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开会记

原标题:香港开会记

【一家之眼】

实现反暴力、救香港的现实目标,未来的东方之珠就一定会更加璀璨夺目。

黄家章

8月14日,我应邀到香港中文大学参加学术研讨会,开了两天的会,住了三个晚上。当时,香港正面临着九七回归之后最严峻的局面,因缘凑合的所见所闻所言及所思,是过去数十年未曾有过的经历,雪泥鸿爪,约略记在此端。

13日中午,我收到会议主办方通知:“示威者貌似接连几天会继续占领机场,但不知道真假和会有多大的影响。主办方决定,您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前来。如果不来,请尽快退票,产生的费用由我方支付。”

我即时回复:“我走福田口岸过关,准时参会。”

14日15时许,我从福田口岸出关,其时,过境旅客寥寥无几,与往日的人流密集大为不同。接着,坐港铁到火炭站,再坐的士,一路上,与年过七旬的的士师傅用粤语聊天,据他说,这两个月来,他每天平均的营业收入,少了300港币左右。车道不堵,顺利入住沙田万怡酒店。途中收到会议主办方发来的更新日程,两天会议减为一天半,半天改为参观。占本欲参会学者三分之一的包括中日韩籍学者,因这两天的航班取消,已确定不能参加本次研讨会了。

放下行李,洗了一把脸后,我坐上了酒店到尖沙咀的免费客车,独自去维多利亚港拍摄落日。到了星光大道,看到的游客不多,三三两两,或看日落或拍摄,自拍的,互拍的,都有。约晚七点时,我坐船到中环,靠着船窗再睹维港的风云变幻,落日余晖,浮光跃金,两岸的高楼已是灯光璀璨,美景胜画。船上的乘客不多,空的座位约有七成。登岸后,到中环的国际金融中心商场转了一圈,看到苹果专卖店里,顾客也少,店员与顾客的人数大致相等。

15日上午九时,学术会议准时开始,作为主办方的香港中文大学三位教授先后致辞,他们感谢来自两岸三地和外国的各位参会学者,感谢各位冒着相当的旅途风险依约赴会,这是传承学术慧命之举,也是撑香港之举;理解并祝福未能参会的学者们。一席话,令在场听众颇有共鸣。接着,中外学者们按序用中文或英文发言。我在发言时,提到了香港天坛大佛有“端坐紫金莲,八风吹不动”的典故,赞叹在座的学者能依约到港,也是有着八风吹不动的定力与善缘的。开放问答时,听众提问踊跃,学者们予以应答,思想与智慧的火花不时闪现,笑声鼓掌声不时响起,当天议程顺利完成。

16日早餐后,中外学者们一起来到中文大学山顶,登高参观被称为香港第二景的天人合一景观,但见绕着两棵环抱在一起的树,有一方浅浅的水池,对岸慈山寺的观音雕塑历历在目,天空灵动的云,或走动或静立的人,丰腴旺壮的大树,倒映在一池碧水中,人、海、天、云与树,多形多色,共融一境,犹如天人合一,观者或坐或立其间,可作画中人,可作旁观者,自可静观澄心,遐思及广宇。

我们一行接着下山,移步图书馆,在仲门的雕塑前合影留念。“仲门”英译为“智慧之门”(Gate of Wisdom),形如混沌化的两人攻防对招,在貌似失衡的动感博弈中,形成一种新的平衡,给人一种圆满的感觉,恰好与学术的切磋砥砺精神相通一致。10多年前,为扩建图书馆,曾计划拆除该雕塑,学生们不同意,原因源自一个传言,学子们向大学图书馆方向穿过仲门,就能毕业;向科学馆方向穿过仲门,则不能毕业。校方接纳了学生们的建议,仲门得以存留至今。

下午继续学术研讨会的余下议程,傍晚六时许,会议圆满闭幕。

17日是学者们的赋归日。14日香港法庭已对机场发布临时禁制令,香港国际机场困局得以迎刃而解。当天,国内学者们顺利登机起飞离港。我则取道福田海关回到深圳。

香港有着百年沧桑的积累,有沧海一声笑的情怀,祝福香港重归法治之路,找对方向,步入智慧之门,先实现反暴力、救香港的现实目标,未来的东方之珠就一定会更加璀璨夺目。

(作者系哲学博士、证券研究人士)

作者:黄家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