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显圣化金蝉:三藏这个称呼从何而来

原标题:观音显圣化金蝉:三藏这个称呼从何而来

以三藏来指代玄奘,这样的称呼方式在唐代己有端倪,最早出现于晚唐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到明代吴承恩小说《西游记》中,玄奘或是陈玄奘出现的次数己经寥寥可数,三藏开始成为玄奘的指代称呼,并且还有一个姓氏一一唐,即唐三藏,也称作唐僧。

从历史语境下不同文本表现形式对玄奘这一人物形象的称呼变革中,也可窥见不同时代的民间文学创作对于历史人物形象流变的选择,同时也体现出不同时代背景下,大众文化的审美流变。

三藏原为对佛教弟子的尊称,精通经、律、论的法师便被称为三藏法师。《大唐西域记》序言之《尚书左仆射燕国公于志宁制》一篇中有“慈恩道场三藏法师,讳玄奘,俗姓陈氏,其先颖川人也。”

由此可见,玄奘在世时,己被人尊称为三藏法师。从《诗话》开始,题目中己经出现三藏一词,三藏开始用来指代玄奘成为取经人的名号,这一名讳的改变直接影响了后世相关作品。

《诗话》中还提及了三藏的由来,为皇帝所封三藏法师,这与历史中的记载相比己经有了不同的含义,三藏从原本的对于玄奘的尊称变成了一种广泛意义上的称呼。《诗话》是后代所有西游取经故事形成的重要基础,也是玄奘向唐三藏转变的重要节点,并使得三藏这一指代性称呼在民间具有了普遍性。

《诗话》之后,宋代有《西游记平话》,仅存两话,分别存于《永乐大典》和《朴通事谚解》,《朴通事谚解》中对于西行取经的故事有标注道:“三藏俗姓陈,名伟,洛州缑氏县人也,号玄奘法师,贞观三年奉敕往西域,取经六百卷而来,仍呼为三藏法师。”

由此可见,宋朝时期的话本大多也沿用了三藏这一称呼。而唐三藏这一称呼到了元朝则更为寻常,除了吴昌龄的《唐三藏西天取经》,还有院戏本《唐三藏》,二者都直接以唐为姓氏,以三藏为名,忽略了玄奘的法号。

在吴承恩所著的小说《西游记》中,整个取经故事己经改头换面,三藏也彻底取代了玄奘,成为取经故事的主角。作者将整个故事重塑加工,不仅丰富了唐僧的身世,也丰富了御赐三藏称号这一情节,使得唐僧形象更加具有神话色彩。

《西游记》第十二回“唐王秉诚修大会,观音显圣化金蝉”中道出唐僧为金蝉子下凡,身世不俗,也为吃了唐僧肉能长生不老这一关键线索难埋下了伏笔。而对于赐封三藏这一情节,小说《西游记》中有“太宗举爵,又问曰:御弟雅号甚称?玄奘道::贫僧出家人,未敢称号。太宗道: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御弟可指经取号,号作三藏何如?”

此后,便再未出现过玄奘,全文均以唐三藏或是唐僧代替。从《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到小说《西游记》,随着取经故事内容的发展,对于玄奘法师的称呼由本名逐渐转变为指代性的唐三藏或是唐僧,也是玄奘形象由历史原型向通俗文学形象的一个重要改变。

由唐三藏形象诞生,可以看出民间文学对于历史人物在流传过程中的创作选择。古往今来,在文学创作和阅读记忆的过程中,创作者和受众往往更倾向于去传播和接受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有着强烈的主观意向。

某一时代产生的文学不仅仅体现着作家们的创作个性,同时也体现了读者们的需求、趣味和接受能力。因此,这一时期创作的作品或作品集合所显示的不同的特征总是内含了文学接受中的读者群体的某些特征。

受众受主观情感、价值取向等多方面的影响,在阅读时存有期待性心理,这种普遍的心理期待影响了大部分文学作品的创作,导致大部分文学作品在创作时期,都是为了迎合当时读者的心理需求而存在。

在审美经验的主要视野中,接受一篇本文的心理过程,绝不仅仅是一种只凭主观印象的任意罗列,而是……一个相应的、不断建立和改编视野的过程,也决定着个别本文与形成流派的后续诸本文之间的关系。

由此可见,读者的期待性、选择性和审美倾向在文学作品的创作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重要。这也是在历史语境中不同的文本表现形式下,玄奘这一形象由历史人物逐渐转变为神话人物的关键原因之一。

除了上述原因,“好奇心”作为我国古代文学创作者创作时普遍的审美心态,同时也是广大读者在阅读时的审美选择,直接影响了当时的文学创作。世俗好怪喜新、读者喜爱传奇志异,对于过往历史中有着神秘色彩的人物有一探究竟的欲望,不仅带来了文学创作的全新理念,也带了不同于既定历史的全新人物。

简而言之,作者本人的好奇审美,受众的猎奇心理和对传奇的向往,带动了古代文学作品中神话故事的发展,这也是玄奘这一人物形象形象在历史语境的嬗变中,由一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变成了具有神话色彩的大唐和尚唐三藏的根本原因所在。

撰稿/婧绮【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