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增长趋势的政策建议

原标题:扭转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增长趋势的政策建议

在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的过程中,居民部门加杠杆的趋势仍在继续,尤其是住房贷款的压力还在加重,相关的债务风险正逐步累积。要扭转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增长趋势并非一蹴而就,建议采用“先减杠杆率的增速、后降杠杆率的水平”的去杠杆策略。

智库观点

徐文舸

近年来,我国去杠杆进程取得了初步成效,宏观杠杆率过快增长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2018年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出现了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在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的过程中,居民部门加杠杆的趋势仍在继续,尤其是住房贷款的压力还在加重,相关的债务风险正逐步累积。2018年以来,居民部门债务出现了一些新变化,像短期消费贷款快速增长、地区间居民债务杠杆率趋同等现象须引起高度警惕,新增存贷款的负缺口大幅收窄值得进一步观察。当然,要扭转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增长趋势并非一蹴而就,建议采用“先减杠杆率的增速、后降杠杆率的水平”的去杠杆策略。

2018年居民部门加杠杆的趋势仍在继续

纵向比较,杠杆率和债务水平仍在上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用居民部门信贷余额占当年GDP的比例衡量)从2017年的48.4%升至2018年的51.5%(因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若无特殊说明,即代表2018年总体情况,且对有关比例计算按年率作相应调整),按年率提高了4.1个百分点,继续保持近年来快速上升的增长势头。同期,居民部门债务已累积至45.6万亿元,尤其是2018年居民部门在金融机构中的新增贷款量创历史新高,增加7.4万亿元,连续2年突破7万亿元大关。

横向比较,我国仍在继续加杠杆。2018年,去杠杆是各国居民部门的总体趋势,全球居民部门杠杆率为59.2%,比上年下降3.6个百分点。除发达经济体继续去杠杆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杠杆率水平也出现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下降,比上年减少1.7个百分点。尽管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的绝对水平在44个样本经济体中位列第26,属于中等偏下水平,但加杠杆趋势明显,2017年超过爱尔兰,2018年又超过奥地利,目前距离前面一位的德国也只有1.2个百分点的差距,以现有速度增长,预计2019年将超越德国。

房贷压力仍在加重。目前,住房贷款构成了我国居民部门债务的主要形式,住房贷款的发放情况也基本决定了居民部门的杠杆率水平。2018年,居民部门的住房贷款余额占家庭可支配收入(73.6%)和家庭储蓄的比例(40.5%)分别突破70%、40%。这表明债务积累的速度快过居民收入和储蓄的增长,居民偿还房贷的压力并未减轻。按居民部门当年偿还债务本息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衡量,2018年的偿债比率增至10.9%,该值已高于多数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值为9.8%),而关于房贷的偿债比率为6.6%,其对居民部门总体偿债比率的贡献比重超过60%。

居民部门债务变化的三大新现象

短期消费贷款快速增长。2017年以来,居民部门的短期消费贷款突然跳升,超过同期住房贷款增速。2018年仍延续这一趋势,居民部门新增短期消费贷款近2万亿元,连续2年创下新高,导致短期消费贷款余额达到8.8万亿元,同比增长29.3%,快于同期住房贷款增速12.2个百分点。不过,同期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则持续放缓,近年来首次低于10%。这反映出当前一段时期购房支出的增加透支了部分家庭的消费能力,转而利用短期消费贷款来维持消费水平,或者用来规避房贷首付比的限制。

地区间债务杠杆率趋同现象明显。从地区分布看,近年来居民部门债务杠杆率存在两大趋同特征。一是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地区,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就越高。上海、北京等地的杠杆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中西部省份的杠杆率则基本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二是经济发展水平越低的地区,居民部门的贷款增长就越快。例如,海南、广西等地2018年居民部门的贷款增速都超过20%,上海、北京等地则低于15%。可见,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仅决定了其居民部门债务存在高低,而且也会影响到未来债务的演进变化。结合当前实际,发达地区的居民部门债务加杠杆空间变得相对有限,欠发达地区的居民部门债务正在快速累积,两者杠杆率趋于收敛。

新增存贷款的负缺口大幅收窄。所谓负缺口,是指年度新增存款量减去新增贷款量所形成的差额,若差额为负,则称负缺口,表明当年新增存款量低于同期的新增贷款量。2018年,居民部门在金融机构中的新增存款量为7.2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多增2.6万亿元,尤其是与新增贷款量的负缺口从2017年的2.5万亿元大幅缩减至1600亿元。与之相反,2018年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全部新增存款量则同比少增1100亿元,其与新增贷款量的负缺口高达2.8万亿元。究其原因,主要是受不断收紧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所致。据统计,2018年以来,全国各地的房地产调控次数累计高达405次,比上年大幅增长近80%。正是由于调控政策等因素影响,导致居民买房意愿下降,其突出表现为居民部门的定期存款大幅增加,年增量从2017年的3万亿元攀升至2018年的5.4万亿元,同比多增2.4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当然,这一趋势仍待进一步观察,尚不排除新增存贷款负缺口再次扩大的可能。

政策建议

目前,对于扭转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增长趋势而言,“先减杠杆率的增速、后降杠杆率的水平”是一种较为稳妥的去杠杆策略。简言之,去杠杆进程包含两个步骤,第一步是短期内减缓加杠杆的速度,第二步是在中长期逐步降低杠杆率的总体水平。该策略思路既不同于美国在次贷危机后所采用的霹雳手段以经济硬着陆为代价,而是仍然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尤其在经济处于较大下行压力且实体经济主要依赖银行信贷融资的情形下,短期采用快速降杠杆的行为会对经济造成较为明显的负面冲击;也不同于日本在平成萧条时期那样久拖不决进而对经济造成长期影响,而是主动应对苗头性、趋势性的问题,做到防患于未然、治之于未乱。

金融管理部门要从“总量控制、结构优化”的角度对居民部门杠杆率进行有效约束,实现可持续增长。一是按照审慎原则对居民部门总债务水平(尤其是住房贷款)进行控制。在需求端,根据当前债务与未来预期收入的匹配情况,对债务收入比、房贷价值比等指标设置相应的借贷门槛条件;在供给端,对住房贷款增长、贷款损失准备、贷款限制性条件等进行逆周期调节。二是规范金融机构授信活动,优化信贷结构。以住房贷款为例,一方面利用好个人征信系统有效开展授信工作,防范“首付贷”“现金贷”等违规行为,严格限制那些依靠高杠杆的投资投机行为以及过度借贷等现象;另一方面制定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如首套房贷款利率享受优惠等),将信贷资源优先用于满足首套房、自住房等刚需购房群体。

各地政府和房地产行业的主管部门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要求,围绕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调控目标,构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坚决防范化解房地产市场风险。一是进一步夯实地方调控房地产市场稳定的主体责任。按照“因城施策、分类指导”的原则,具体落实各地政府稳房价、控租金的主体责任,通过建立房地产市场评价和监测预警体系,有效地开展对地方房地产调控工作的评价考核机制。二是有针对性地增加住房和用地有效供给。根据供需情况科学编制年度住房用地供应计划,保持合理、稳定的住房用地供应规模,切实提高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的供应比例,建立房价地价联动机制,防止地价助推房价上涨。三是加强舆论引导和预期管理。建立科学的监控体系,加快建设以大数据为基础的全国房地产市场监测系统,为分析研判房地产市场形势和开展有效调控提供技术支撑,引导社会舆论,稳定市场预期。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研究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