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儿时的“双抢”季节,是怎样解渴消暑的吗

原标题:还记得儿时的“双抢”季节,是怎样解渴消暑的吗

大集体年代,农村里以生产队为单位,村民们一起出工,一同收工。“双抢”季节,外出干农活时都要随身携带一壶井水。

那盛水容器五花八门,最早的是葫芦壳,葫芦壳多系自制。父亲会选一颗挂果较早的葫芦,等其完全成熟后摘下,打磨外皮,挂在通风处晾干,去蒂打一个圆孔,掏籽、去瓤,配一个合适的木塞,再用糯米稀粥灌满葫芦,密封一周后倒出,重复多次,一个外形俏丽的盛水容器就成形了。这种葫芦壳不但能盛水,还常可用于装酒。为了使葫芦壳经久耐用,常在外面包一层竹篾,底部用篾条衬平,这样不但提拿方便,放置也平稳。

一些家庭则用瓦罐盛水,瓦罐从市场上购买,上口边缘有四个小纽,侧部有一个出水口,穿上绳子后可以提拿,故称四纽瓶。缺点是笨重、易损,要轻拿轻放,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磕坏。谚云:“瓦罐不离井上破”。

排竹筒也是一种常见的盛水容器,伐工们把退役后的竹筏拆卸,锯成一节节竹筒出售,做到物尽其用。这种排竹筒保留有两头竹节,下端封闭,上头竹节处钻一个大孔和几个小孔,喝水时把竹筒倾斜,水就从大孔中“咕咚,咕咚”流出,几个小孔起到平衡气压的作用。干农活时把排竹筒竖放在阴凉处,或直接挂在树叉上。

当年还一度流行过军用水壶,它由铝质制成,外面涂成军绿色。斜挎于身上,神气活现,这在当时属奢侈品,只有少数家庭拥有。每当学校组织远足活动时,我都会到邻家去借用。

大多数村民外出干活时则喜欢携带一把热水壶,里面装着井水,这样井水可以保持长时间凉爽。热水壶外壳有篾壳和铁壳之分,里面的内胆是易损品,有时一不小心,“乒”的一声,内胆炸裂,这是一件很懊恼的事,无奈只得提着外壳悻悻回家,从商店里购买一个内胆重新配上。

那时污染少,井水、泉水可以直接饮用,一些田间地头都挖有几孔泉水,边上用石块砌成,泉水汩汩冒出,汇成一泓清泉,再从出水口流出。干活的间隙,到就近的泉眼去饮水,趴在泉眼上,“咕嘟咕嘟”喝个饱。喝水前为了检验泉水可否饮用,老百姓有一种朴素的方法,往泉水中吐点唾液,若唾沫马上散开,证明可以饮用,否则得另找泉水。

喝泉水最忌快速入口,尤其是大汗淋漓时,喝凉水会影响脾胃。一些有经验的老农在泉眼中故意撒一把秕糠,这样得边分开秕糠边喝水,减慢了喝水速度,能防止急火攻心。

冰凉的泉水长期饮用后,一些人肠胃不适,一些人眼屎特多,老人称这是“喝凉水上火”之故。因此大暑天时,许多家庭常会以“六月雪”当茶,“六月雪”是一种小灌木,生长于深山叶木之下,六月天时开出细小白花,故名“六月雪”。每到集市日,山民们把“六月雪”拿到市场上销售,村民纷纷购买。

把几根“六月雪”折成段,连杆带叶放入茶罐中,用滚水泡开后,颜色晶莹透澈。这种褐色的“茶水”有滋津生液、清热利湿的作用,喝起来清冽爽口,略有苦味,既解渴又防暑,是一种价廉物美的夏日解暑饮品。

当年“双抢”季节,繁重的农活使人体力透支,疲惫不堪,休息间隙,在树荫下卧躺片刻,迎着一阵清风,喝上一壶“六月雪”,那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作者 | 黄贞祥

编辑|赵哲越

审核 | 李少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