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发现新史料:他觉得康有为围园杀后计划太简单

原标题:日本发现新史料:他觉得康有为围园杀后计划太简单

戊戌变法,在以慈禧和荣禄为首的守旧势力干预下,百日之后就草草收场。清政府后来给康有为等定罪之时,有一条是说康梁等人“谋围颐和园,劫制皇太后,大逆不道,意图谋反。”

关于这一说法,其实当时许多亲历者都有很多的记载。但是问题在于这些记载互相之间有许多矛盾之处,无论是维新派还是太后的一方,都是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说话,很让人怀疑这些记载的真实性。又因为这一说法是在太过于戏剧性,往往是各种评书故事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题材,经过几十年的演绎,街头巷尾之间,充满了各种说法和传闻。但是最近在日本外务省发现的一批档案,对于揭示这一问题的真相具有非常大的帮助,我们对这一事件进行一个简要的梳理。

1898年9月28日,也就是农历的戊戌年。清政府将谭嗣同、杨深秀、刘光第等人处决,是为戊戌六君子血洒菜市口。第二天,清朝政府就以光绪皇帝的名义发布谕旨:

主事康有为为首倡邪说,惑世诬民……包藏祸心,潜图不轨,前日竟有纠约乱党,谋围颐和园,劫制皇太后,陷害朕躬之事,幸经察觉,立破奸谋。

经此官方的谕旨,首次将康有为等人围捕慈禧的意图公布天下。后来有历史学家分析到,因为传统中国对于法的使用并不是很严格,尤其是在牵涉到宫廷斗争中,就单凭一些“惑世诬民”、“离经叛道”等词语,完全可以宣判康有为、谭嗣同等人的死刑。但是这一份谕旨当中特别突出维新派要“劫制皇太后”,由此说明此事并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作为维新派首领的康有为对于此事一直都是否认的态度,并且强调这是袁世凯的反间计。1908年,光绪和慈禧先后去世,光绪的弟弟载沣以摄政王的名义总理军国大政。此事仍然还流亡在日本的康有为意识到这是一次翻身的机会,没有了慈禧的阻碍,作为光绪的弟弟,康有为认为载沣必定对于戊戌变法时出卖光绪的袁世凯施加报复,于是他立即撰写了《上摄政王书》,里面提到:

戊戌春夏之交,先帝发愤于中国之积弱,强邻之侵凌,毅然维新变法以易天下······自逆臣袁世凯无端造出谋围颐和园一语,阴行离间,遂使两宫之间常有介介,而后此事变遂日出而不穷,先帝所以倍历奸险以迄今日,实维此之故。

康有为在这里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光绪(此事已经成了先帝)励志维新变法,奈何被奸臣袁世凯挑拨关系,编造出“谋围颐和园”的谎言,从而使得慈禧与光绪之间失去了信任,进而导致变法失败,光绪皇帝备受磨难。其潜台词当然很明显,摄政王你作为光绪的弟弟难道不应该为皇兄报仇吗?

但是康有为的这段话事实上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当谭嗣同连夜将维新派的计划和光绪皇帝的谕旨告诉他,袁世凯确实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最后他为了自保,选择将这一计划告诉自己的上司,慈禧的亲信荣禄。但是问题在于,袁世凯为自保,只要将维新派的计划和盘托出即可,却反而要编造捕杀慈禧的谣言呢?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政治事件,牵扯到清朝最高的权力核心,因为一旦查出是谣言,不管慈禧还是光绪,也不管两人的关系如何,袁世凯必死无疑。善于算计的袁世凯不会这么幼稚。

与康有为的态度相反,袁世凯公开向世人说出维新派要联合他“谋围颐和园”的经过。他后来回忆写下《戊戌日记》,里面有记载谭嗣同深夜来访的内容,大意如下:

谭嗣同拿出一草稿,是光绪的朱笔信,里面说荣禄谋划废立光绪,大逆不道。现在向袁世凯出示此亲笔谕旨,令其带兵赶往天津,立即将荣禄就地正法。然后代替荣禄直隶总督的职位,布告荣禄的大罪,并立即入京,一般人围颐和园,一般人守住紫禁城,如此大事可定。袁世凯看完之后惊恐不已,然后问谭嗣同说“围颐和园欲何为”?谭云:不除此老朽,国不能保。此事在我,公不必问!

颐和园的老朽除了慈禧别无他人。

袁世凯在《戊戌日记》里承认他向荣禄告密了。他写这份日记的愿意是要说出真相,让事实明白。但是袁世凯老奸巨猾,他的话不能完全相信,需要用其他的材料来印证。

维新期间,与康有为关系密切,同为维新派的王照,与康梁等人一起狼狈前往日本。后来他和日本首相犬养毅谈话时,回忆当时:梁启超、谭嗣同于初三夜往见袁,劝其围太后,袁不允。值得一提的是,谭嗣同等人游说袁世凯时,王照的任务是到天津游说另外一位新军统领聂士成。可见其在维新派的地位很重要,因此他的话是有根据的。

晚清民国时在政坛上很有影响力的许世英当时还是一个小小的刑部主稿。事变之后,他听到当时满城疯传的“围园”之事,立即向还在世的刘光第询问事情真相,而刘的回答是“确曾有此一议”。这是许世英晚年时写的回忆录,那时他在台湾颐养天年,完全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最有说服力的一份证据就是一份从日本发现的资料,毕永年写的《诡谋直纪》。他是湖南会党的领袖,思想较为激进,而且是谭嗣同的至交。戊戌前夕,毕永年到北京,由谭介绍给康有为。根据他的记载,当时康梁等人的计划就是袁世凯等派兵包围颐和园之后,由会武艺的毕永年率领兵士对慈禧动手。

但是毕永年对这一计划有质疑,他觉得康有为的策划太过于简单,尤其是他们准备联合袁世凯,他一开始就觉得计划就会失败,同时劝诫谭嗣同也赶紧逃离北京,没有必要为此做出牺牲,但是谭不肯,决定拼死一搏。毕永年无奈之下连夜出城,第二天清廷就下了通缉令。后来他和康有为的矛盾逐渐加深,转向革命。在和日本人平山周进行反清活动时,将这一事件写成《诡谋直纪》,直到近些时候才发现。这为后人了解康有为等人密谋围捕慈禧的活动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材料。

撰稿/素白【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