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点名的日军战犯,买豪华别墅活到85岁,至死无悔意

原标题:麦克阿瑟点名的日军战犯,买豪华别墅活到85岁,至死无悔意

作者:铁锤杰克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渡边睦裕,这个名字听起来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陌生。但是在74年前战败的日本,他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而且还是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点名逮捕的二战战犯!

相信很多人都会奇怪,这个在二战中仅仅只有军曹身份(士官)的日军士兵,为何会引来“日本太上皇”的关注。这一切,都要从渡边本人的身份谈起。

曾于1942年败走巴丹,随后在太平洋战区运用“蛙跳”战术重创日军,最终一路踏过日本“绝对国防圈”,重回菲律宾的麦克阿瑟,在二战结束后当上了日本的“太上皇”。这个以老兵身份自居的“精英”,在朝战中却败给了他瞧不起的中国人之手。

渡边睦裕生于1918年1月18日。其父育有六子,他排行第四。孩提时的渡边,处处受到开矿业公司和酒店的父亲关照。在入读早稻田大学后,渡边选择攻读法国文学。毕业后,这个有一点“文艺青年范”的大学生,在日本同盟通信社任职。

就在他入职一个月后,1941年12月7日,日本对珍珠港发动偷袭,持续4年之久的美日太平洋战争由此开始。为了响应东条英机“全民灭美畜”的号召,年轻的渡边也应征入伍。在暴戾宣传导致的“仇恨”驱使下,曾经以笔蘸墨,在书卷上神采奕奕的文学少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让盟军战俘恨之入骨的“大鸟”(The Bird)。

照片左起戴军帽者为渡边睦裕

入伍后,渡边被分配至近卫第一步兵联队中,负责担任狱卒工作。先后转任日本东京战俘营(即大森战俘营)、直江津战俘营、满岛战俘营。根据这些战俘营中幸存下来的盟军战俘口述,渡边疯狂的一面,开始为大众所知晓:

“屡次殴打无辜的盟军战俘,使其身负重伤,还不予以治疗。

冬天来临之时,常常会下令让被俘的盟军军官仅仅身着‘兜裆布’,在战俘营外进行撅壕作业。

曾将一名65岁高龄的盟军战俘绑在树上,要求部下每晚殴打这个‘人肉沙包’。

通过虐待俘虏,这个日军狱卒甚至产生了逾越的‘快感’。其情绪十分不稳定,有时候在连续殴打战俘长达1分多钟后,还会让下属重新为这些可怜人分发糖果与香烟,表达‘歉意’。

会拿毫无还手之力的阑尾炎患者练习柔术,直至将对方摔的无法动弹。”

电影《坚不可摧》中,由石原贵雅饰演的“大鸟”渡边

位于日本东京湾人工小岛上的大森战俘营(Omori POW Camp)。在这里曾经关押过500多名盟军战俘。其中大多数是轰炸日本时被日方击落的飞行员

根据影片《坚不可摧》的描述,渡边还对一位前奥运冠军、美国陆军航空兵中尉赞佩里尼“情有独钟”。因为这位高鼻子、蓝眼睛的美军不但对渡边的命令嗤之以鼻,还多次在公开场合与“大鸟”对着干。为惩罚不服从管教的赞佩里尼,渡边要求他一个人扛起沉重的木梁长达37分钟,并扬言“敢松手就毙了你”。当37分钟的时限结束后,渡边却以“挑的姿势不端正”为理由,把赞佩里尼打得遍体鳞伤。

除此之外,渡边还曾要求战俘们每日必须排成一列,向他鞠躬致敬。如果有哪个鞠躬、敬礼做的不到位,轻则拳打脚踢,重则枪毙!

1945年8月15日,狂妄自大的日军终于在两颗原子弹的打击下,选择了臣服。而那些在大森战俘营里受苦受难的盟军战俘,也由此迎来了解放

日本投降后,其全国各地的盟军战俘营相继被美英军接管。当麦克阿瑟踏上东瀛的土地时,第一时间发布了一条全国性的命令:“找出40名罪大恶极、残害盟军战俘的日本战犯,通通审判!”而“大鸟”渡边睦裕,便是其中的第23个。

盟军占领日本后,渡边便开始了逃亡生涯。为掩人耳目,他选择躲进山村,在村子里的农场、小食品店里用化名苟活了7年之久。在此期间,只有渡边的母亲知道他还活着。因为“大鸟”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遮面挡脸地出现在母亲面前,与母亲小聚一会儿。

随着盟军于1952年结束对日占领,渡边也躲过了原本对他的审判。他在东京干起了保险推销员。因其业绩不错,短短几年内便在东京买了150万美元的豪华别墅!每当度假时,渡边还会跑去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享受阳光,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自在。

由盟军所主导的“东京审判”,其实还有不少“漏网之鱼”。除了罪大恶极的“七三一”化学部队外,渡边睦裕等人也未遭任何起诉。而盟国当时给出的判决依据是“当事人已失踪/死亡,不做审判”。

1956年,渡边给当时的《文艺春秋》杂志投了一系列自己在七年流亡生涯间,写下的日记与思考,题为《讨厌为美国所制裁的男人》。而在1995年,这个前日本狱卒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采访时表示:“我对我自己当年的罪行表示深深的忏悔,倘若有战俘想来打我,随时都可以!”

不过,就在3年后的长野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渡边却改了口。当时,曾被他虐待过的赞佩里尼作为圣火跑垒员来到了日本。美国CBS电视台《六十分钟》节目在东京奥克拉酒店对到场的渡边睦裕进行采访。渡边虽表示,“当年确有虐囚行为”,但“并不会为当年的所作所为而道歉。因为都是上级下达的命令”。他还诡辩:“赞佩里尼先生是一位世界知名的人士,倘若他在战俘营里有过受虐记录,为何我们的大森收容所里就没有这样的资料记载呢?”其实渡边知道,收容所里所记录的一系列档案,早已被管事的烧的一干二净了!

而在问及为何要对战俘如此残暴时,渡边回答:“他们是日本的敌人,对待敌人,我们绝不会心慈手软!”

渡边睦裕接受采访

被记者拍到头戴鸭舌帽,出现于东京市区内的渡边睦裕

面对这样一个狡诈阴险的日本战犯,曾经的受害者赞佩里尼却表示原谅渡边的所作所为,并试图与他再见一面,但被渡边所拒。不知这位老鬼子是良心发现,不敢面对曾经的奥运冠军,还是他本来就毫无悔意,坚持“走到黑”呢?

2003年4月1日,渡边睦裕在东京的家中去世。这个日军活到了85,一个旧日本陆军的“军曹”(中士),自始至终都没有受到应有的审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