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保卫战:第10军苦战47天意义何在?为何一直没有援军到来?

原标题:衡阳保卫战:第10军苦战47天意义何在?为何一直没有援军到来?

衡阳保卫战发生于1944年6月23日~8月8日,以方先觉率第10军率部投降而告终。此役以中国抗日史中少有的敌我双方兵力悬殊、中国军队与日军正面交锋时间最长,日军伤亡最多,而被誉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

1944年6月21日,蒋介石给方先觉打电话说:“......我希望你第10军能固守衡阳两星期,但守期愈久愈好......若战至力不从心时,我48小时解你衡阳之围,你是否有信心?”

方先觉说:“本军不惜任何牺牲......准备与敌决一死战!”

这样,方先觉以17600人的兵力开始了的漫长衡阳战役。

(方先觉将军生前照)

战斗在6月23日打响。战斗之激烈程度超过其他人想象。打到7月上旬,衡阳守军伤员已经超过3000人,弹药短缺不说,士兵每日只能以炒米就盐水充饥,营养严重缺乏。医疗用品也已告磬,只能用盐水擦洗,7月的酷暑天气下,很多伤员伤口开始生蛆。

到7月16日,城内伤员已经达到了6000人,重伤员超过1300人。止血纱布已经没有了,方先觉说:”只能用士兵的绑腿洗净消毒用了。“

7月11日,日军发动了第二次总攻,第二天,方先觉向蒋介石发出第一封求援电报。

蒋回电说,已督促集团军副总司令李玉堂,让其命令第62军(师长黄涛)和第79军(师长王甲本)从西南、西北驰援衡阳。

中国援军刚一动,日军立即派一个师团进行强力阻拦。激烈5天后,第62军在离衡阳7公里处的东阳铺设下了指挥所,第79军则无多大进展。

(葛先才将军回忆录封面)

从7月12日开始,方先觉每天向重庆发求援电报,却一直未等到援军。18日,方先觉召开会议,与众将领商讨解决办法。

因为已经完成了固守两周的任务,第3师师长周庆祥建议突围。军参谋长孙鸣玉坚决反对,因为未得到上级命令突围的话,会被军法处置,余程万就是个例子。

预10师葛先才同意突围,他说:“突围可为我第10军保存一条根,虽然没有上峰突围命令,但军长可说是葛先才擅自突围,其他两师也随之弃守。军长可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光棍一条没什么可牵挂的;但如果突围,一定要带上伤兵,否则我会抗令,与他们死在一起。遗弃伤兵是作为长官最可耻的行为。”

讨论还未结束,蒋介石的电报到了,称:“第62军、第79军已经突破当面敌军,不日可达城郊,守军不要作突围准备。”

念完了电报,周庆祥认为援军是指望不上的,第10军的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手里。想了几分钟后,方先觉决定不突围,继续死守。

第二天,蒋介石再来电报称:“无论第10军还剩下多少人,都要编成突击队,向援军来的方向出击。”

这封电报给了方先觉一颗定心丸,认为援军真的就要到了。

7月20日,薛岳突然给衡阳发了电报,大意是:“湘东部队正在反击,第37军今日抵达五马归槽一带。“

(图中红圈地点为五马归槽)

当天,方先觉又接到了第62军电报,称即将攻到衡阳城外的五里亭,叫他们派一支队伍去接应。

方先觉大喜,立即精选了150名士兵,让特务营营长曹华亭带领去接引援军。

21日凌晨,曹华亭率军到达衡阳城西南10公里外的五里亭,却未发现援军踪迹。后来接到援军电报,说已经进至五里亭,因发现干粮携带不足又退回去了。这个荒诞的理由让他们不知说什么好,曹华亭只能气得跺脚。

这时,曹华亭一部有两个选择,一是离开衡阳趁机逃走,二是再返回衡阳。

他们选择了后者。

从曹华亭150人可以突破日军封锁打个来回来看,如果援军真的想救第10军,怎么可能做不到呢?

也就在7月20日和21日这两天,日军突然停止了进攻,并把炮兵撤回到远离衡阳的草河以北、湘江以东地带。

这是日军惯用的伎俩。看衡阳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就故伎重演,放开一个口子让第10军突围。由于没有得到突围的命令,方先觉对此并无反应,第10军也因此失去了最后的突围机会。

7月下旬,第62军主力由于无法进入衡阳,已经开始退去;第79军看到第62军已退,也顺势转入阵地防守,不再前进。

(衡阳保卫战战斗经过略图)

蒋介石大骂李玉堂,又催促第24集团总司令王耀武回事解衡阳之围。

作为第24集团总司令,王耀武于公于私都应该驰援第10军。

常德会战中,方先觉第10军从衡山增援第74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预10师师长孙明瑾阵亡,副师长葛先才被子弹贯穿胸部重伤。可王耀武此时怎么做的呢?第74军各部只有李天霞第100军靠近过衡阳,张灵甫第58师等部队几乎没什么动作,王耀武的军部则一直在湘西桃源,似乎并无对衡阳用兵的打算......

一句话,外围各路援军真想增援的话,面对已经打了一个多月和仅仅一个师团的打援日军,不能说轻易突破,也可以在一番激战后与第10军带会合,然后突出衡阳城。可各部队只打着自己的算盘,始终不能形成一个拳头,即便增援的两个师,也是把解围战打成了防御战。至于从广西”散步“过来的第46军,一直到战役结束时,还在行军途中。

援军是什么心态我们现在也能想象得出。

我进入衡阳万一叫我一起守衡阳怎么办?我打到了衡阳被日军包围了怎么办?

正是在这种各顾各的心态下,衡阳守军越打越少,援军却越来越远。

再看重庆方面。

第10军已经已经完成了固守两星期的任务,蒋介石为何不让突围?

其实,当初让第10军守衡阳,是为了配合两翼大部队夹击南下的日军,但衡阳战斗打了一个多月,衡阳东南的薛岳自顾不暇,西南和西北又没有军队能过来,怎么可能夹击日军?我们说蒋介石的理想主义正在于此。他一直到衡阳开战一个多月后,还在幻想着两翼夹击的美好想法,而不是及时调整部署,让第10军突围。

7月27日,蒋介石又给方先觉写了一封亲笔信,内容还是让第10军坚守待援。这封信被复印了几百份空投进衡阳城,

现在来看,蒋介石不让第10军突围,还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在里面。

是时,美国的约瑟夫·史迪威已经逼迫蒋介石交出兵权,由他来统领全中国的军队。罗斯福总统也站在了史迪威这边。如果方先觉部突围后衡阳失陷,史迪威和罗斯福则有了逼蒋的更大筹码。

7月20日当天,蒋介石日记里写道:“进取得手,则衡阳当可转败为胜......而对美外交之颓势,实为精神上最大之打击......军事获胜,则外交危机,亦可转安。”由此可见,第10军已经成为其政治博弈的一枚棋子,他在等待中煎熬,也在等待中期望奇迹的到来。

(蒋介石与史迪威)

蒋介石没想到的一点是,第10军孤军作战47天后,人员伤亡巨大,后期已无续战能力,让其突围远比无力再战后投降要有颜面的多。蒋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或许在他心里,宁愿第10军全军覆没也不希望看到他们投降,这好歹给美国人一个交代。

但在方先觉和葛先才这种爱兵如子的将领来说,怎能忍心看到几千伤兵在城陷后被日军报复性地残杀?所以说,投降是方先觉他们的“私心”,也是明智的选择。而从蒋介石“私心”的角度来看,他又有什么理由惩处被他当作棋子牺牲的方先觉呢?

即便没有政治因素在里面,单纯从军事的角度来看,衡阳的死耗也无任何可取之处。重庆军委会和蒋介石一直疲于应对,缺乏整体作战计划;时时防御,处处分兵,各部队一直在路上奔波导致兵力分散,无法形成合力给日军以致命打击。加上各战区的互不配合,使得日军得以保持纵线攻击,把中国军队各个击破。

(蒋介石与史迪威)

美国记者白修德后来谈到湘桂战役时说:“两个月内,中国战场缺乏实际的司令部。”第10军预10师师长葛先才也在回忆录中谈到:“我高级司令部无精算、无配合、不知敌、不知己......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单纯措施都不能做好,更谈不上整个战局中兵力的有效运用了。”

还有,衡阳血战了47天后的真实意义是什么?日军打完湖南打广西,方先觉为广西守军争取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起作用了吗?

方先觉肯定知道了后面发生的事,也应该为此伤心过吧?

因为接下来,守卫广西门户全州的部队一枪不打就弃城跑了。从11月7日到11日,广西战役完全变成了日军追击中国军队的战斗,桂林、柳州先后陷落,广西战斗结束。

从这一点来看,真的为方先觉和他的第10军感到不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