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学霸跳海:放手,是最高级的爱!

原标题:《小欢喜》学霸跳海:放手,是最高级的爱!

“我都是为了你好”

“我还能害你呀”

“你要争气啊,你可是妈的希望”

……

这是传统家庭里最高频出现的几句话了!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小欢喜》,也一句不落的说给观众听了,不仅如此剧情也一点都不让人欢喜。

这部剧围绕“高考”这个主题,这部剧讲述了4个孩子、3对父母的备考故事:紧张的高三生活,剑拔弩张的亲子关系,兼顾不了的家庭和事业......最终,因为宋倩(陶虹饰演的单亲妈妈)修改了英子(女儿)的天文冬令营申请表,一场暴风骤雨的母女撕逼大戏将剧情推向了高处。

1

宋倩是一位单亲妈妈,视女儿乔英子为自己的一切。

她在北京有5套学区房,每月坐收租金4-5万,还是金牌补习老师,然而在剧中她没有自己的生活。她把所有的期望全部寄托在女儿身上,甚至不惜辞去了重点高中的教师工作,全职照顾女儿高考。

为了让英子考上名校,起早贪黑做饭煲汤给她补身体,严格制定她的食谱,不能在外边吃饭,不能吃豆浆油条那种不健康的食品。小小年纪的英子,燕窝,海参吃到想吐。

高考誓师大会上,英子在许愿气球上写下了自己的梦想CNSA(中国国家航天局),结果宋倩看到了一定要让她修改,并且要把分数写上去。

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的是,她还在家里做了个隔音室,一方面让她的学习环境不受干扰,另一方面,透明的玻璃下,女儿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之下。

她甚至还脑补了女儿早恋的画面,强行去阻止同学和英子接触。

宋倩无微不至包办了女儿的一切,在她眼中,英子必须是上清华北大。她经常挂的嘴边的一句话是“你可是妈的一切啊”!

但这种充满强烈控制欲望的爱,渐渐的让英子感到窒息,透不过气。

擅自修改英子的冬令营志愿,成了压垮女儿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女儿吼着“我就是想要逃离你”时,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压抑。

妈妈有错么?没有。她真正做到了为孩子无私奉献。

孩子有错么?也没有。她明白妈妈对她的爱,即使压力很大,也愿意为妈妈牺牲自己的爱好。

但过多的“你是妈的一切”绑架,终究让母女关系失去了平衡,母亲的爱成了禁锢她的牢笼,她不能为自己而活,她失去了自我,也觉得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尹建莉在《最美的教育最简单》一书中说:

"父母的第一个任务是和孩子亲密,呵护孩子成长;第二个任务是和孩子分离,促进孩子独立。若把顺序做反了,就是在做一件反自然的事,既让孩子童年贫瘠,又让孩子的成年生活窒息。生命中最深厚的缘份,只在这渐行渐远中才趋于真实。"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立的,父母把孩子带来这世上,是为了让他们认识世界,融入世界,享受这世界的美好,而不是把孩子作为附属品,把自己的愿望强加在孩子身上,让他们走父母走过的路。

懂得放手,才能让孩子成为自己。相反,控制欲下的亲子关系对双方来说都是一场漫长的灾难。

2

孝顺听话,自律刻苦,成绩优异,考上北大,前途无量……这是宋倩希望英子成为的样子,这也是22岁弑母凶手北大学生吴谢宇之前的样子。

据媒体报道吴谢宇从小就出了名的乖巧听话,学习自律不贪玩,性格温和,助人为乐,常年成绩第一,德智体发展全面,被同学们拜为“宇神”。

2012年高分通过北大自主招生考试,入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成为“天之骄子”。

在高手如云的北大校园里,“三好学生”、奖学金、学霸他依然拿的稳稳当当。

在邻居和同学口中,他彬彬有礼,对人有耐心,性格阳光,从不发脾气。

吴谢宇16岁时,父亲去世,要强的母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儿子成了母亲最大的骄傲和情感寄托,她经常对儿子说的话是“你一定要成材!”

母亲沉浸在丧夫之痛中难以自拔,吴谢宇尝试了很多办法“帮母亲解脱”,曾带母亲四处旅游,向母亲发愿:“我将来一定赚很多钱,在物质上满足您”。

他似乎说到做到了,学习上永远是最好的,生活也与母亲联系紧密。

直到现在,都没有媒体从他口中知道他杀害母亲的真正动机是什么,但反观他杀害母亲后的挥霍放纵,更像是一种解脱和报复。

吴谢宇的母亲似乎从来没对他严加管教,但是她时常在暗示孩子,她的话像一双无形的手束缚着他:你是我的唯一,你要努力,你要成材。

从心理层面说,吴谢宇的身上一定是背负了太多本不属于他的责任,为了满足母亲的的期待,他时刻都在督促自己做母亲的“完美孩子”。

这场看似放手的亲子关系,最终以悲剧收场。

3

《小欢喜》的采访中,黄磊说:我们有很多重身份,首先,我们得是我们自己,然后才是父母。

对这句话深以为然。父母首先是独立的人,其次才是父母;对于孩子也一样,他们首先是独立的个体,其次才是父母的孩子。

在孩子小的时候,父母呵护他们健康成长,而长大后,孩子需要独立,他们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需要自己去丈量世界的宽和广,父母就要学会放手。

龙应台在《目送》中,回忆起送儿子上小学的情景: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手,穿过好几条街。

后来,同样的告别,此时的儿子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粘妈妈,而是在"勉强忍受"妈妈的深情,等到过了安检,头也不回的闪入一扇门。

直至龙应台的父亲去世,站在火葬场前,看着棺木缓缓往前滑行,她写出了: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人生不是复制粘贴,父母的走过的路不一定适合孩子,人生来就是独立的个体,孩子也不是谁的附属品。

我们需要时时提醒自己:我们爱孩子正是因为他们是独立的人,而不是一件可以被掌控的物品,懂得适时放手,才是最高级的爱。

本文为《近观》搜狐号、锋面观察 (ID:zgfmgc)出品;瑞美森教育(ID:remarsedu)原创,吴谢宇案部分资料来源于《南方人物周刊》、《新京报》、网络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