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这位宰相以清廉著称,但喝一碗汤,也要杀一百只鸡

原标题:宋朝这位宰相以清廉著称,但喝一碗汤,也要杀一百只鸡

赵匡胤称帝后,在石碑上刻下三条誓言,自此成了大宋王朝的“祖制”,每个新皇帝在登基之前,都要在密室里跪读。

虽然版本不同,但内容大致相同,其中一条尤为重要——不杀士大夫

宋太宗登基后,对此进行阐述说:“弊病如同老鼠窝,如何能全面堵住呢?只要除掉最严重的就可以了。”宰相吕蒙正在执行起来也是轻松自如:“小人的伪装,我们做君子的谁不知道呢?大度一点,事情就好办了。”

应该说,这条祖制的初衷是好的,但负面影响也不容小视,全面开启了北宋官员自由放纵的大门。有宋一代,除了叛逆谋反罪外,官员们犯了罪,只要贬黜出任地方官,就算达到了惩戒目的。这与其说是宽容,倒不如说是纵容。

从宋真宗开始,官员的贪腐放纵、大吃大喝愈演愈烈,高度发达的经济发展,更带动了当时官员们的精致生活,同时也把一个王朝带向了深渊。

比如宰相吕蒙正,最喜欢的美食就是鸡舌汤,每个月杀鸡的鸡毛都堆成了山。不过,与其他大臣相比,吕蒙正属于较为“无意识”的大吃大喝。

这个出身寒微的宰相,工作责任心很强,自认并无贪图享受,直到有一天,他来到花园散步,忽然看到墙角有一个大堆,以为是座小山丘,便问身旁的人说:“这个小山头是谁堆起来的?”

侍从回答说:“相爷,这不是别人建的山丘,而是您吃鸡舌汤剩下的鸡骨头和鸡毛堆起来的。”

吕蒙正大吃一惊,说:“我怎么会吃得下这么多鸡?”

侍从解释说:“每只鸡只有一个鸡舌,相爷喝一碗鸡舌汤要杀一百只鸡?一个月下来鸡骨头和鸡毛就堆得很高了。”吕蒙正这才恍然大悟,惭愧不已。

其实,这也是宋朝大多数官员的真实写照,即使是自认清廉的,也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粮食。

大名人宋祁小时候家里穷,等做了官后,经常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左拥右抱,饮酒取乐。他的哥哥宋庠听说后,觉得弟弟这样奢华影响不好,就叫人给他传个口信,说:“听说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道还记得某年同在州学内吃咸菜和冷饭吗?”意思是叫他低调一点,别忘本。

但宋祁听了却哈哈大笑,对来人说:“你也帮我传个话给我哥哥,你问问他:我们当年在州学吃咸菜就冷饭,是为了什么?”意思就是告诉哥哥,我们当年苦读诗书,不就是为了今天做官享福吗?

宋庠收到弟弟的“神回复”后,被弄得哭笑不得。

这还算是好的呢,有一个叫蒲宗孟的尚书左丞,小时候也是吃够了苦,做了官后,每天吃喝宴饮,必须杀一头猪,十只羊,燃烛三百。有人建议他少一些浪费,他立马发怒说:“你们要让我在黑房子里挨饿吗?!”

还有宰相寇准,在荧屏上是一个清贫节俭的形象,可是真实的寇准生活水平却相当豪奢,他本人非常喜欢喝大酒,每次请客吃饭,都极尽铺张浪费之能事,有油灯不点,非要点蜡烛显示气派。

司马光就很看不惯,在给儿子的教导中写道:“近世寇莱公豪侈冠一时,然以功业大,人莫之非,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

在大吃大喝、贪图享受的同时,自然也带坏了大宋的官场风气。宋代对官员三年一考核,官员们只要在这三年不发生明显错误,职位就会得到提升,于是官员们的整体思路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生怕招人非议,影响自己仕途升迁。

有个叫李沆的宰相,甚至在接待宾客时都很少说话,他的弟弟对他说:“外面的人议论,说大哥是个没嘴葫芦。”李沆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很满意这个称号。

黄庭坚曾对北宋官场总结出一句经典心得:“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北宋,就是在这样胡吃海喝和不作为的整体风气下,逐渐滑向了深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