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年前,3万多陕西楞娃,难忘朝邑抗日风云岁月……

原标题:70多年前,3万多陕西楞娃,难忘朝邑抗日风云岁月……

陕军、朝邑、中条山

文/祁宏涛

70多年前,三万陕军从朝邑大庆关、合阳夏阳东渡山西抗日,三万陕西楞娃,不杀倭奴誓不还。

朝邑是陕军走上抗日战场的出发地之一,是保障陕军抗战的后勤基地,也是作为陕军东征誓师大会的发生点,中条山战役后,日军完全占领华北全境,朝邑成为抗日的最前线,关于朝邑的抗日风云,多年来被人遗忘。

朝邑的大寨子村曾建有抗建公园和纪念碑,丰图义仓曾为孙蔚如将军的抗战指挥部所在地,至今丰图义仓的城墙上还留有弹痕和被损痕迹,(丰图义仓西仓门与东仓门之间的照壁上,原有寿字,后被日军飞机炸掉),大寨子村曾建有抗战陆军伤病医院,该村曾是孔从周的陕警备二旅师部所在地,朝邑堤浒村曾是负责从金水沟至潼关黄河河防的陕警备一旅的师部所在地。老朝邑的步昌村,堤浒,连家等村的黄河老崖上,至今还有许多抗日时期的碉堡及防空洞遗迹,他们都默默诉说着中华民族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血性故事,见证了陕西军民直接参与抗战的那段悲壮历史。

1938年5月,第38军第177师和独立第46、47旅等,从合阳夏阳渡、朝邑大庆关等渡口,东渡黄河,开赴山西,对日作战。东渡前,陕西警备第一旅(46旅),警备第二旅(47旅)在朝邑举行了出征誓师大会。“我为中华生,我为中华死。坚信抗日必胜,誓死抗战到底。我不杀敌,敌必杀我。若要自救,必先杀敌。凡我官兵,共同勉之。”

同年6月下旬,第38军被改编为第31军团,孙蔚如被任命为军团长,7月,第31军团军团部和直属部队教导团及剩余部队,由朝邑经大庆关东渡黄河,到达山西永济(旧称蒲州),积极抗击日寇,其余部队在朝邑、合阳、韩城一带驻守河防,并修筑了两道黄河西岸防线。

中条山,横跨临汾、运城、晋城三市,地处太行山与华岳之间,山势狭长,东西走向,整个山系长约200多公里,形如一个胡萝卜,东部较宽,越往西越窄,在朝邑对面的永济处,山势最窄,在朝邑看到的中条山,为中条山最窄处的一个截面,整个中条山,屏蔽着洛阳、潼关和中原大地,拱卫着西安和大西北,瞰视着晋南和豫北,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中条山的咽喉地带在永济,这里一边为中条山的主峰雪花山,一边是开阔的地带,为整个中条山防线最难守卫的地方。但这里,却是陕军抗日的主战场和防线。卫立煌动用26万大军,构建了中条山防线,从1938年至1941年初,击败了日军数次进攻,特别是孙蔚如率领的陕军,英勇杀敌,宁死不屈,被誉为中条山的铁柱子,中条山,当年曾是多少爱国青年报国杀敌所向往之地,中条山地区,作为中国在华北唯一未沦陷之地,被日军称为“盲肠炎”。 1940年,孙蔚如所率领的陕军大部分被调离中条山,赴河南设防。1941年中条山战役前,卫立煌被调离,何应钦为总指挥。

1941年5月,日军集结6个师团3个旅团、外加数个飞行战队共计10万人进犯中条山,日军运用声东击西的策略迷惑国军,使用特务汉奸收集大量情报,收购粮食等物质,开战后首先击毁国军弹药库和指挥系统,不惜使用空降兵和毒气弹,国军惨败。中国军队最终被俘约3.5万人,战死4.2万,总体损失超过10万人,而日军只付出了死伤4000-5000人的微小代价,(日方资料日军战死673人,负伤2292人),战损比为26:1。中国军队少将以上职衔阵亡12人,校官死伤数百人,该战役被蒋介石称为“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的战争。在该战役中涌现出像王竣、唐淮源、寸性奇等一批杀身成仁、以身殉国的国军名将领。

中国的抗日战争,同国际抗法西斯战争密切相关,1941年前后的日本,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称霸环太平洋领域,1938年,国民党炸开黄河花园口,给沿岸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但客观上,以水当兵,用空间换时间,破坏了日军沿平汉铁路,进军武汉,继而西进潼关,入陕入川,迅速灭亡中国的计划,1939年日军北进,被前苏联在哈拉欣河(诺门坎)战役击败,日本在战略上,确定了诱降和武力迫降中国,继而以中国和朝鲜为基地,北上或者南下,1940年9月之11月,中共组织了以破坏交通线为主的百团大战,1941年初,皖南事变发生,国共抗日联盟出现裂缝。国际上,1941年4月13日,前苏联与日本签订了苏日互不侵犯条约,1941年5月中条山战役后,日本在战略进攻方向上的严重分歧。日本海军希望尽快开辟太平洋战场,迫使美军从西太平洋退出,而陆军则认为应当通过大规模的会战消灭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迫使中国投降。日军在进攻关中时,战略决心不够充分。

中条山战役后,国民党在华北最后一块领土丧失,日军侵略气焰高涨,不少国民党军队投敌充当伪军。日军加强了对抗日根据地和华北国民党余部的围剿。国际上。6月,德国突袭前苏联,苏德战争爆发,日军确定了南下,继而占领越南,印度,太平洋诸岛,12月8号,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宣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全面展开关于陕军,这里想重点说一下;陕军原为杨虎城将军的第17路军,共计6万余人。西安事变爆发后,杨虎城被迫离职出国考察,回国后被软禁。17路军被缩编为第三十八军,孙蔚如任军长。辖17师(师长赵寿山);117师(师长李兴中);3个陕西警备旅。1个教导团、1个骑兵团共计3万人。(第一旅,旅长王竣;第二旅,旅长孔从周;第三旅,旅长王镇华。教导团团长李振西。骑兵团团长孟庆鹏。)

1937年,孙蔚如任陕西省省长兼38军军长,选派爱国抗日的苏资琛、续俭、张发杰、李淮分别担任合阳、平民、朝邑、潼关等县县长。其中老朝邑的平民县县长续俭,朝邑县长张发杰表现最为突出。1938年续俭组织训练了一支42人、水性娴熟的“平民县渡河杀敌游击队”,东渡黄河抗日。张法杰担任朝邑县长,立志守土保民。他命保安队员扼守黄河要冲;另向省政府和孔从周旅长急电求援。他积极组织军民抗日,铲除汉奸。同时在人力和物质上大力支持抗战军队。陕军在中条山英勇抗日,最悲壮的战事为1938年的永济城保卫战、1939年6月6日的六六战役。其中,六六战役中,陕军117师1000余士兵不愿被俘,义无反顾跳入黄河,极其悲壮惨烈。

1938年8月,原陕西警备旅一旅一团(旅长王峻)、警备二旅(旅长孔从周,后来改编为46旅)、警备三旅(旅长王振华,后来改变为47旅,);第177师、师长李兴中;三十八军102团共同参加了永济保卫战役。由于兵力、装备过于悬殊,守城官兵伤亡惨重,据记载阵亡官兵308人。

永济保卫战役后,朝邑县大寨子村西,修建了一座 ”永济抗日战争纪念碑”“,纪念碑的正面横额是林森题词“为国捐躯”;下面正中刻着“陕西警备旅第一旅第一团永济抗战纪念碑”;碑阴的背面碑楼横额上镌刻着于右任先生题写“民族之光”。该纪念碑毁约上世纪60年代, 2017年8月重建。

1941年,27师师长王竣(原警备一旅旅长)在中条山战役中为国捐躯,为纪念王竣及其它牺牲的抗日烈士,在碑周围修建一处“抗日战争建国公园”。门口树有两根华表石柱,东边刻有“华岳苍苍,黄河泱泱;西边刻有“烈士之风,山高水长”。

作者简介:祁浩,原名祁宏涛,陕西朝邑人,70后,文学爱好者;老朝邑民俗文化整理者;易学,红学,金学发烧友。

祁宏涛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