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不良率抬升 14家净利润下滑

原标题:六成不良率抬升 14家净利润下滑

行业洗牌持续,一些小贷公司日子并不好过。随着新三板挂牌企业半年报陆续披露,部分小贷公司上半年经营业绩浮出水面。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8月25日,已有24家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披露了2019年半年报,其中14家净利润下滑,15家不良率上升。

因“坏账”而陷入亏损泥潭的鑫庄农贷、棒杰小贷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下滑156.4%、234.87%。

与此同时,多家公司“各显神通”只为业绩扭亏,天秦股份通过炒股“挣钱”,上半年净利润增幅高达213.9%。此外,阳光小贷上半年净利润增幅高达1451.11%。

24家小贷公司中,有六成公司不良率上升。综观全行业,今年上半年有336家小贷公司退出,这与2018年全年的退出数量仅相差82家。

“在整体经济下行、金融承压的情况下,无论是贷款总量下降,还是不良率上升,包括退出,都是正常现象。”中国小微信贷业务创新合作联盟发起人、著名小微信贷专家嵇少峰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必须加快制定“上位法”。目前小贷公司试点已有十多年,尚无正式的政策和文件、法规进行规制。不过“不宜进行过度管制”。

受计提贷款损失等拖累

14家公司净利润下滑“小贷公司数量众多,在经营业绩上分化比较大。”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说,“以对公贷款尤其是区域性对公贷款为主的小贷公司,受实体经济下行尤其是区域经济分化拖累,经营层面遇到转型困难,这类小贷公司多由传统企业发起,且多发端于2015年之前。”

已披露2019年半年报的24家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分散在江苏、浙江、安徽、黑龙江等省份,多数放款对象为区域内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户,也有部分小贷公司获得互联网小贷业务资格。

记者不完全梳理发现,14家小贷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下滑,有9家小贷公司将原因归结为计提贷款损失、发生逾期贷款等,有3家公司提到了贷款利率下滑。

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42.59%的正新农贷,上半年合计取得净利润约795.65万元,和上年同期965.43万元相比下滑了17.59%。在其利润起落背后,计提贷款损失准备是关键因素之一。

针对上述情况,正新农贷解释称,上半年公司贷不良贷款余额为1323.5万元,较2018年6月30日的322.77万元增长310.04%,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较2018年6月30日增长417.17万元。而第一季度净利润增长时,正新农贷资产减值损失为133万元,较上期减少120.83万元。

另一家公司鑫庄农贷未能挽回一季度净利润、营业收入双双下滑态势。半年报显示,鑫庄农贷实现营业收入2045.61万元,同比微降0.11%,取得净利润-251.47万元,和上年同期的427.64万元相比减少了158.80%。今年第一季度鑫庄农贷的营业收入、净利润降幅分别为10.62%、156.40%。

鑫庄农贷在半年报中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受贷款资产质量下降而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所致。半年报披露,鑫庄农贷“贷款损失准备”期初余额约为7267.49万元,期末则升至约9291.79万元。

和正新农贷、鑫庄农贷类似,因计提贷款损失、发生逾期贷款等原因面临净利润下滑的小贷公司还有7家,分别是晶都农贷、恒沣农贷、广顺小贷、棒杰小贷、广盛小贷、龙腾农贷、国鑫农贷,对应的净利润增减幅度依次为-49.24%、-51.06%、-90.43%、-234.87%、-3.69%、-48.04%、-44.32%。

除上述原因外,“放款利率下调”让3家小贷公司净利润受影响。上半年,文广农贷、天元小贷、诚信小贷的净利润和上年同期相比增幅分别为-27.39%、-3.67%、-6.73%。

此外,兆丰小贷、东方贷款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微降1.98%、1.41%。

调利率、炒股挣钱

为盈利“各显神通”

上半年净利润上涨的10家小贷公司中,有一些小贷公司因为逾期贷款收回而迎来利润上涨。黔中泉小贷上半年净利润为2697.59万元,同比增长75.06%,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增幅。黔中泉小贷解释称,净利润变化是收入上升所致。收回2016年-2018年逾期利息1064.47万元、暂收款项的及时处理使收入较上年增加1602万元。

“利润较2018年同期有一定上涨,主要原因是公司收回了不良贷款。”恒晟农贷在半年报中透露,其间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下滑1.76%至1446.93万元,但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上涨13.89%,为960.79万元。

和恒晟农贷相似,中祥和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略降0.24%,但净利润同比上涨52.01%,达到383.32万元。中祥和称,主要原因在于资产减值损失比上年同期下降223.8万元。此外,受收回坏账等因素影响,宝利小贷上半年营业成本大幅下降,净利润同比上升83.10%至575.97万元。

有2家小贷公司的净利润上涨得益于利率上调。营业收入的增加,使得鸿丰小贷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5.07%。对此,鸿丰小贷称,贷款规模比上年增加、贷款利率较上年上调引起贷款利息收入增加。而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59%的鑫鑫农贷,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上涨了0.61%。鑫鑫农贷提到,平均贷款利率由去年的8.53%上升到8.76%。

不过,从其他小贷公司披露的平均贷款情况来看,鑫鑫农贷的利率尚属较低。晶都农贷上半年发放贷款的最高年利率为19%,最低年利率为5.4%,平均年化利率为15.09%。广顺小贷上半年发放贷款的平均年利率为13.31%,中祥和本年贷款平均利率为9.97%。而天秦股份上半年单笔贷款年化利率最低为6%,最高为17.39%。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小贷公司通过炒股获益,如天秦股份和银信农贷,两者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增幅分别达213.9%、40.08%。此外,信源小贷、阳光小贷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对应增幅为0.33%、1451.11%。

对于持牌小贷公司面临的盈利压力和业绩分化,嵇少峰认为,小贷公司作为信贷机构或者可以称次级信贷机构,在整体经济下行、金融承压的情况下,无论是贷款总量下降,还是不良率上升,包括退出,都是正常现象。“目前小贷公司的政策面压力也比较大,监管成本远远超过应承受的代价。”

六成公司不良率上升

有公司减少信用贷比例

净利润下跌背后,不少小贷公司都面临不良贷款率高企的现状。已披露半年报的24家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中,有15家不良率同比上升。

从不良率上升幅度来看,广顺小贷今年上半年的不良贷款率为31.45%,上年同期为0%。棒杰小贷不良贷款率由上年同期的11.49%,升至今年上半年的37.55%。鑫庄农贷的不良贷款率则由上年同期的21.01%,涨到上半年末的26.24%。这三家公司的不良贷款率在目前24家公司中居于高位。

天元小贷、恒晟农贷、鑫鑫农贷等8家公司上半年实现不良贷款率同比收缩,晶都农贷则与上年同期持平。

小贷公司目前的不良率变动是否需要引起重视?在嵇少峰看来,小贷公司不良率很难通过外部的因素进行干预。如果国家相关部门能给一些政策优惠,例如税收减免当然更好,但是目前很难。

为了应对不良率压力,除了加强贷款流程的管理,也有一些小贷公司主动减少信用贷款比例,或者通过中间业务寻求利润增长点。文广农贷、恒晟农贷、银信农贷、恒沣农贷、宝利小贷等多家江苏境内小贷公司的半年报透露,其都在报告期内开展“开鑫贷”业务。

恒晟农贷介绍称,“开鑫贷”是由国开行与金农公司发起设立、将“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借贷服务平台。小贷公司作为“线下”合作机构,通过推荐借款项目,进行现场调研,并提供增信增级,帮助出借人减小风险,获得担保收入。

面对利率市场化风险,文广农贷在半年报中提到,通过逐步开展“开鑫贷”“小微助贷”等中间业务,逐步降低贷款利息收入在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扩大公司经营规模,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不过,也有公司如恒沣农贷因市场经济环境缩减开鑫贷等担保业务的规模。

嵇少峰说,“小贷公司做直贷也好,做助贷也好,其实本身承担的风险是一样的。如果部分小贷公司能组织比较好的、优质的标准化资产,借用助贷的资金、渠道,相应的资本回报率当然更好。总体来说,现在小贷公司资金成本还比较高,想形成规模化资产不容易。”

上半年336家退出

专家建议尽快出“上位法”

在利润压力等行业问题面前,小贷公司规模持续下降。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797家,2019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减少336家,贷款余额9241亿元,上半年减少304亿元。而整个2018年全国小额贷款公司减少418家,贷款余额减少190亿元。小贷公司规模缩减似乎有加速态势。

在嵇少峰看来,小贷公司规模下降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部分小贷公司的经营状况持续下滑,不良率上升,导致经营困难,然后退出市场。还有一种是资本方面或者是股东方面对整个行业不看好,对目前的状态感觉压力比较大,所以采取退出措施。

对于促进小贷行业的健康发展,嵇少峰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必须加快制定“上位法”,目前小贷公司试点已有十多年,尚无正式的政策和文件、法规进行规制,导致行业发展受到很多阻力。

2008年,原银监会、央行《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大量民间资本涌入,小额贷款公司(小贷公司)经历了一轮快速生长期。出台与之相适应的市场发展和监管规则,也被提上议事日程。

近年来,政策层的举动也为小贷监管规则的问世埋下诸多伏笔。2015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旨在规范小贷公司及没有明确监督管理部门的其他非存款类放贷组织。2017年底,现金贷迎来规范整顿,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曾在一场论坛上表示,下一步监管部门正在考虑修订此前运行多年的小贷公司监管规则。2019年1月18日,央行召开的2019年金融法治工作会议指出,加快推动《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等履职相关重点立法。银保监会4月底公布的2019年规章立法工作计划中,制定《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也在其中。

嵇少峰建议,小额贷款公司利用自有资金或者适度地借用一些金融机构或者资本市场的资金来进行放贷的,风险外溢性非常低,所以不宜对小贷公司进行过度管制。否则,其高企的监管成本必然会转化成放贷成本和管理成本,这方面需要引起监管部门重视。

(下转B07版)

“利润大滑坡”

棒杰小贷净利降234.87%

2012年成立的棒杰小贷,“面世”三年后便登陆了“新三板”。在义乌市的小额信贷市场,棒杰小贷探索出自己的一套模式。

按照棒杰小贷的介绍,目前针对100万元以上的贷款业务主要为维护存量的业务,100万元以下的贷款业务重点针对有稳定收入来源的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员工等循环授信、随借随还的信用业务以及虽有资产抵押但不符合银行贷款标准的客户,不断向下、向小、向农延伸。

半年报显示,报告期末,棒杰小贷各项贷款余额约1.7亿元,较年初增加22.7%。本期棒杰小贷贷款累放1.33亿元,较上年减少5085.05万元。棒杰小贷称,贷款规模以维护存量、稳健新增、压缩不良为主,报告期收回以前年度不良贷款本息215.35万元。

不过,相较于2018年上半年约288.7万元的净利润,棒杰小贷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大跌234.87%,跌幅为已披露24家新三板小贷公司之最。棒杰小贷也同比由盈转亏,上半年亏损389.38万元。

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棒杰小贷在财报中说明,主要原因为本年度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因为执行新会计准则,棒杰小贷上年同期列入资产减值损失的项目,在2019年上半年以“信用减值损失”列报。具体来看,上半年棒杰小贷计提信用减值损失867.34万元,上年同期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为36.61万元。棒杰小贷称,主要原因是信贷资产质量下降,由此根据五级分类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

棒杰小贷上半年的不良贷款率高达37.55%。虽然较2018年末的62.37%已经大幅下滑,但是和2018年上半年末的11.49%同比,不良贷款率仍处于高位。对于亏损和不良率上升的应对措施,新京报记者8月26日致电棒杰小贷董秘并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在半年报“风险与价值”一栏中,棒杰小贷提到,报告期内义乌市地区个体工商户、农户的经营模式基本没有发生变化。随着互联网+业务的进一步推广,公司主打营销对象发生变化,通过支付宝生活号开展线上贷款申请模式,大力营销优质客户,简化手续。棒杰小贷还介绍,其已开展线上贷款申请模式;尽早防范不良贷款的发生,微调主打营销对象,向公务员、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单位等群体倾斜。

“不良率飞升”

广顺小贷不良率由上年同期0%升至31.45%

和棒杰小贷一样,广顺小贷的不良贷款率也处于高位。

半年报显示,这家成立近10年的黑龙江小贷公司期间营收和净利润双降,净利润下降幅度为90.43%。对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广顺小贷在报告中列明,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发生了6255万元的逾期贷款。

按照发放贷款及垫款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情况,截至2019年6月30日,广顺小贷正常类贷款和次级类贷款的账面金额分别约为2.24亿元、1.03亿元,占比对应为68.55%、31.45%。和2018年末的数据相比,次级类贷款账面金额占比在提升,彼时仅为12.81%。上半年,两者的贷款损失准备合计为326.05万元。

资料显示,广顺小贷发放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建筑装修业,分别占贷款的42.31%、13.49%。广顺小贷称,2019年上半年受国内经济大环境影响,信贷业务量萎缩,上半年贷款发放902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8.04%;上半年贷款收回7635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2.13%。

面对净利润持续下滑和不良贷款率攀升,广顺小贷会采取哪些应对措施?新京报记者8月26日按照半年报披露的邮箱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广顺小贷在2019年半年报中称,公司在加强贷后管理的基础上,逐步降低信用贷款的占比。

报告期内,发放贷款余额中信用贷款占比为1.17%,与上年度相比下降1.44%。

另外,广顺小贷营业范围载明的票据贴现业务、资产转让业务和代理业务、以自有资金投资业务、对外提供担保业务和企业财务顾问业务未实际开展,目前营业收入全部来源于发放贷款的利息收入,业务模式较为单一。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广顺小贷称会陆续开展金融办批准的其他业务,提高公司的利润增长点。

“最会赚钱”

“炒股”挣422.79万,天秦股份盈利跑赢同行

在上半年净利润上涨的小贷公司中,天秦股份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天秦股份全称为天长市秦栏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9月2日取得滁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报告期内,天秦股份取得营业收入约1079.24万元,同比增长150.65%,实现净利润850.66万元,同比提升213.9%。

天秦股份将净利润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归于,本期抛售二级市场股票投资收益增加了422.79万元,增长了313.37%,且本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比上期减少241.04万元,减少95.01%。

通过子公司在二级市场股票投资,天秦股份根据股票市场行情波动处置股票,最终在上半年取得投资收益557.71万元。

天秦股份在股票市场揽金背后,缘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职业经历与券商、基金有关。资料显示,天秦股份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为张敏,女,1988年出生,曾就职于上海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信证券研究部(上海),历任上海浦东英发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天长市秦栏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现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职。

股权信息显示,张敏现持有天秦股份1000万股,占总股本的10%,其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安徽英发现持有天秦股份3400万股,占总股本的34%,其弟张杰现持有天秦股份400万股,占总股本的4%。上述3人合计控制公司48%表决权。2014年9月,安徽英发和张杰均已签署《关于委托张敏行使股东表决权的授权书》,将股东表决权委托张敏行使,因此,张敏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新京报记者 陈鹏

chenpeng@xjbnews.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