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家潭:《中古时期符合押印考释(3)》

原标题:孙家潭:《中古时期符合押印考释(3)》

《中古时期符合押印考释(3)》

孙家潭

介绍一组辽金时期上下对合圆形符合押印。

(1)下图为辽金时期上下对合符合押印实物

下图印蜕

此押印圆柱形,上半印缺失,以印体背图观察有银铤形凹槽,是与对应的上半印相吻合,左右两侧留有穿孔,时代辽金,质料青铜。印文“日月、天山地水”。直径2.2,通高1.0厘米。

“日月”两字分置于印面上部圆形框内,“天山地水”四字于印面中间由上而下垂直排列,“天”字粘贴上边缘,左右两笔画分开,“山”字中间一笔向上延伸,顶部分三叉,形同参天大树,擎天立地,“地”字靠近印面左侧,结构中最后一弯钩笔画拉长,将“水”字揽入其中。印面文字“日月”横置,“天山地水”四字作竖置,印文横竖笔画错让,玄机无限。

资料记载,道教以“日”为大明神,“月”为夜明神。并有“三官”,即天官、地官、水官。《后汉书•刘焉传》注引《典略》:“其一上之天,置山下;其一埋之地;其一沉之水,谓之三官手书。”此中“天山地水”四字概念与印面文字相关。另外在金元时期或其后朝传世的道教实物印中,也曾看到印面印文中有“日”“月”两字于圆形框内字样。据此推断,此押印文意应与传统道教相关联。

(2)下图为辽金时期上下对合符合押印实物

此符合押印完整一套,形制、质料同前。印体上半印外凸(银铤形)与下半印内凹相吻合,分内外两个印面。这类符合押印于市肆所见均为下半印,余多年来购到完整成套仅此一件,邂逅于无锡。

下图分解

下图印蜕

印文:上半印“花押”印面作银铤形;下半印“火日金、肖形鸡”印面圆形,于肖形鸡背部见有汉字“火日”,鸡形腹部置“金”字。直径2.2,通高1.7厘米。圆柱形印体,上印钮残损,穿孔亦残损,质料青铜。

下图印蜕

此押下半印印文中见有“火”与“日”字,两字作上下结构排列,且“火”字的一撇一捺笔画较长,包容了“日”字,结构近似一个上“火”下“日”组合字,而这个字形在契丹文中经常出现,在契丹文印中多作篆书体。

下图为辽代符牌上凿刻的契丹文字“火日”

笔者藏有一块辽代契丹文字凿刻的符牌,其牌上见有与此符合押印文字“火日”结构完全相同的一个契丹文字,符合押印文字中另一字“金”,在辽代押印中亦见有实物印遗存。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辽上京博物馆,保存有一块当地出土的契丹文墓志铭,在铭文中余曾见有“金”字,可见在契丹文中有直接借用汉文字原字形的例证(其音意不详)。鉴于此,我认定了此押印为辽代契文字印。

一个偶然机会,在旧存的资料中看到蔡美彪先生有关此押印释读为汉字印“火日金”,随引发了我与专家沟通的想法。1998年秋,我唐突的写信给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蔡美彪先生,并谈出了我的个人看法。没有想到时隔数月,蔡先生在年底给我写来回信说:“寄来旧释‘火日金’押印本,‘火日’两字连读,与契丹及女真字均极相似,但不尽同。古人称太阳为‘火日’,又金鸡喻太阳,押作鸡形,内书金字,似难否定汉字旧释,不知有他证可资参据否?

后来我又看到《晋书•纪瞻传》:“是以金水之明内鉴,火日之光外辉。”这里说到的“火日之光”应是指太阳。另据资料介绍,契丹民族有崇拜太阳的习俗。契丹族以“车马为家”,“贵日,每月朔日,东向拜日”。契丹人以东为尊,大会聚、议国事皆以东向为尊,门屋亦朝东,对太阳十分尊崇,期望王朝蒸蒸日上,如日中天,故此称之为“太阳契丹”。以上相关资料印证了蔡美彪先生有关此印的太阳之说。

此符合押印上半印面作银蜓形外凸,下半印体内凹,两半印体对合后,两侧上下穿孔相对。此押印穿孔系绳设计巧妙,先将系绳两端汇合同时由圆柱形印纽顶端垂直孔向下穿入,然后系绳两端分别由两侧横向穿孔引出,再与下半印体边缘穿孔连接,这样系绳将上下两半印串联一体。

上半印使用时可以随系绳向上拉起,用毕随系绳下移复位,下半印底部印面则可以直接鈐印使用。佩戴时由于印体重力使两半印自然紧密对合,系绳可将上下半印连接成一体。

第二方押印的釋读绕了一个大圈子,十分感谢蔡先生解惑。宋元时期民间遗存的押印,因契丹文印、女真文印与汉文字印同时混杂使用,其釋读确要多方面知识的积累。

《中国玺印篆刻全集》卷2,收录一方同文类型押印,编号:1179,缺失了对合的上半印。

以上介绍辽金时期圆柱形上下对合式符合押印两方,尺寸相同,形制相同,由此可知这类押印是一种标准形制。从上两押印文字义的解读,使我们了解到辽金时期有关契丹民族的精神信仰。

庆堂藏印笔记,2009年初稿,今有删改

孙家潭,1948年生于天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职内蒙古,1982年任察右前旗文物管理所长。先后参与“固尔班公社辽代契丹女尸发掘”“元代集宁路遗址考察与保护”,1983年本人发现“新风公社庙沟子新石器聚落遗址”并参与发掘,此遗址被评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孙家潭别署庆堂,现为西泠印社理事、中国艺术院篆刻院研究员、天津文史馆员、天津印社社长。多年从事古代玺印、古砚收藏。出版有个人藏品、作品专辑。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乐艺会发布

图文由作者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