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汉同源词之鸿鹄知诸侯

原标题:满汉同源词之鸿鹄知诸侯

汉高祖刘邦有《鸿鹄歌》传世谓之“鸿鹄高飞,一举千里”。《陈涉世家》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西北有高楼》“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可知两汉之时“鸿鹄”早为熟语。《后汉书》有“水禽鸿鹄”,将之置于水禽之首。

《太平御览·羽族部》收录了“鸿”和“鹄”两个条目,整理了自两汉以来的观点,鸿鹄、鸿、鹄、鸿雁、黄鹄,其内涵交织在一起,谓之白羽天鹅和大雁之类(大雁、天鹅同属)。因为飞的高且是候鸟,迁徙千里,故隐喻为有志者。

满语中也有“konggoro ”一词,今意为黄色的,也指代“黄杓雁”。konggoro ”与“黄杓”、“黄鹄”、“鸿鹄”等词似有音转之疑,其始或同源kong词根和声音、水流有关,“goro”词根有远、偏僻之内涵)。未知。

“雁”类,满语谓之“niongniyaha” ,独立成词时谓之“鹅”。前边冠以“bigan (野-关联的)“alintu (山-关联的)之类的词为形容,表示不同的大雁。“niongniyaha ”似可急转为“鸿雁”,也隐喻为“有志者(niongnio)。 (“niong”这个词根和“翅膀”、“飞翔”有关联、“niyaha”与崽子、嫩芽等有关联)

对比观察,仅从语义相通,语音互转的角度观察,汉语与满语在关于“雁(鹅)”这类动物的名称存在着同源性。“鸿鹄之志”非仅汉语有这种思维,满语也有,这种语言的同源性,可能在汉之先就已经发生了。

举例西汉时代的《方言》第一条“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齐宋之间谓之哲。”当时的“知道”这个内含的词汇,在不同地域有不同的发音(文字),语音差距而且非常大。其中“哲”与满语的“je”发音一致,内涵一致。“je”也即“嗻”,应答之意后为卑微者对上级之应答,就有知道了、晓得了的内涵。可见满语“je”与河南、山东等地的“哲”,存在着语义相通,语音互转的同源之疑。(该知条目,与满语都有对词,后将著文详述)

此外,还发现“诸侯”一词,和“猪”、“猴”的图腾崇拜之说,可能没有关系,而和“水(河流)”有关系。诸侯一词在古汉语世界里,也是连读出现的,代表着王畿之外的附属之国,一般解释为“诸多的侯国 ”,然而诸侯国并非一致都是侯爵-侯国。而满语对应词是“golo”,本义是“河床、河流”、地方、行省” 等意,明显的可知“行省”一意是后发展起来的内涵。但“golo”河流的内涵是古义,“golo”音译一般为“郭勒”,但其音转也为“诸侯”,符合古人以“水”分族的传统,指代王畿以外的“水(族群)”、其他流域的人,进而引申为“地方”即中央以外的区域。可见汉语与满语两者的交集时间,远比想象的清代要早的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