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化转型降成本提效率 维信金科上半年净利润翻番

原标题:线上化转型降成本提效率 维信金科上半年净利润翻番

维信金科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其助贷业务在2019年迎来明显增长。上半年,维信金科新增信贷规模增长近五成至144.03亿元,其中信用增级贷款新增信贷规模同比增长234.5%至77.57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上半年维信金科合作的持牌金融机构新增15家,加上此前30家已合作的金融机构,其已与45家金融机构建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关系。

这是维信金科在出售线下业务,转型纯线上之后,发生的可喜变化。线上化转型,令维信金科的员工人数大幅减少至703人,相应的费用开支同比减少超过30%,而通过更高效的产品、风控和模式设计,维信金科的业务规模反而大幅增长。

随着线上业务的崛起,2019年上半年,维信金科录得总收入1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6.4%;其中贷款撮合服务费同比大幅增长901.9%至5.73亿元人民币;经调整经营利润为2.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8%。经调整的净利润为1.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1.6%。

“未来维信金科的整体战略立足于三个方面,求增长,讲效率,吸纳人才。”维信金科CEO廖世宏表示,下半年,维信金科的新增信贷目标计划是200亿元。

转型已显成效

从财报数字可以清晰地看到维信金科今年的巨大变化。2019年上半年,维信金科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的贷款实现量达到66.64亿元,占比46.3%,消费信贷产品贷款实现量77.39亿元,占比53.7%。而从2018年全年的情况来看,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和消费信贷产品贷款实现量的占比分别为65%和22.4%,消费信贷产品业务占比显著低于2019年上半年,此外,2018年贷款实现量占比为12.6%的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在今年已经被完全砍掉。

出售线下业务平台,转型纯线上业务,是维信金科上市后的重要一步,这一步带来的是经营成本的显著减少以及效率的提升。在剥离了线下业务转型至线上后,维信金科截至2019年6月30日雇员人数为703人,同比2018年上半年减少50%以上。在不考虑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情况下,公司的一般及行政费用同比减少31.2%。

转型之后,维信金科信贷产品的平均期限约为9个月,平均贷款规模约为7796元,平均年利率约为24.4%。2019年上半年,维信金科服务184.7万人次,同比增长72.3%,新增信贷金额144.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6%。

与此同时,上半年维信金科合作的持牌金融机构新增15家,目前,维信金科已与45家金融机构建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关系。

而从按融资模式的贷款实现量来看,到6月末,信用增级贷款撮合占比最高,为53.9%,同比提升29.8%,其次为信托贷款35.1%,较2018年末下降30.7%,直接贷款和纯贷款撮合分别占1.5%和9.5%,其中纯贷款撮合的贷款实现量从2018年上半年的7710万元增长到13.73亿元,增长达到16.8倍。

“上市之前我们很依赖信托,今年上半年我们的资金来源慢慢开始更平均了。”维信金科CEO廖世宏对外表示,“我们现在主要是三个部分,一个是信托,一个是银行助贷,一个是纯撮合,纯撮合也就是说我们纯粹给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跟它分成,不再承担风险。目前来讲,信托比例已经低于40%,信托其实成本有点偏高,但是有一个好处,它的资金源是最稳定的,银行有时候会有周期性,比如说到年底、6月底,突然间头寸紧张了,会受到影响。因此,未来我们会有40%是信托,60%是银行、消金,这样的比例是比较能够维持稳定发展的。”

获客模型持续优化

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输送流量,这是助贷业务的核心,如何获客,成为助贷机构比拼的关键。

2018年的年报中,维信金科披露已与电信、移动、联通三家电信运营商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共同拓展消费信贷市场。2019年上半年,维信金科与中国电信的合作范围推广至全国25个省份228个城市,实现新增信贷金额4.7亿元,是2018年全年实现量的3.12倍。此外,维信金科与腾讯、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平台均有合作。

廖世宏表示:“维信金科很早便开始和很多场景方开展合作,有一些场景方由于和维信金科存在竞争关系,长远来讲合作效果并不理想,但类似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不存在竞争关系的渠道,获客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对于获客成本,廖世宏表示,就头部平台而言,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现在主流平台,比如说像微信朋友圈、今日头条,他们也在筛选(广告商)资质。我们的客户群是和他们建模的,比如说朋友圈广告,不是说我的一个广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什么样的人要投放广告,也是在建模型的,模型的优化也越来越好。所以可以看到头部平台是得益的,后面的人现在越来越难进来了。大家听到获客成本很高,其实对头部平台来说,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因为它在优化。”廖世宏解释道。

半年报显示,维信金科销售及营销费用由2018年上半年的1.02亿元减少到了2019年上半年的4540万元,降幅达55.5%。而主要原因就是,物色借款人的精准营销策略有助于提高效率及减轻成本。

助贷业务将走向规范

2018年,网贷风险爆发,2019年,网贷行业处于持续性的清退、转型之中。2019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会议明确,下一阶段要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

“2018年上半年经历了整治办函〔2017〕141号(《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之后,2018年下半年又有很多P2P平台倒闭,整个2018年是比较动荡的,我们2018年的业务量是比较持平的状态,没有太大的增长。进入2019年,虽然还是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整体来讲,我们觉得市场开始稳定起来,而且看到很多对我们经营模式有利的因素都出现了。”廖世宏表示。

一直以来,维信金科都在从事助贷业务,且实时对接央行征信,行业风险的出清给其带来了业务发展的利好。“在141号文之前,维信金科做了十几年这个业务,我们发现大量的数据已经不在人民银行征信体系当中,个人的整体负债已经监控不了了。以前太依赖央行征信,但是现在发现有部分人已经游离在央行征信以外了,对此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廖世宏说道。

他进一步表示,随着P2P行业规模的萎缩:“在有信用记录的人群里面,共债情况应该说改善了很多。我们也发现了更多有效的方法去了解到个人的共债情况。我们可能没有能力管控他,但是可以通过大数据判断出他的共债情况,避免这种危险客户。”

今年初,《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下发,明确网贷机构以退出为主,并提出,正常运营机构可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一时间,网贷平台纷纷宣布转型助贷业务。

廖世宏指出,助贷机构分为两类,区别在于是否为金融机构提供风险兜底,不进行风险兜底的助贷只是一个技术平台,而如果要进行风险兜底,需要有相应的牌照。“现在我们看到助贷行业里面可能的问题是,有一些平台其实没有监管牌照,但是在兜风险,这个未来监管会去管。”

廖世宏认为,助贷会长期存在,但最终市场有多大,无法确定。“这本身就是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蓬勃发展,而且能够容纳不是一家,是一批头部平台生存的行业,未来只会越来越规范,越来越良性竞争。”

“我想重复一句,我们追求可持续长远的增长,不追求短期的暴利或者是短期的爆发。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马拉松赛跑的行业,不求短期冲刺,短期胜出也毫无意义。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家也会看到拼命冲刺瞬间倒下的企业,过去我们看到很多,未来半年还会看到很多。”廖世宏强调。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