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鹤麟:我的老师拉姆斯菲尔德

原标题:程鹤麟:我的老师拉姆斯菲尔德

(上图:2003年4月9日,美军攻进巴格达市中心,拽倒萨达姆的雕像。)

2003320日,美英联军打响了伊拉克战争,415日他们就拿下了伊拉克全境。随即,伊拉克全境的打砸抢烧此起彼伏。对此,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笑着说出他这辈子的那句名言:“这就是自由。自由是混乱的。自由的人有自由出错、犯罪和做坏事。(打砸抢烧之类)是伊拉克人在享受重新获得的自由。”

(上图:2003年美国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

当时程老汉定居香港还不到3年,看着自由而彬彬有礼的香港,觉得拉姆斯菲尔德好荒唐,曾撰文怒批。住香港久了以后,看到香港每隔几年就发作一次的民主自由大混乱,发现拉姆斯菲尔德那些话道出了自由的真相,就真想叫他一声“拉老师”。

目前的香港,像极了20034月的伊拉克:妨碍机场运作、妨碍地铁运作、堵路堵隧道、禁锢、搜身、捆绑手脚、群殴暴打他人……一片混乱。

民主,在最近的两个多月里,一再用它残暴的表像揭示它残暴的本质。政府稍微有点Hold不住,民主便会穷凶极恶;政府若是龟缩,民主便会扩张。

虽然程老汉愿意认拉姆斯菲尔德为师,但拉老师其实没当过老师,有关民主自由的论述少之又少,像2003年那样的精辟论述只是那么昙花一现。好在这方面的老师多如牛毛,他们的论述互相矛盾甚至尖锐冲突。程老汉就只拣那些称心的论述来学习。

(上图:古斯塔夫.勒庞和他的名著《乌合之众》。

120多年前,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的名著《乌合之众》“正合孤意”,程老汉在这里引用一两句吧:“群体会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有多少群体为了自己根本不理解的思想观念和只言词组英勇赴死!”“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约束的一面。”

(上图:2019年8月13日的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离境大堂。)

比如,香港人都有这个常识,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名义干扰机场的正常运作。但是就在812日、13日,连续两天都有大量人群涌到机场,以民主的名义干扰机场的正常运作,直接导致机场要停飞大量航班。若不是香港机管局向法院申请到临时禁制令,机场的混乱且不知道何时能够结束。

(上图: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

1971年,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内,进行了一项实验,研究人类对囚禁的反应以及囚禁对监狱中权威和被监管者行为的影响。实验中,被指定作为监管者的那些人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凶恶和狠毒。津巴多指出,好人变成了坏人时,那些“坏人”并不认为自己成了坏人,他们要么认为受害者罪有应得,要么认为自己只是采用了恶的手段来实现其正当的目的,用目的的合理性为自己采取的手段辩护——虐囚的士兵是为了获取反恐所需的情报,恐怖分子是为了民族解放,在他们的同仁眼里他们也是道德英雄。

所以,不要做梦,既要民可以做主,又要大家彬彬有礼、社会有条不紊。这是不可能的任务。人人都说了算,当然是人人都说了不算。

程老汉一向对民主不以为然,但也不会跟他们公开作对,因为公开作对等于找打。7月26日香港机场就上演过这一幕,一个看上去比程老汉还要老的老汉,被一群民主小将追着骂着,老汉的西装后背上被不知哪个小将贴了张纸标语......看着那一幕,程老汉就觉得自己穿越时空蓦地回到50年前的中国内地。香港机场那群小将,跟50年前的中国红卫兵完全没有传承关系,却能如此酷似惟妙惟肖,说明民主是人类本能,可以无师自通。

所以,程老汉的办法是回避他们惹不起就躲呗。并且,在民主发作的日子里,程老汉会自主提高生活的成本预算。

比如,813日,约好了上午10点到观塘见朋友。从我家到目的地本来只要80几分钟,但程老汉提前两小时就出门了,因为头天晚上听说民主悍将们又要到地铁站去瘫痪地铁。没想到,那天,说好的瘫痪地铁没了。结果是,程老汉用了80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正常得令人发指。虽然朋友没到,但程老汉满心愉悦地在观塘街上瞎逛。虽然浪费了30几分钟,但比起被堵在地铁里简直是幸福极了对不对?程老汉为此诚挚感谢民主的不堵之恩

813日,在香港机场的一位女外国旅客(白种人)对香港的记者说,她理解并支持占领机场的示威者,但最好不要用这种方式。拜托啦,你都理解并支持了,干嘛又唧唧歪歪呢?你好应该当场拿出钱包捐赠给他们的,你更应该留下来跟他们并肩战斗。那才叫“理解并支持”啊大姐!又想立民主牌坊,又要做民主婊子,哪有那么好的事啊!

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200多年前,法国的罗兰夫人如是说。

(上图:罗兰夫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