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大脑、肖邦心脏、伽利略手指……当个名人有多惨?

原标题:爱因斯坦大脑、肖邦心脏、伽利略手指……当个名人有多惨?

随着生活物质水平的提高,搞点收藏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画风也越来越猎奇。明星中有不少收藏怪咖,连一向严肃的博物馆也不正经起来了:失恋、UFO、死亡、厕所……各种正常人无法想象的主题层出不绝。但最重口味的,还是当属收藏名人器官的怪癖了!

爱因斯坦的大脑:智商太高,怪我咯

众所周知,犹太人是出了名的聪明,单说世界顶级理论物理学家,十有八九都是犹太人。而爱因斯坦就是其中的翘楚。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估计连爱因斯坦本人都想不到,因为名声太响,他死后连大脑都被人偷了!

爱因斯坦

1955年4月18日凌晨,76岁的爱因斯坦病逝于普林斯顿医院。对于自己的身后事,他有明确的遗愿:火化,不要宏大的葬礼,骨灰撒在秘密地点,不想被“封神”,也不想被膜拜。他的子女也遵照遗愿将爱因斯坦进行火化,骨灰从某处撒在了德拉瓦河里。但谁也没想到,才刚过去2天,爱因斯坦的儿子汉斯翻开《纽约时报》就看到了让人震惊不已的消息:报纸头版刊登着一篇名为《在爱因斯坦的大脑里寻找关键线索》的文章,文中称“爱因斯坦的大脑研究将用上最新的方法,以解答一个最大谜团——天才的秘密在哪……”

汉斯这才意识到,老爸的大脑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而这个偷了爱因斯坦大脑的医生,就是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

哈维在普林斯顿大学接受记者采访

时间回到4月18日凌晨,作为普林斯顿医院首席病理学家的哈维,被指派去对爱因斯坦进行尸检。当他一丝不苟地做完检查,将内脏放回爱因斯坦空空的腹腔后,竟只用棉花填入了颅腔,而没有将大脑放回去。这事儿他做得滴水不漏,接到汉斯暴怒的电话后,才发现事情败露。他想尽各种办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并郑重承诺,将成为爱因斯坦大脑的忠实守卫者。最终,汉斯勉强同意了,但哈维的厄运也随之降临。

他的自作主张给普林斯顿医院带来很大的麻烦,对于公众而言,“私留大脑”无异于食尸鬼的行径,何况还是倍受崇拜的爱因斯坦的。医院要求其交出爱因斯坦的大脑,并转给更适合的神经学研究者,但他拒绝了。于是,哈维被医院炒了鱿鱼。

1994年时的哈维,举着一个装有爱因斯坦脑组织的玻璃罐

失业后的他驱车去了费城,在那里,他给爱因斯坦的大脑拍照,测量,最后小心地切成了240块,每一块都有编号,指明它位于大脑的哪个部位。切块被包埋在火棉胶里,又浸泡在福尔马林中保存起来。随后,他带着爱因斯坦的大脑离开,不知所踪。

46 块爱因斯坦的大脑切片放在显微镜载玻片上永久展览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23年,关于爱因斯坦大脑的研究没有丝毫进展,而哈维辗转于美国各地,不仅找工作四处碰壁,连一度威胁“要处理掉那个大脑”的妻子也和他离了婚。也许,当初普林斯顿医院的决定并没有错,他只是个病理学家,比较大脑的异同,找出智慧所居的地方,那是神经学家干的事,但哈维再也回不去了。

肖邦的心脏:只想回归家乡,谁知差点被切片

著名的波兰钢琴家肖邦,不仅有好看的皮囊,还有一身的音乐才华。然而,好看的皮囊终有一天会腐朽,而才华一旦被人盯上,就连心脏也要跟着遭罪了。

肖邦的画像

1849年的巴黎,39岁的肖邦临死前挣扎着低声请求,托他妹妹把心脏埋在故乡,躯体留在巴黎。这份即使死后,心脏也要回归故国的情怀实在让人动容,于是他的妹妹将解剖出来的心脏装在了一罐白兰地酒里,然后藏在裙中,偷偷带回华沙。此后,这颗心脏被存放在家里很多年,中途又经过家乡几个亲戚的辗转保存,最终被埋在位于华沙中部圣十字教堂的一个柱子里。

肖邦临终前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了,谁知随着二战的到来,纳粹对肖邦的心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竟他们的目标就是制造出更加优质的人种。不过,早有预感的波兰人民把肖邦的心脏从教堂里拿出来,藏在了别处。直到1949年,肖邦逝世一百周年纪念日,珍藏肖邦心脏的匣子,才被交给华沙市长送回到圣十字教堂。

这还不算完,心脏虽然被归还,又有专家尝试对其开展基因检测,想判断肖邦的死因到底是不是肺结核。著有《肖邦的心脏:探秘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作曲家的神秘疾病》的美国作家史蒂夫甚至还希望能对肖邦心脏的样本组织进行检测。

肖邦心脏安放地

什么!“波兰精神”的象征怎么能被你们切片?在波兰人民的强烈抗议下,这个提议才基本作废。

伽利略的手指:被断3根手指,什么仇什么怨!

要说器官收藏中最惨的名人,伽利略绝对榜上有名。这个被誉为“现代观测天文学之父”“现代物理学之父”“科学之父” 及“现代科学之父”的超级大天才,最终竟然落得个尸骨不全的下场。

伽利略

1642年,78岁的伽利略辞世。然后在他去世95年后的追悼会上,有一个崇拜者从其遗体切割下三根手指和一段脊椎,并将下颚最后一颗牙齿取走。因为始终没有追查到偷盗者,最终伽利略的遗体被埋葬于佛罗伦萨的圣十字教堂,位于米开朗基罗的墓地对面。不久后,三根手指中的其中一根才被收回,收藏于佛罗伦萨科学史博物馆里,而脊椎则一直保存在伽利略任教多年的帕多瓦大学。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毁坏伽利略的遗体,这个谜团过了很久才逐渐清晰起来。原来,当时那位变态的崇拜者是一位意大利侯爵,他将伽利略的手指和牙齿保存在一个罐子里偷偷顺了出去。两根手指分别来自伽利略右手的拇指和中指,连同那一颗牙齿,后来被侯爵的后代收藏,并代代相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代人不知道罐子里装的是何物,竟将其随便卖掉,这才暴露了当年的真相。

被展览的伽利略手指

虽然有人声称在1905年时,曾看到过装有伽利略手指和牙齿的罐子,但这之后,再也没能追查到半点消息。直到100多年后,装有伽利略手指的罐子才在一场拍卖会上重新现身,被一位私人收藏家购买。当时谁都不知道那就是伽利略的遗骨,这名私人收藏家将其带到科学史博物馆,想查明罐内到底是什么东西,才被验明正身。直到现在,他的这些遗骸仍被作为藏品被博物馆展出。想想当个名人也是很不容易了,死后遗体还要遭到这样的摧残。

爱迪生的最后一口气:是创意,还是友谊?

在美国密歇根州迪尔伯恩的亨利福特创新博物馆里,有一个专门为爱迪生设置的橱窗,里面摆放着他的塑像和一些私人物品。最令人瞩目的,是一根密封的试管,因为这里面装的是爱迪生最后一口气。

爱迪生的最后一口气

虽然在中国,常常用咽不下最后一口气,形容死不瞑目,但爱迪生的这口气,据说是为了一段深厚的友谊而留的。这段故事,还得从爱迪生的好友,福特汽车的创始人亨利福特说起。

爱迪生(左)和福特(右)

亨利福特比爱迪生小16岁,他小时候通过报纸了解到爱迪生的事迹后,就开始了追星之路。终于在1896年,33岁的福特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偶像,爱迪生对福特的汽车也大为赞赏。两人惺惺相惜,共同语言颇多,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开始了持续一生的友谊。不仅要买相邻的房子,他们还经常一起和其他美国名人去野营。甚至当爱迪生年老需要坐轮椅时,福特也买了一辆轮椅,以便能陪爱迪生进行轮椅比赛。爱迪生也曾经说过:“对于亨利福特,言语不足以表达我的感受,只有一个词能完整的代表——他是我的朋友。”

1931年10月,爱迪生临终前,在床边摆放着很多试管。他在每个试管中吹出一口气后,要求医生用石蜡封闭,并将其中一个送给了亨利福特。这就是福特博物馆里那根试管的来历。

不过这一举动也有N种说法:有人说这是爱迪生的遗愿,也有人说是福特嘱托爱迪生的儿子查尔斯所为。这到底是一种创意妙想,还是什么迷信仪式?估计只有已经去世的爱迪生才知道了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