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保卫战有多惨烈:用尸体垒战壕,鬼子多年后还不敢回忆!

原标题:衡阳保卫战有多惨烈:用尸体垒战壕,鬼子多年后还不敢回忆!

1944年6月1日,国军第10军在军长方先觉带领下进入衡阳。6月23日,日军第68师团强渡耒[lěi]河,被河对岸的暂54师打了个措手不及。衡阳保卫战拉开了序幕。

第10军守军一共17600人。

战役开始前,第10军一度不被看好。开战当天,在重庆军法执行总监部何成浚总监的日记中这样记的:“......衡阳......守军力量甚低劣,敌人不攻则已,否则与长沙无二致。”

在此之前的6月18日,薛岳未能复制第三次长沙的胜利,仅三个小时就被日军第58师团攻陷。长沙尚且如此,很多人因此认为,蒋介石让第10军守衡阳两个星期,未免太高估他们了。

(方先觉生前照)

6月27日,葛先才预10师第30团第7连驻守的停兵山被日军包围,一番激战后,全连牺牲殆尽,连长张德山身边只有十几个人了。

张德山给葛先才打了最后一次电话:”本连决定与鬼子同归于尽,可惜再也不能聆听师长教诲了。“

葛先才命令他道:”张德山,如果敌人攻势太强,你可以放弃据点,撤回主阵地。“

张德山说:”不必了师长,我战死,一是报国,二是报答师长的栽培之恩......我宁愿敌人刺刀插入我的胸膛,也不愿意在撤回的路上被敌人从后面打死。就算撤回主阵地,还是要跟鬼子死拼,我就不舍近求远了。请师长放心,预10师没一个孬种!“

葛先才心痛不已。

半小时后,停兵山被日军攻下,张德山连全体阵亡。

7月3日凌晨,第30团一名士兵摸到两个在一起指挥战斗的日军大队长身旁,用手榴弹当场炸死一个重伤一个,开了抗日战场上的先例。

(衡阳抗战纪念碑)

当天,被毙杀的日军部队长还有第2机关枪中队小队长一名、第2大队第5中队小队长一名。重伤的还有日军第一大队代理副官、第5中队代理中队长、第7中队代理中队长。仅仅两三个小时的战斗,打死打伤八名日军指挥官,这在历次战斗中很少看到的,由此可知第10军战斗力之强悍。

以上战斗均发生在衡阳西南的张家山。我们再看虎形巢的战况。

日军第116师团和尔基隆联队,在虎形巢战场上罕见地使用了人海战术。但在衡阳守军猛烈的阻击下,日军尸体几乎把虎形巢的外壕填平,鬼子得以借越来越高的尸堆,爬上高地。预10师第29团第1营梁耀辉的一个连扼守此处,在被日军狙击手射中倒地后,染耀辉还攥着一颗手榴弹。看到日军冲了上来,他拉开了拉环......

第29团团长朱光基让第1营劳耀民率部驰援虎形巢。战斗中,他一人投完了八箱手榴弹,夺回了阵地。

( 衡阳南岳忠烈祠)

日军从28日开始总攻,一直到7月2日深夜,中方一线阵地只有城西瓦子坪失守,其余全部被中国守军牢牢掌握。但日军伤亡已经5000人以上,平均每天伤亡过千。

战斗进行到7月上旬,第10军弹药已经捉襟见肘。衡阳虽然不缺米,但没有青菜和肉类,士兵每天用吃炒米兑盐水,营养严重缺乏。伤病员达到3000人以上;医药品也开始短缺,伤员只能用盐水擦洗,重伤员们似乎只能等待死亡。

7月11日,日军发动了第二次总攻。

衡阳守军在日军的轰炸中,工事越来越简陋。因为连降大雨,深1.5米的战壕里全是积水,战士们只能站在水中作战。即便这种情况下,日军的进展也非常缓慢,在第3师的阻击下,日军志摩旅团四周时间只推进了500米。

战斗进行中,不断被轰炸的工事已经让士兵难以掩藏身体,尸体就成为构建工事的最后材料,这些尸体有战友的也有敌人的。战后,第10军工兵营老兵回忆张家山激战:“虽然双方的尸体都有,但还是自己战友的多。感觉非常对不起战友,已经牺牲了还要被打那么多枪,几十年了,一想到这事,眼泪就止不住......没办法,当时阵地上除了尸体,也找不到别的东西做工事了。”

中方牺牲巨大,日军也好不到哪里去。

日军第133联队的大队长一死一伤,12名中队长除一人幸存外,其余11人全被衡阳守军击毙。

望着漫山遍野的两军尸体,日军黑濑联队长说:“这是昭和的203(日俄战争中最残酷的203高地攻坚战)。”

黑濑平一联队下辖三个大队,几周激战过后,三个大队长全被毙杀。第一大队更惨,不仅大队长没有了,有的中队长竟由伍长代理;二者之间还隔着中尉、少尉、准尉、曹长、军曹五级。说明该中队被第10军剃了秃头,各级军官都没了。

7月16日,方先觉打电话问葛先才部队伤亡情况,葛先才汇报完报,哇哇大哭。平静后他说:“我多年来悉心培育的各级干部已经八成以上倒下去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 衡阳南岳忠烈祠)

截止到16日,葛先才预10师伤亡达90%,第3师伤亡70%,第190师还剩下400多人,暂54师不到一个营。

进入到8月以后,衡阳战场的惨烈已经非语言可以形容的了:

比如预10师工兵连连长黄仁化阵亡后,连队战友将他尸身收殓于棺材中,但还没等下葬,棺材就被日军炮弹炸成碎片;战士们又找到他的一根尸骨装到一个瓦罐里,瓦罐在当晚又被炮弹炸得粉碎......

衡阳城内,伤员已经达到了6000人,重伤员超过1300人。止血纱布已经没有了,方先觉说:”只能用士兵的绑腿洗净消毒用了。“

( 衡阳南岳忠烈祠)

日军也一样很惨。黑濑平一准备把第133联队所有能作战的步兵组成三个突击队时,发现原本3000多人的联队剩下不到300多人。在先后任命的六个大队长被毙杀后,黑濑恼羞成怒, 他决定,如果再次失败,将以刚刚晋升的少将身份,亲自举着联队军旗向衡阳发起冲锋。

8月7日,日军第68师团的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被预10师第289团狙击手击毙,这是第10军在衡阳一战击杀的日军最高军阶军官。

衡阳战役结束后,日军电报称,中国守军尸体有5000多具,轻重伤员7000多人。葛先才回忆称,有6000多人战死。

日军的伤亡也非常惨重。

负责主攻衡阳的第116师团和第68师团,在第三次总攻衡阳时,还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兵力。第120联队在战斗结束时,剩下不到400人;第133联队只有331人。一个满建制的日军联队是3000多人,可见其伤亡之大。

日方对衡阳战役的伤亡记录是:伤亡19380人,其中1万人阵亡。军官伤910人,阵亡390人。

关于日军伤亡的数字还有不同的说法。据李玉堂说,他曾问过日军多名师团长,衡阳一战死伤多少,回答都是:48000多人。这个数字虽然未经核实,但有一件事似乎可以佐证。衡阳战役后,东京往中国前线补充了20万新兵,其中有10万被送到了主攻衡阳的第11军。

日本历史学家伊藤正德说:”衡阳之战的真相被当时军方隐瞒,日本国内的人们不明真相者大有人在......"他进而称衡阳一役是“华南的旅顺之战”——日俄战争中,日军在旅顺战死6万多人。

衡阳战役之所以让很多日军士兵在多年后回忆起来还感觉胆寒,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第10军的杀伤力惊人,远不同于抗日战场上的其他战役。

此役中,衡阳守军面对多于自己3倍以上的敌人,每一名战士牺牲时,已经消灭了两个敌人。而在以前,杀一个鬼子,我们得付出五六条生命的代价,这还得是兵力超过日军四五倍的前提下才能做到。

可惜的是,为了保全几千名伤兵的性命,第10军在失去后续战斗能力后选择了向日军进行有条件的投降。方先觉自此再未得到重用,于1983年3月3日于台北病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