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旁雍措等朝阳: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原标题:玛旁雍措等朝阳: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因为河已经不是原来的河,人也不是原来的人了。

——赫拉克利特

我独自一人,在凌晨爬到玛旁雍措西面的一座小山,等待着日出来临。

星空依旧璀璨,穿过漆黑的湖面,远方的雪山在星光下,隐约可见。

周遭万籁俱寂,只有耳边传来风掠过湖面的声音,一种久违的情绪从全身骨头渗透出来,逐渐弥漫全身,又复归心间。

这种感觉不是孤独,也不是寂寞。

孤独也好,寂寞也罢,那总还有一种真实感存在,起码自己还是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这种发自骨髓的感觉,让我的灵魂仿佛离开了身躯,整个世界瞬间之间变得虚幻一般,不复存在。

当我传唤对已往事物的记忆,

出庭于那馨香的默想的公堂,

我不禁为命中许多缺陷叹息,

带着旧恨,重新哭蹉跎的时光。

——莎士比亚

要想证明自身的存在,一个在于当下,一个在于过往。

未来,不可知。

当下的感觉似乎最是真切,所谓活在当下。

然而那过往的记忆,却是让人充满怀疑,若记忆是虚假的,那我还是我吗?

有时喝多了,朋友聊起那些路上对酒当歌的往事,那些意气风发的理想,和姑娘聊起路上那些欢乐默契傻逼的日子,和同事聊起熬夜通宵改功能上线,他们说:“你喝多了吧,我们年轻时哪有这样激情放肆。”

我不知道,是他们忘记了,还是我的记忆出现了混乱。

或者干脆是我从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穿越过来,只是占据了这具身体。

掌控过去的人也掌控着未来,而掌控着当下的人则掌控了过去。

——乔治·奥威尔

这句话出自奥威尔的小说《1984》,一般指的是社会和政府的控制。

那些控制了当下局势的社会阶层可以通过篡改历史从而改变未来社会的发展。

某种程度上,这句话,也适用于个人。

儿童的世界是最无畏的,因为没有记忆的羁绊。

成人的世界,各种复杂的记忆充斥心间,懊恼、悔恨、自卑、恐惧、自大、狂妄……

人通过记忆,给自己打造了一座安全的笼牢,把当下的我困在其中,禁锢了自己的未来,所谓“死于30,葬于80”。

奥威尔的这句话,揭示了一个原理,人可以通过当下的认知,对记忆进行“重构”,或许,便能打破那所记忆的笼牢,从而让自己的未来,重新具备更多的可能性。

通过这种在当下对过去记忆进行“重构”,我似乎可以重新定义无数个“我”,如果这种可能性存在,那谁才是真正的我,在这记忆的重重迷雾之中,是否存在一个不曾被尘世污染,心灵通透的我,或是人生就是要通过不断对记忆进行重构,直到那不可知的死亡来临,才能让某个“我”诞生,去进行下一段不可知的旅程。

人生这座迷宫,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2019年相关线路报名】

2019|川藏+青藏16天大环线拼车招募

有一种超酷的人生,叫做骑行独库公路|2019报名中!

报名中!2019青海湖环湖骑行,我们再次启程

报名中!【可可西里】5-10月茶卡盐湖-水上雅丹-南八仙-翡翠湖-察尔汗盐湖-可可西里-昆仑山-青海湖7日野性探索之旅!

2019报名中!穿越珠穆朗玛,去阿里

报名中!2019尼泊尔ABC徒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