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平里攻防战有多惨烈?

原标题:砥平里攻防战有多惨烈?

1951年2月1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PVA以三个军兵力在元州和洪松击溃了联合国军X军的两个师后,却发现自己的防线后出现了一个钉子--驻守在砥平里联合国军第23团在自己的后方建立了防御阵地,成为一个极大威胁。

PVA派出了第39军和40军和第42军,包围了砥平里。

前奏

美军上校保罗·弗里曼指挥的第23团于2月3日抵达重要的十字路口砥平里镇,并立即建立了外围防御阵地。他们的兵力由三个步兵营组成;法国步兵营和第一游骑兵连,都附属于该营;第37野战炮兵营;第82防空炮兵自动武器营B炮;第503野战炮兵营B炮营;B连,第二战斗工兵营;和第二医疗营的一个排弗里曼共有4500人在他的指挥下,包括2500名前线步兵。

13日早晨,在一支美军巡逻队发现该镇以北的24号公路有大量PVA,X军团指挥官爱德华·阿尔蒙德中将命令第23团撤退到南部15英里的约朱地区,因为担心它会被中国军队包围。然而,当天晚些时候,里奇韦中将在与上司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会面后撤销了阿尔蒙德中将的撤退命令。他坚持要坚守住砥平里。

得到命令后,弗里曼开始加强防御工事,并要求在14日进行空中补给和空袭。他把第1营部署在周边的北部,第2营部署在南部,第3营部署在东部,而法国则防御西侧。

战斗第一天

13日下午,PVA占领了23团外围阵地,但23团的炮火阻挡了他们的进一步的推进。

22时至23时,西北、北部和东的守军受到轻型武器和迫击炮的火力攻击。位于北部边界24号公路附近的C连受到的攻击最猛烈。23时后,PVA步兵从397号山上猛冲下来,攻击E和G连,但冲锋被击退。24时,C连受到了猛烈地炮火攻击。

防守和攻击一样顽,也很残酷。E和G连的任务是防守397号山,他们使用的一个战术是引爆预先设置的50加仑汽油桶,当袭击者被引诱到油桶阵时,防御者引爆了手榴弹。这种战术不但杀伤力极大,而且具有心理战效果--迫使进攻者不敢贸然突进防御阵地。

上午11时15分,东面的K连在猛烈的攻击下开始出现伤员,但是救护车无法开进K连阵地。在北部,法国营在345号山阵地遭到进攻。C连被迫稍稍收缩兵力进行反攻,阵地被收复。

14时30分和16时,G连的防御几乎被突破,弗里曼从23团配属的坦克排里出动一辆坦克前去增援。

17时30分,随着被弗里曼召唤来的空中火力打击降临在进攻方头上,攻势开始逐渐减弱,PVA开始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在白天,越来越容易受到美国空军的打击。所以在7时30分,战场上响起了命令撤退的军号声。

战斗第二天

这天是西方的情人

节,砥平里的空气里没有爱,只有弥漫的尸体烧烤的焦臭味这些尸体被大雪掩埋过,又被炮火翻出来,有的不止一次被凝固汽油弹焚烧过。阵地上的美国人和法国人已近30多小时没有睡过觉甚至没有休息过。

14日凌晨,23团指挥官弗里曼上校被迫击炮弹片击中腿部,但是,他拒绝了召唤直升机前来运送他会后方的建议,他仍然保持着指挥权。在14日的白天,空中支打击火力将进攻者驱逐到远离防御阵地的远处,但阵地内的弹药却严重不足。

黄昏时分,进攻方的炮火倾泻到阵地上,迫击炮炮火对团指挥所轰击了一个小时。随后很快步兵就出现在阵地前。

到11时30分,东部的K连打退了两次攻击,阵地上弹药短缺。美国空军飞机向防御阵地投下弹药,然而,在搬运弹药的途中被炮火击中。美国空军C-47空中列车运输机彻夜投掷降落伞照明弹,战场上控亮如白昼。

2时30分,L和M连的外围阵地被突破,在机枪手组成的突击队的反攻下,阵地被回复。

在南部,战斗最激烈,在3时15分左右,外围阵地被突破,迫使防御者离开阵地,这是整个防御部队开始受到严重威胁。

战斗第三天

弗里曼和他的23团官兵已近50多小时没有睡过觉,精神和体力已近接近极限。战斗减员和弹药消耗一争一减,面对人海冲锋,阵地的崩溃可能就在瞬间。

15日上午,弗里曼投入了后备队游骑兵连、F连的一个排和G连的14人进行反击。

15日中午,B连对外围发动反攻,但这次被PVA机枪压制。到12时30分,PVA以进攻到距离最初反击阵地的还有900码的地方,并掘壕据守。现在是自战役开始以来最酷烈,也是弗里曼受到的压力最大的时刻。在绝望中,弗里曼派出了仅有的四辆坦克在佩里·萨格上尉的带领下,从两翼反击。看到第一次发动的坦克突击,掘壕据守的PVA开始陷入慌乱并在没有撤退号的情况下爬出战壕逃跑而逃。

就在此时,作为援军的第5骑兵团(克伦贝兹特遣部队)仍然还未突破包围圈进入砥平里战场。

14时,在美国空军凝固汽油弹轰炸和反冲锋下,外围阵地被恢复。站在阵地上弗里曼可以看到克伦贝兹特遣部队出现在视野里。缺少反坦克武器和经验的PVA在面对来势汹汹的20辆坦克到达时,吹起了撤退号。

艰难增援路

当攻守双方在砥平里反复冲杀最激烈时,一支增援部队,美军第5骑兵团指挥官马塞尔·克伦贝兹上校率领一支由23辆坦克、160名步兵和4名工程师组成的特遣队正向战场疾驰而来。在前往通往战场的6英里大雪覆盖的公路上。步兵放弃了卡车全部坐在坦克的顶部行进。

1951年2月15日下午3点45分,在特遣队突破围困砥平里的PVA防线时,援军受到了顽强阻击。缺少反坦克武器的PVA士兵身上捆绑上手榴弹向坦克冲锋,或匍匐在雪地上当坦克临近时突然跃起引爆炸药包。特遣队一边抗击伏击一边一秒不停地开进,因为,如果23团的阵地陷落了,增援行动将以失败而告终。

当克伦贝兹特遣队冲进23团的防御圈时,搭乘坦克的全部164名步兵中只有23人还活着。在这23人中,13人伤势严重,只有10人安然无恙地抵达守军阵地。其余145人或阵亡或受伤后被遗留在路上而失踪。这应该是战役中最惨烈的一幕。

随着克伦贝兹上校的20辆坦克突如其来倾泻的坦克炮火的降临,陷入极大恐慌中的PVA开始从战场大规模撤退。对砥平里的围困和进攻到此结束。

伤亡报告

这场战斗确实给第弗里曼的23步兵团造成了损失。该团52人死亡,259人受伤,42人在战斗中失踪。

克伦贝兹上校的特遣队损失更严重,出发时搭乘坦克的步兵几乎全军覆没,仅有10个人能投入战斗。23辆坦克中有3辆坦克在自杀式攻击中被击毁,其乘员在逃出坦克时在伏击者的枪弹中丧生。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联合国军在砥平里周围的稻田、丘陵和山谷中清点出5000多具PVA尸体。据中立国观察员报告,在50,000阵亡者中,有些人没有或没有受致命伤,他们的死亡可能是在受火器伤害或在空袭中暂时丧失知觉失去自救能力,又被遗弃在雪地里因体温过低而造成的。

砥平里防御战被美军军事理论家成为战争史上最成功的防御战经典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