八) | 长篇科幻连载

我家镇外的山顶,挖出了通向宇宙的星门 | 科幻小说

题图 | 房泽宇“遭遇海中‘流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