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神来之笔,“大猪蹄子”乾隆背信弃义,惨遭盗墓毁尸

原标题:金庸小说神来之笔,“大猪蹄子”乾隆背信弃义,惨遭盗墓毁尸

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中,乾隆帝对陈家洛赌咒发誓:

【陈家洛道:“倘若你不是诚心竭力把满洲鞑子赶出关外,那怎么样?”乾隆想了一想,道:“要是这样,就算我生前荣华无比,我死后陵墓给人发掘,尸骨为后人碎裂。”帝皇图的是万世不拔之基,陵寝不保,自是极重的誓言了。】

书末又在《后记》记述了历史事实:

乾隆帝死后,所葬陵墓称为“裕陵”。一九二八年五月,孙殿英部以火药爆开乾隆帝及慈禧太后陵墓,搜获大批宝物而去,乾隆帝遗体全遭损毁。【幸将高宗(乾隆帝)元首及后妃颅骨,全行觅得,其四体百骸,则十不存五。】(《於役东陵日记》,七月十六日记)

乾隆帝(爱新觉罗·弘历)被掘墓毁尸

作为一个当代小说家,在生平第一部作品中,就狠狠幽默了在位期间大兴“文字狱”的“十全天子”一把,着实可称神来之笔!

清朝入关后,以“小族凌大国”的满清统治者,为加强思想控制,压制人口占多数的汉族民族反抗,不惜罗织文网,制造了多起“文字狱”大案。如康熙朝的《明史》案,《南山集》案,雍正朝的“维民所止”案,“清风不识字”案等。

到熟读汉文化的乾隆帝继位后,他更是望文生义、捕风捉影,将“文字狱”规模发展到历史上登峰造极的地步。

清高宗乾隆帝:爱新觉罗·弘历

除却汉族文人语带双关的讽喻,如“明朝期振翮,一举去清都”“举杯忽见明天子,且把壶儿抛半边”“夺朱非正色,异种也称王”之类皆遭灭门惨祸外,更多则是各种牵强附会,曲解辞章,

甚至到了只因为乾隆帝年满七十时自称过“古稀”,因此连退休官员自称"古稀老人"都是“大不敬”而斩首的地步,(“古稀案”)

甚至连一部文人的《忆鸣诗集》都可以被认为是“鸣”与“明”谐音,忆念明朝,图谋不轨,被乾隆帝御笔痛骂“丧尽天良,灭绝天理”。(“《忆鸣诗》案”)

乾隆帝还专门惩治那些查办“敏感书籍、诗文”不得力、对人犯从轻发落的地方官僚,轻则罢官,重则赐死,被抄家杀头不计其数。因此官员们愈加防微杜渐,对当时文人的诗词文字,有杀错无放过。据统计,乾隆帝制造“文字狱”130多起,远超之前历朝历代之和。

哪怕是无限美化乾隆帝,把他塑造成一个慈祥和蔼“皇阿玛”的热播电视剧《还珠格格》,女主人公“小燕子",也是因为“文字狱”而被乾隆帝害得家破人亡,足可见乾隆帝的文字狱,已经成为中国清朝历史不可磨灭的印记,让后世作者读之也心有余悸,笔端不经意就流露过来。

电视剧《还珠格格》:乾隆帝

乾隆帝又令和珅、纪晓岚等编修《四库全书》,禁毁书籍高达3100种,15万部以上,占《四库全书总目》收录书目的三分之一,是以「清之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

在《四库全书》编撰过程中,以纪昀纪晓岚为代表的清朝官方文人,秉承乾隆帝意旨,大肆删改所谓“字义触碍者”,将满清之前书籍的“胡虏“”夷狄“之类字样尽可能删减。甚至连李白《胡无人》、岳飞《满江红》这些古人著名诗句,都被大加篡改。

李白之《胡无人》改为《塞下曲》,【胡之肠,涉胡血,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旁。胡无人,汉道昌。】,被改成【壮士投戈同歃血。策名丹霄上,扬威紫塞傍。武功成,汉道昌。】

岳飞之《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被改成了【壮志肯忘飞食肉,笑谈欲洒盈腔血。】

幸喜黑暗腐朽的满清王朝终究灭亡,否则我们后人再不能看到李太白岳武穆的传世经典,不知悉其本意,纵是在吃糠喝稀的所谓"康乾盛世"下苟延残喘,也不过是一群坐稳奴隶的可怜人了。

对乾隆帝的“文字狱”和《四库全书》,鲁迅先生的评价入骨三分:

【文字狱不过是消极的一方面,积极的一面,则如钦定四库全书,于汉人的著作,无不加以取舍,所取的书,凡有涉及金元之处者,又大加以修改,作为定本。现在不说别的,单看雍正乾隆两朝的对于中国人著作的手段,就足够令人惊心动魄。全毁、抽毁、剜去之类也且不说,最阴险的是删改了古书的内容。】【乾隆朝纂修《四库全书》,是许多人颂为一代之盛业的,但他们却不但捣乱了古书的格式,还修改了古人的文章;不但藏之内廷,还颁之文风较盛之处,使天下士子阅读,永不会觉得我们中国的作者里面,也曾经有过很有骨气的人。】——鲁迅《病后杂谈之余》

这种种桩桩的文字狱,持续百余年时间,杀尽了所有怀恋前朝、不忿满清统治的声音,更杀得举国文士胆战心惊,只敢埋首于完全脱离社会现实的古文分辩论证中,把精力投身到繁琐的义理、训诂考据里,即所谓“争治诂训音声,瓜剖釽析”,“锢天下聪明智慧使尽出于无用之一途”的乾嘉学派,众多学者,尽成寻章摘句之老雕虫。

这也必然导致了整个中国的文化思想禁锢、科技发展停滞,远远落后于正在近代化飞速发展的欧美列国。

公元1776年,乔治·华盛顿、杰斐逊、富兰克林等人,起草发布《独立宣言》,美国独立运动开启;

公元1789年,法国大革命,《人权宣言》发布。

波澜壮阔的时代脉搏,此起彼伏的风云涌动,两座人类文明史的不朽丰碑相继发表,而同一个地球上的神州大地,却在乾隆帝的治下,万马齐喑,一片死寂。

乾隆帝除了在众多价值连城的卷轴书画上胡乱盖章,在各地名胜古迹到处题写他那些拙劣不堪的歪诗谬论外,更自撰了许多诸如《御批历代通鉴辑览》之类的“御制文章”,自以为“可非一世之书,可万世之法”,要替子孙后人定下一切法度规矩,不使逾越。

就连乾隆帝提前让位给他儿子嘉庆帝,也只是一场沽名钓誉、妄自比拟尧舜的“内禅”闹剧,其实直到死前仍然攥紧大权不肯放松。

结果是他尸骨未寒,刚死没几天,因形同傀儡而潜藏深深不满的嘉庆帝,就迫不及待处死了他最信重的大臣和珅,连“子三年无改父之道”的古训也顾不得了。

乾隆帝死后不过百余年,满清王朝覆灭,爱新觉罗·弘历的坟墓被开,尸骨被掘,其人生前穷奢极欲,死后碎尸裂骨,为天下笑,正可谓此酋生前支使一干文娼,歪曲我华夏历史、篡改我华夏经典、毁灭我华夏文华的报应!

如按金庸先生书中剧情,连韦公小宝都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誓不能乱发,要玩把“柳江之上”之类的文字把戏,“十全老人”清纯帝却自以为圣天子六龙护驾,看看,应验了吧?

——天理循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快哉快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