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1岁进入中科大,15岁读硕士,18岁读博,从有望诺奖到跌落神坛,确实是悲剧

原标题:他11岁进入中科大,15岁读硕士,18岁读博,从有望诺奖到跌落神坛,确实是悲剧

在80年代,有三大最耀眼的神童,在当时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官媒连番累牍地报道,中科大少年班几乎就是神童的代名词。

谢彦波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他11岁进入中科大,15岁读硕士,18岁读博,师从中科院副院长周光召院士。

和所有的神童一样,这些孩子早早就被送进了中科大少年班,在媒体的大量报道下,这些孩子被神话了,连他们自己都相信自己与众不同,把自己和普通人割裂了开来。

事实上,谢彦波小时候就不太爱开口说话,甚至连第一人称的“我”都不会用,只会说彦波要怎样怎样,比如,饿了,他会说,彦波要吃饭,而不会说我饿了。

但这孩子智力却是超群的,2年级的时候,他就开始做高年级数学,但父亲问起的时候,他说五年级上课,他在边上听一遍就会了,智力确实远超常人。

但一方面是先天的缺陷,另一方面是少年班独特的环境和媒体的吹捧,这位天才少年的沟通能力始终未能得到弥补。

在少年班,老师对他的担忧就从来没有消失过,汪惠迪老师说,他们在上学时没能养成好的心态,没有平常心。这种缺陷不是一时的,而是终生的。

在读博期间,由于自视甚高,他和导师关系很僵,博士拿不下来,于是转道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读博,在这里,谢彦波因祸得福,跟随大名鼎鼎的菲利普·安德森教授学习。

这位教授在1977年因为在凝聚态物理研究方面取得突破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是业界的大牛。在当时的物理界,这位是权威的象征。

这个时刻,谢彦波是站在最好的平台上,跟随着最好的名师,他自己又充满着才华和灵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他的未来是一片坦途。成就也不可限量。

但短板之所以是短板,就因为它始终都存在,一直在阻碍着你发展。谢彦波因为论文被导师驳回,他不是理性地分析或者找导师探讨,而是非要导师接受他的观点。

他还曾经深夜找到导师家,和师母发生争执,期间他把手伸进口袋,师母误以为他要掏枪而吓得魂飞魄散。

而安德森教授作为诺奖获得者,自然有他的傲气,但从他和同事与其他学生相处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显然问题出在谢彦波身上。

最后安德森没办法了,提议谢彦波投到别的导师门下继续学习,他负责介绍。然而这建议被谢彦波拒绝了,他的固执程度远超安德森教授的想象。

偏巧在这时候,发生了北大留学生杀死美国教授事件,谢彦波也成了普林斯顿的高危存在。于是,谢彦波突然被遣返,甚至都未能来得及拿行李。

这次打击,对谢彦波来说是致命的,他从未遭受过如此大的失败,他也不知道如何从失败中走出来,于是他迅速地跌落神坛。

偏偏国内的舆论环境是胜者为王,成功了绝不会缺乏鲜花和掌声,失败了,则一切化为泡影。没有谁会再来关心你,鼓励你从头再来。

好在他还有硕士文凭,于是他在中科大做了一名老师。

相比起另外两位神童,谢彦波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在谢彦波之后,另外一位神童干政也铩羽而归。

这位和谢彦波的经历如出一辙,普林斯顿留学,学的都是理论物理,都是和导师无法沟通。但这位回国后,中科大老师告诉他可以回去继续读博,但他回答不想读了。

几年后,当干政想回中科大工作时,中科大已经有了新规定,博士文凭是必要条件。这位后来精神出了问题,整天把自己禁锢在房间了,不再和他人接触。

至于另外一位神童宁铂,13岁就获准破格进入大学读书,是全中国第一个被公认的天才神童。但他没有权利选择,而是被安排学习理论物理。98年,宁铂参加电视节目《实话实话》录制,猛烈抨击神童教育,五年后,宁铂出家为僧。

三大神童,先后陨落,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个悲剧,但愿人们能从你中领悟到些什么,以后不再发生这些遗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