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毒死李逵,是秉承大义吗?

原标题:宋江毒死李逵,是秉承大义吗?

行事以义,是中国民间社会尊崇的基本人际交往原则,这一点在江湖好汉中体现得最为突出。可以说,讲义气就成为江湖人士的基本行事要求。《水浒传》中的梁上英雄之间,义不仅是他们人格的基本特征,也是他们共同的行事准则,是英雄之间重要的共同联系纽带。

作为江湖好汉,《水浒传》中的宋江形象身上有着典型而显著的义的特征,这也是他能够深得人心,最终被拥戴为梁山大头领的重要人格品性。义不仅是宋江的突出人格特征,也是其行事的重要指导思想。

《水浒传》中的宋江一出场,就已经名满天下,是江湖人士普遍尊敬的人物,而重要原因就是他讲义气。因而,就此而言,义也是《水浒传》中宋江形象的天然人格。

《水浒传》中的宋江,原本是山东郑城县的押司,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一身武艺,又仗义疏财,专好结识江湖上好汉。特别地提到他获得江湖好汉普遍敬重的原因,就是仗义疏财,挥金似土,济人贫苦,周人之急,扶人之困。因而在江湖人士和普通世人眼中,宋江是及时雨一一一个及时为他人疏困解难的人,是一个肝胆照人的大义士。

刀笔敢欺萧相国,声名不让孟尝君,正是对宋江押司身份和义士人格的概括。

《水浒传》中宋江的信义品格,是作者事先预设的,宋江一出场,何涛在得知押司是宋江后,何涛倒地便拜,久闻大名,无缘不曾拜识,宋江仅仅是一个小吏,而何涛则是州府里的官员,若论二者级别,当宋江拜何涛才是,可知宋江声名之大。而之所以宋江有如此大的名声,原因就在于他的信义品行己经名满天下。

后来宋江投奔柴进之时,柴进闻知宋江的到来,立刻停下手中事务,来不及打理,慌忙跑将出来,和宋江相会在庄上的亭子。随后柴大官人更是拜在地下,口称道:端的想杀柴进。柴进贵为大周皇室的嫡派子孙,能让他对一个小吏的声名如雷贯耳,宋江真的是不同凡响。

而宋江的声名,正是源于其登场时所被赋予的信义品性,“济弱扶倾心慷慨,高明冰月双清。及时甘雨四方称。”

先天拥有信义品性的宋江,除了在江湖之上赢得声名之外,还让武艺平平的宋江,在行走江湖时,屡屡化险为夷。本来要宋江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的张横,在闻知宋江大名后,竟然呆了半晌,做不得声,惊讶之余,懊悔不己,随即拜倒在宋江脚下请罪。

宋江在自江州返回梁山的路上,遇到了剪径的欧鹏等四位好汉,这时宋江及时报知了自己的名字。果然,那四位强盗,听罢立即跪在地上,说道:“俺兄弟四个,只闻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大名,想杀也不能勾见面。”凭借自己在外的名声,宋江再次化险为夷。

宋江是最讲义气之人,他及时雨、呼保义的江湖名号,都是指宋江情义的深重。

宋江一家是当地富户,按照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的理论,宋江不愁温饱,书中写他似乎也文武兼备:“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宋江这样的人,是不满足于基本物质和精神需求的,故而他“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士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金似士!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时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急人之急,扶人之困。”

可以看出,宋江讲求道义,扶危济困,想要的是名声,也确实达到了目的“以此在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的做天上的及时雨一般。能救万物。”

宋江最讲义气的事情莫过于冒着生命危险营救晁盖了,三言两语将何涛稳住,其间快速报知晁盖,若非丢了招文袋,这一切都会不留痕迹,无人知晓。手段极其高明。

宋江讲义气的一大表现就是广散钱财,在江州时,宋江遇到了因赌钱与店家发生争执的李逵,了解情况后,宋江便去身边取出一个十两银子把与李逵,说道: 大哥,你将去赎来用度。宋江的慷慨解囊,让“天生由来太恶粗,江州人号李凶徒”的李逵内心生出一丝波澜,由心底对宋江生出敬意之情。

“只说李逵得了这个银子,寻思道:难得宋江哥哥,又不曾和我深交,便借我十两银子,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只是十两银子,就让李连心甘情愿追随他,日后李逵多次帮宋江解围,甚至最后得知被哥哥宋江灌下了毒酒,也毫无怨言:“李逵见说,亦垂泪道:‘罢,罢,罢。生时服侍哥哥,死了也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宋江散出的钱财,实则是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陪伴在了他的身边。

宋江仗义疏财,能急人之所急。宋江第一次与武松相遇,是在柴进庄上,宋江不慎踢翻了一个火盆,正打在武松脸上,武松大怒,得知是宋江后,三人一处去喝酒,化干戈为玉帛。书中写道:“酒罢,宋江就留武松在西轩下做一处安歇。”不仅仅是宋江和武松一见如故,宋江是个心思极细的人,武松没有住处,只能夜宿于路边,靠着一盆炭火来取暖,宋江成功抓住了武松的所需,无愧于及时雨的名号。

过了数日,宋江将出些银两来,与武松做衣裳。文中没有描写武松的衣着,但从武松当时的境遇来看,宋江也算急人之所急。宋江对武松如此用心,三番两次,便赚得了武松的心,以至宋江送别武松时,武松堕泪可谓情真意切。

宋江的义不仅仅是仗义疏财,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关怀。同样是在江州,宋江于街市上遇到了卖艺为生的薛永,薛永得罪了当地恶霸穆氏兄弟,镇上无人敢给钱。宋江见他惶恐,掠了两遭没人出钱,便教公人取出五两银子来。给钱的时候,还怕伤了薛永的自尊。“宋江叫道:教头,我是个犯罪的人,没甚与你。这五两白银全表薄意,休嫌轻微。”

称自己是罪犯,称对方是教头,首先在人格上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给银子给的也让人舒心,明明是救济的性质,却让薛永感受到了被崇拜的意味。后来,薛永离去,宋江又取一二十两银子与了薛永,相辞了自去。有钱,又会花钱,这样的宋江,那个好汉不喜欢呢?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宋江之义,是待人始终如一,柴进同样被称为当世的孟尝君,养士无数,可是到了梁山却只能坐第十把交椅,这是柴进不及宋江的一个地方。如武松遇到宋江之时,柴进向武松指认宋江,武松假意不信,说道:“他便是真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明着是在夸宋江讲义气,实则是在讽刺柴进待人有头无尾,而宋江待士,真的是武松所说的有头有尾,有始有终。

宋江的义,不仅仅体现在他对普通受苦人的关爱,对梁上兄弟推心置腹的友爱,而且还突出地表现在对降将的态度上。梁山队伍中,有许多好汉是来征讨的朝廷将官。这些原本为朝廷将官的好汉,之所以最终背板朝廷落草为寇,加入梁上聚义,无不是因为宋江的义举。没有朝廷将官被捉,押回山寨,宋江总是为这些降将亲自解缚,然后置酒相待,并说着“若是将军不弃,同以忠义为主”之类的陪话,最终将这些朝廷将官感化。

一方面,宋江有慧眼识英雄的能力,另一方面,宋江也懂得如何抓住这些朝廷军将的心理,将他们心悦诚服地追随自己,加入梁上事业。宋江将义与谋略结合起来,为梁山事业的发展壮大聚集人才。这一点,和另一部名著《三国演义》中刘备相似,不过刘备与宋江还是有差别的,刘备以仁赢得民心,而宋江则是以义赢得人心。

因为义,宋江在江湖上和后来好汉如云的梁山,威望独尊,备受推崇和拥戴,以致许多追随他的梁山英雄,不惜赴死。在宋江临死之前,因为担心李逵在他死后闹事,于是就将李逵招来自己身边,并饮之以毒酒。当李逵知道宋江给他喝的是毒酒之后,不但没有如往常一般爆发火爆脾气,却甘愿随宋江一同赴死。

李逵如此,吴用、花荣也是如此。宋江死后,吴用、花荣得知消息后,双双自缢在宋江墓前。而吴用、花荣追随宋江赴死的原因,也是因为念宋公明恩义难舍,交情难报。

在梁上聚义中,梁上好汉们来自四面八方,出生不同,经历不同,个性千差万别,投奔梁山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如何将这些英雄聚集起来,形成一个集体,无疑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然而,宋江却做到了,且十分成功。考察宋江成功背后的原因,不难发现,义在其中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即使在招安之后,朝廷出于分化瓦解梁上好汉的目的,要将他们全部分开。宋江发誓说:“生死相随,誓不相舍。”道出了宋江能够团结梁山好汉的根本原因。

正是义为纽带,宋江将所有梁山好汉紧密地团结成一个强大的集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宋江就是梁山泊聚义的一面旗帜。正因为有了他,才有了梁山英雄的紧密团结,有了各股义军纷纷归顺的局面,有了三打祝家庄、两赢童贯、三败高俅、攻城夺县、惩恶扬善的一系列胜利。

撰稿/叶兴才【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