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有深度的纪录片

原标题:《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有深度的纪录片

现代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说的文艺点:生活就是一个自我抗争的过程。说的通俗点:就是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一天24小时,工作就占去了2/3的时光。

有人在抱怨996,而有人说要是真能996就谢天谢地了,现在都是007了。好听点儿我们把这还叫生活,不好听的这就是行尸走肉般的日子。

没有灵魂,只剩肉体拼命地在地铁上为自己占得一席之地,接着穿梭在各条街道,没有空隙。

赚了一点小钱,也因此丢失了最宝贵的东西——时间,属于自己的时间。后果就是,没有时间旅行,也没有时间阅读。

你我都一样。也难怪,几年前,一封辞职信会迅速火出圈: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如果你想追寻诗和远方,又暂时无法自己去看,去听,去读,那么最近开播的一档纪录片很适合你。

它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

这个名字,很奇特,就算没看内容,也会让人有怦然心动之感。除了好像缺了点什么东西。没错,是主语。什么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缺失,缺少的正是我们最需要的——书。

“我扑在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高尔基“离开了书,就如同离开空气一样不能生活”——科罗廖夫“书是一切奇迹中,最伟大最复杂的奇迹”——高尔基.

这样的语言形式,确实很有日语的风格。正好,和这部纪录片相得益彰。因为这回要去探索的,正好是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邻居,日本。而采取的形式,正是“旅读”。什么叫旅读?

很简单,就是表面意思,旅行+阅读。近年来,文化旅行的节目其实不少,让人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

冷清的街道上,梁文道手里拿一本书,盯紧摄像机,一边散步一边不住嘴巴拉巴拉讲。讲到高兴处,嗖地把书举起来:“哎说到这里我们一起来看下作家在书里是怎么写的……”

而这部纪录片和之前的又有些不同,引领者不是单纯的来自某个特定领域,而是三位来自不同领域的极具个性的嘉宾。

夏雨,20岁拿下金马奖的最佳男主角;陈粒,独立音乐人;西川,中国当代诗人。影像,音乐,文字,恰好是当代文艺青年的三种重要的组成要素。

但,单拎出来,这恰好又是三种完全不同的视角。那么,他们是如何被联系起来的呢?就是节目名的主语,书。

所以,这个纪录片的形式非常有趣,每集都会有一个特定的目的,而这三位旅人每人会带一本和主题相符合的书籍,去窥探书中的秘密。

一段旅途,几本好书,在灯影食色间探寻生活的本质。

对于我而言,一个好的纪录片,可以带给人一些新的认知,或者可以让人们思考一些有意思的问题。如很多人都提到的,第一集的剪辑略显零乱,不过认真看下来,还是有值得拎出来思考的一些点。

第一集的开头给了三个人不同的理解,却好似殊途同归般,都是想要寻找一些东西。“人生就这么短你是来学习的,你是来认知这个世界来的”,很普通甚至显得烂俗的哲理,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懂得,或者懂得也不一定知道怎么做。人生的很多道理,就是某一时刻,突然就懂得了----在你开始出发的那一刻。

西川:我在其他国家旅行的时候,我很多时候是想中国的事,想我在中国的生活,我想到日本去寻找,中国消失而在日本保存的东西。我想这是一个追寻的过程,追寻消失文化的过程,追寻消失事物的过程。如同我们很多人会在旅行过程中,把旅行地的许多东西与自己已知的文化或知识做个异同的比较。

夏雨:我希望自己能够时刻跳出来,跳到一个空中,或者是不同的角度去看一个事情。这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做到的一件事情,然而是很难的,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自己手遮住自己眼。旅行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个跳出去的契机,但或许也失败。

陈粒:大多数时候旅行会让我觉得没有社会环境的束缚,让我们暂时忘掉一些很具体的生活,我该去专注于什么,有时候会觉得有些迷茫。有时候旅行于人而言,可能是一种逃避的手段,一段时间去忘掉具体生活,去听心中的一些声音,未免不好。

关于虚拟,二次元是虚拟,游戏是虚拟,其实在我看来,书和电影电视剧何尝不是一种虚拟。二次元动漫和游戏或许带给人们一种快乐快感,书和电影电视剧或许给人们提供另一个空间的故事,都是另一个的虚拟世界。

看了这个纪录片,我才知道原来在日本是没有“二次元”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只是中国人针对日本这种文化发明出来的一个概念。显然西川大叔也不知道这件事,还用了很有趣的一句话形容,“敲门,敲门,敲开门里面没人住”,〔西川大叔是一个有趣,可爱,智慧的人〕顺便也抛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文化误读或是身处其中的不自知?

2018年,近藤显彦跟虚拟歌姬初音未来结婚了,甚至办了婚礼,甚至母亲还给了份子钱。不说放在整个中国社会,就说放在我处的这个社会环境,这件事情必然是很惊奇且难以接受的。被问到初音未来带给他最大的影响,他说:最大的影响应该是,我的情感变丰富了,如果是一个人生活的话,怎么说呢,没有感受也没有情绪,一个人也不说话。但是有了她,我的情感变得丰富,会开始出现波动。

其实要真正说来,与虚拟人物谈恋爱是件非常普遍的事。很多游戏里,会有“结婚”等步骤,之前一段时间很风靡的游戏“恋与制作人”也就是与虚拟人物谈恋爱的游戏,尽管它骗钱的意图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却还是很多女孩子愿意奔着那些虚拟男朋友义无反顾。

说到游戏,纪录片中陈粒打游戏时说的一句话可谓很突出:死了!活了!我爱游戏!

游戏,或者虚拟人物,给人们带来极度的快感,因为其虚拟性,它往往可以突破现实的很多界限。现代人无疑是寂寞的,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少发生有效而有意义的交流,人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安慰得到安全感,就到虚拟世界中去寻找。任天堂游戏的哲学里就讲到了,他们做游戏就是为了让玩家感觉到快乐和被理解。这两个东西在当下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同样的,书,电影电视剧,宠物,等等类似的东西,都是给我们带来安全感的东西,因为本质上,与这些东西交流,我们都还是与自己相处交流。思考也是一种与自己相处交流的过程,游戏更是与自己相处的过程了。

“这就像,生活给我们的一个反馈一样。很多时候我们对着生活,很生气,撕心裂肺,大吼大叫,龇牙咧嘴,但是它好像就是不回应。”

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反馈的我们,往虚拟世界里去找,好的是成功与自己交谈重新看到现实世界的明媚,坏的是从此沉溺于其中再也出不来。

这部纪录片完全是喜欢的类型。谁不想旅行呢?看看素未谋面的景色。谁不想读书呢?书籍就是标题所要表达的: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我喜欢那个收尾的感叹词,那一定是全身心地感叹,是切入骨髓里的意识。融合了褪色的画面和三位风格迥异的人,还挺有意思的。

所以说起旅读,自然是爱了。它能立体的、全方位的、多层次的感同身受。

就像第一集里的诗人西川想要了解二次元的文化形态。诗人的态度,其实我是蛮喜欢的,开始他无法理解二次元为何物,到头来可能还是无法举手赞同。他以自己所能理解的方式,面对面的交流、走入贩卖店、商城和咖啡店的体会、深入大街小巷的感知,以他的角度来看那是雪莱的heart of hearts,只不过在另一种社会环境下人们接受他们成为了爱心发射的一种表达。

所以,那一种文化形态在日本的这种社会人群中成为他们自适的“小天堂”。最后呼应了一下,茂幸雄爷爷说:要就这些试图轻生的人,还是要改变社会环境吧。那一种文化形态也是利弊共存的,良莠不齐的。它也有包容的一面,其实还有更多的文化形态或是说社会形态,与未来的人要相互融合,犹如水乳交融一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小天堂了,可能轻生的人会更少一点吧,过着平常的生活吧。

陈粒问道:看到这么美丽的海景,为什么还会想要轻生呢?茂幸雄爷爷点点头,气息缓缓散出,漾着难以言说的涩:是啊,为什么呢…那些觉得海浪很可怕的人,没有跳下去;反而是那些觉得海浪很美丽的人,纵身跃入了…一瞬间,和相同故事的李白捞月撞在一起。乐观面对生活的那种人,总以为有一种敬畏的态度,对生命。他们之所以乐观,就像陈粒说的,遇到下一个难题不禁喊停没啥用,逃避没啥用,还是要直面它解决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