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僵尸遍野,“他媒体”借尸还魂

原标题:“自媒体”僵尸遍野,“他媒体”借尸还魂

2003年,美国两位学者联合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对“WeMedia”做了一个严格的定义——“We Media是普通大众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开始理解普通大众如何提供与分享他们自身的事实、新闻的途径。”

2006年,美国《时代》周刊将当年的年度人物平给了“YOU”,并解释为,社会正从机构向个人过渡,个人正在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2006年年度人物就是“你”,是互联网上内容的所有使用者和创造者。

此后的十几年间,“We Media”这个被我们称作“自媒体”的概念席卷全球,一路狂奔,将所谓的传统媒体打的措手不及,各种“自媒体”平台层出不穷,同时在众多的新闻事件和社会热点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甚至有人做出绝对的断言——传统媒体将死,我们进入了全新的“自媒体”时代。

在“自媒体”被提出的15年后的今天,传统媒体依然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自媒体”这个小伙子,似乎没了当年的冲劲,从小鲜肉变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东西,甚至滋生出许多大众的抱怨——信息的泛滥让人们失去了自我的时间。那么“自媒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他的未来又将走向何处?

阳光之下没有新鲜事——“自媒体”也不是无本之木

传统的媒体,一直是集中制作,从点到面,所谓的中心化的发布,信息相对统一集中,几个大的新闻集团,掌握了绝大多数社会层面的话语权。而自媒体的出现,就是对传统媒体的一种冲击,实现了“去中心化”。发布消息,不再是少数人、少数机构的权利,在互联网技术的支撑之下,人人都能说话,人人都能发表意见。

但这种自媒体的出现,并不是无本之木,就像所有的故事原型都在圣经中写好了一样。在没有互联网覆盖之前,古希腊人在广场上辩论,宋朝在城墙下面张贴告示,吟游诗人四处歌颂着英雄的事迹,说书人讲出江湖恩怨儿女情仇。无论在什么时代,每个人都是一个信息的集散器。

自从语言被发明出来后,信息就是在人际之间传递的,并不存在所谓的中心化。直到书写出现后,印刷术的推进,让信息的发布垄断在少数人的手中,而且几乎所有的政权都意识到,信息就是一种权力,所以将这种信息集中化管理,形成了延续到20世纪的一个媒体形式。

所以与其说自媒体是一个新鲜事物,不如说他是对人本的一种回归,对被束缚在传统媒体上的信息的一种解放,阳光下并没有新鲜事,自媒体从人类开始说话那一刻就存在了,只不过信息技术,让他在我们这个时代大放异彩。

飞速发展之源——社交信息化的红利

既然自媒体不那么新鲜,那么他出现之后为什么又摧枯拉朽的席卷了整个传播领域呢?

做一个形象的举例,我们可以称作“巨大真空效应”。

想象两个巨大的房间,中间有一个阀门,一个房间里充满了红色的气体,另一个房间是真空的状况,当你打开阀门的时候,势必会看到一股红流,从充满气体的房间流向真空的房间,流速迅猛,势不可挡。

为什么互联网初期的泡沫那么明显?因为也是存在这个“巨大真空效应”。传统的信息,就像困在房间内的红色气体,而当阀门打开,那些从来没有出现在网络上的信息,以飞快的速度要灌注到那个真空的房间内。所以Google、Baidu等企业可以在短时间内建立起自己的优势,成为一个帝国。

而自媒体产生,也同样是打开了一个阀门,原本人们并没有将社交这件事信息化,信息化的社交等于零,这就是一间巨大的真空房子,当自媒体的阀门打开,在真实社会的社交信息,形成一股红流,迅速的灌注到网络上的自媒体平台之中,这也就使我们看到的自媒体的狂奔,自媒体的飞速发展,并不只是它本身的需求有多大,而是在它面前的真空是在太大了。

所以说,自媒体的巨大飞跃,是源自于社交信息化的红利,而一旦真空房间和充满气体的房间达到平衡,这种高速的流动,必然会降速,自媒体的红利消失了,我们的世界里,出现了几乎等同的两个空间,一个是真实的社交空间,一个是互联网环境下的社交空空间,他们的信息几乎是同步的时候,自媒体就变成了真实社会的一个镜像,它跑不起来了,必须要跟真实社会同步,这才是原本的它。

阿喀琉斯之踵——内容的持续生产能力

我们经常为了电影的某个彩蛋,坚持到演职人员字幕之后才离场,想想一部一百分钟左右的电影,竟然需要如此庞大的制作班底。一方面说明电影工业的分工足够细致,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在内容制作领域,集体性的创作才是保证产出品质的根本。

出去极少数的天才作家,大部分的作者,在他创作生涯的早期,前几部作品,虽然在技巧上会有所欠缺,但是在内容层面,绝对是他们一生中的巅峰。因为人们产出的内容,是脱离不开自己所在的时代,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感悟,自己的积累。这些内容需要一个较为长期的时间去形成,最后固定在作品中。就如山间过滤的清泉,形成时候是一滴一滴,但用掉却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说那么高大上的,我们还记得郭德纲给我们带来的惊喜,Papi酱带来的欢乐,罗振宇带来的冲击,可现在呢?当然天天吃燕窝鱼翅也会烦,对于同样的东西持续接触会有倦怠感,但本质上是他们的内容产出遭遇到了瓶颈,这并不是智力和努力就能解决的,创作源泉的积累,是需要时间的,而呈现出来确实即时的。

如果让一个人做一个公众号,也许它可以每天写一篇,坚持写一年。如果让一个人做视频选题,他可能只能每个月做一次,说上一年。而在这背后,可能写作或者录制值消耗了他20%的时间,更多的时间使用在积累素材,去消化理解并产生新的观点上。别说一个普通人,你去看彼得德鲁克、李敖、KK大神们的东西,逐渐会发现,他们絮絮叨叨的总是在反复说着一些相似的主题、观点和结论。

自媒体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一个人的内容积累是需要时间的,而产出又那么容易,导致了积累的内容迅速被掏空,内容再生产无以为继。

这也就导致了很多我们看到的现象,大部分自媒体的东西搬来搬去,你抄抄我,我抄抄他,同样的东西,换个排版,换个背景,弄个配乐,今天是文字的,明天搞个朗诵的,对于同一个新闻,就几个观点能出现几百篇内容。自媒体不再是游乐园,而逐渐变成了垃圾场。

升级自保——自媒体到群媒体

自媒体的困境,并不需要多么深入地研究,只要稍微尝试一下,做上个把月就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所谓的那些头部自媒体资源,基本都不是单打独斗,都是工作室甚至是公司性质的,以集团化作战的方式出产内容,可以说本质上跟传统媒体没有什区别,只是他们更灵活,选题的内容更接地气,跟更能接受读者用脚投票。

为解决这个问题,自媒体人们也是纷纷将自身升级,总的来说基本都是朝着“群媒体”或“社群媒体”的路子去。一个人的内容生产能力有限,来个联盟,大家聚集在一起,互相弥补短板,集合优势,从单兵作战到离散化的集团作战。

“群媒体”就是这么个抱团取暖的思路,而“社群”的概念又增加了一些分类属性,将具有相同兴趣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讨主题、共同生产内容、共同消费内容。但这个并不新鲜,在上个世纪,BBS就是这么个玩意,而且在我国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现在无非是手段变了,有了百科、知乎,还有一些知识付费平台的补充,有罗胖子的忽悠,也有高胖子的唠嗑。

这样真的就能解决问题么?自媒体抱团成了联盟,联盟抱团成了大群,也就是现在的信息流,今日头条、百度、腾讯将自媒体收入旗下,别管是哪个人写的,以内容分类,定向推送给需要的人,读者和作者的关系,就这样被硬生生撕裂了。原本自媒体的核心一方面是个人观点的表述,另一方面是在于读者和作者可以在一个频道上进行沟通交流。

与其说“群媒体”是“自媒体”的升级,不如说是投降,或自保,群的出现,破坏了自媒体的原生本质,自媒体已经岌岌可危了。

自媒体僵尸——对现实的回归

“自媒体僵尸”这个比喻,可以有好几种解释:

一方面,大量的自媒体处在僵尸状态,半死不活的,偶尔发发东西,基本也没人看,虽然也有佳作,但可能也埋没在众多的内容当中;

另一方面,大量的读者也处在僵尸状态,每天盯着手机,就像被手机控制的僵尸一样生活,把自己生活空间中的大部分内容同步到虚拟空间中,但实际上也没有创造出更有价值的内容来。

“巨大真空效应”消失之后,人们对于自媒体的兴趣,对于社交网络的新鲜感逐渐消失,新的应用层出不穷,短视频、游戏、综艺娱乐等内容让自媒体的形式越来越难以掌握。本质上,这些渠道都是媒体,就像游戏,他创造了一个空间,让人们在里面体验,同时也会产生赛事、产生周边、产生很多新的内容。可以说游戏也同样可以产出自媒体,但游戏本身,却是一个公司的工业化产品,游戏本身是非自媒体的产物,自媒体是受控于这些游戏出品方和游戏运营方。

短视频也同样,无论是北快手,还是南抖音,核心内容的出产都是来自于少数人,大部分的参与者都只是接受的观众。而直播同样也是向着专业化去发展,有着固定的模式和套路。自媒体的特点和活性,基本消失在这些全新的形态中,跟我们三十年前看CCTV的内容出产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企业的开疆拓土导致的激烈竞争,反而形成了一股返回现实的热潮,所谓的O2O、互联网+、新零售等等,兜兜转转之后,人们发现我们还是不能像《头号玩家》那样生活在一个虚拟的空间当中,现实世界的吃喝玩乐,悲欢离合才是生活的主题。

那些被手机控制的阅读者僵尸逐渐觉醒,走向了回归现实的路,这个风潮,却造就了更多自媒体僵尸,读者的离开,让自媒体成为了一座座空城。

借尸还魂——“他媒体”时代的到来?

世间万物都是相对的,有“自媒体”就有“他媒体”,可以说自媒体出现之前,大部分的媒体,都是他媒体,他们并不代表某个个人,为读者写作,以读者的兴趣为中心,更多表现出一种中立的态度和宽泛的观点。无论我们常接触到的报纸,还是小说、电影、音乐等等,无论是商业的还是艺术的,内容被制作出来是需要得到观众、接收者的了解甚至是认同。如果说自媒体是以个体自身的角度来去创造内容的话,他媒体更多是从更多数人能理解和接受的角度来去形成内容。

在社交媒体刚刚兴起的时候,每个人可能都很兴奋,都希望了解到每个人的想法和观点。但随着信息量的增多,我们已经无法顾及,以至于我们只能够跟随一些关键人物的观点,我们把他们称作KOL。

信息量再继续增加,我们需要一些聚合性的平台,用一些人工或AI的手段,帮我们去筛选出适合我们的观点和信息。但现在可能我们也已经厌倦了今日头条式的推送,我们发现这些观点关我屁事,我们不想知道那么多,我们只想好好的活着,如果有人恰好能说出我们的心声,我们会为他站脚助威,仅此而已。

人们逐渐的不需要对一个事件的全面解读,而是需要了解到这件事情对我有什么影响,与我何干。经过自媒体的洗礼,信息的消费者逐渐的有了自己的脾气和态度,不再是以前全盘的接受,也不像自媒体时期那么乐于参与讨论,而是比较高冷的等待着知音的出现。

所以在这一刻,“他媒体”借着“自媒体”僵尸之身复活了,传统的“他媒体”掌握的是核心资源,传递的是冰冷的、权威的观点。而上了“自媒体”的身之后,“他媒体”可以放下身段,他表达着某一类的观点,满足某一些人的需求,他站在读者的生活里面,去构筑读者能够理解并且关心的内容。

“他媒体”,包含了个人制作者、包含了团队生产者、甚至是机构内容出产着,他们关注的并不是某个事件、某个新闻、某个观点,而是关注不同群体的读者的生活。发现他们生活中的问题,找到他们生活中的需求,以此来为读者生产内容。仿佛是读者自己的媒体,但又不需要读者去运营管理,围绕着读者的真实生活,构建起一个“他媒体”圈子。

为读者代言,为读者发声,为读者解决问题,让读者过的快乐,不给读者添堵。新的“他媒体”替代“自媒体”就是时间的问题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