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北盟会编之女真

原标题:三朝北盟会编之女真

《三朝北盟会编》卷三,入《四库全书》之前未修订之版本谓之“女真,古肃慎国也。本名朱理真,番语(删此二字),讹为女真。本高丽朱蒙之遗种(删本高至此八字),或以为黑水靺鞨之(改作部)(有本作后),而渤海之别族,三韩之辰韩,其实皆东夷之小国也(删其实至此八字)。世居混同江之东长白山、鸭绿水之源。名阿术火(笔者注:即按出虎,金之意),取其河之名。又曰阿芝川涞流河(笔者注:后世谓之拉林河,有爽快之意)(删又名至此十八字)阿骨打(改作阿固达)建号,改曰皇帝寨。至亶,改曰会宁府上京。濒海,南邻高丽,西接渤海、铁离,北近室韦”。

据此,也即宋代文献认为女真所在之地是古肃慎之国,认为女真是高句丽或黑水靺鞨之后,属于渤海的别族,三韩之辰韩。渤海是以粟末靺鞨和高句丽为主建立起来的国家,融合而称之“渤海”,故谓之渤海别族应无误。盖宋时,女真亦高句丽与黑水靺鞨之融合所成之民族。其中高句丽有鸟(卵)生之文化。《魏书》云“高句丽者,出於夫馀。自言先祖朱蒙,母河伯女,夫馀王闭於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

至于辰韩,《后汉书》“韩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辰……皆古之辰国也。”、“辰韩,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苦役,适韩国,马韩割东界地与之。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为徒,有似秦语,故或名之为秦韩。”《三国志》“辰韩者,古之辰国也。”、“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入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有似秦人,非但燕、齐之名物也。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余人。今有名之为秦韩者。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国。”

其中“古之辰国”、“秦”皆有鸟(卵)生神话。《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不赘述。

三韩即古朝鲜之属,谓之“古之辰国”。其一箕子走朝鲜必带来殷商文化。殷商有鸟(卵)生神话。《史记·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有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又今人考证“商人以之为海外属地, 并为之命名—辰国。辰是商星,以标示辰国乃殷商王国在海外 (朝鲜半岛 )建立的侯国”,故商败而箕子走之,实际有其文化基础和族群认同。

《古辰国与少昊关系考》认为“东夷的古辰国是深受殷商文化影响的居住在朝鲜半岛的古老部族。称为辰国,或者说辰族,商汤建国之前即已经存在。商亡之后,箕子出走朝鲜半岛,禄父反周失败亦逃往北方,因为是同一种族,故有往依之举。后来的“三韩”就是在古辰国地区发展起来的。在古辰国的区域内,其古族恰恰自称少昊氏的后裔。

后辰韩朴氏建立的新罗有“朴赫居世神话”,描述“传说古代辰韩原有6个村。有一天六村长在阏川河边率老百姓寻求有资格为王的人。于是,他们登高山往下一看,发现杨山下的萝井边有奇气如同闪电,一匹白马下跪作叩头状。跟踪找去,发现一个青紫色的蛋。把蛋打破以后,一个俊美的童子从中而出。沐浴之后,童子全身光彩照人,鸟兽为之起舞,日月分外明亮,起名为赫居世。因为蛋和瓢的模样相近似,赫居世以“朴”(瓢)为姓。”

《三朝北盟会编》撰写之时,满洲尚没有登上历史舞台,而满洲的主体女真,即承袭了黑水靺鞨、高句丽之文化,又东海女真地近“辰韩”,如是多种文化重叠,有三仙女沐浴神鹊朱果始祖神话实属必然。其殷商文化底色,越千年而犹存。

附:尔雅谓“殷、齐,中也”,盖皆“qin”(满语)之一音之转,本义正与中。故孔子云秦“处虽僻,行中正”。待其梦中正而示歿,“殷人两柱间。昨暮予梦坐奠两柱之间,予始殷人也”。初步从语音角度,殷、辰、秦都似从“qin”转,有了中央、中正等内涵,似是同一种文化的延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