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看老戏骨演戏真的特别舒服

原标题:《老酒馆》看老戏骨演戏真的特别舒服

从清末到民国,再到战乱年代,《老酒馆》以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连为背景,讲述了民国时期闯关东出来的义气男儿陈怀海带着兄弟们在大连好汉街开了家山东老酒馆,他们在这里谋生计、释大义,上演了一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传奇大戏,小小的一家老酒馆,却聚集了社会的百态人生,承装了时代的动荡变迁。

“二两酒品百味人,一段情感天动地。”在战火纷飞的动荡年代,一家老酒馆,有着不同的来喝酒的人,从清代的遗老遗少,到军阀,到日本军官,从达官显贵到乞讨老人,形形色色的人物在这里出现,展现出时代的变迁中不同的人性与命运。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一段故事,相较于以往的年代剧,《老酒馆》底蕴厚重,又有野趣横生的诙谐浪漫,金牌编剧高满堂将严肃的题材写出了情趣,尤其是剧中陈怀海与谷三妹,小晴天三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令人捧腹。

由刘江执导,高满堂编剧,陈宝国、秦海璐、刘桦、冯雷、王晓晨、程煜、冯恩鹤等主演的年代大剧《老酒馆》开播,不同于以往的年代剧《老酒馆》处处扣人心弦,抓人眼球,从第一集开头的老子打儿子拉开序幕,闯关东的汉子们一刀切开荆条的狠辣劲儿,从细节处展现出闯关东出来的汉子们的魄力,服装上也有精心的设计,从留洋回来的大学生穿西装,贺老爷子的传统服装,再到闯关东的陈怀海御寒的毛皮大衣,充满质感也足够吸引。

酒是中华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高兴的时候来一杯酒,伤心的时候也来一杯酒,因为我们的文化是内敛、含蓄的,我们无法做出那种我爱你直白的表达,但是我们说不出的感情都在一杯酒里,我们喜欢用酒来招待客人,喜欢用酒来传达情绪,一壶酒一个故事,一叠花生一段人生。人在喝酒的时候,是心里最脆弱的,防备心最低的时候,一杯杯啤酒入口,便能轻易地直击内心深处。

近年来号称“品质之作”的剧集有很多,但是真正能够让观众眼前一亮的却少之又少。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一部优秀的作品需要具备的特质实在太多,剧本质量、演员演技、台词、画面质感、构图、色调...这些都是一部影视作品能否全面获得观众喜爱的重要因素。而在看过《老酒馆》之后,心中瞬间就有了一个评价好剧的标准。毕竟如果非要去挑它的毛病无外乎从上述的几点入手,但《老酒馆》在这些问题上确实无懈可击。

说到演员的表演和台词问题,就不得不提这部剧的阵容了。在《老酒馆》中,就连只有几集戏份的客串演员都是获得了“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牛犇老师这种级别的。陈宝国、秦海璐、冯雷、程煜等主要演员暂且不论,石兆棋、巩汉林、方清平、刘亚津、姬他、张晞临...这些名字也足以说明《老酒馆》演员的水准了。有了这些实力派坐镇,《老酒馆》根本不存在演员演技和台词不佳等问题。

在剧情上,高满堂编剧本身就是品质的保障。而他在创作过程中也以史为鉴,尽量将整体的故事变得更具时代特征。例如婉容的出场、日本移民者的涌现和战场面的描写全都体现了这一点。而作为实现主义题材的年代巨制,故事的真实性和主角的大格局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在剧中,陈怀海与儿女之间的矛盾、老蘑菇的“叛变”、陈怀海与谷三妹细水长流的感情,无不体现着生活的真实。而陈怀海不拘小节慷慨助人,国难当前鼓励女儿和谷三妹投身革命事业的行为也彰显着他的家国情怀和超大的格局。可以说,《老酒馆》在剧情上同样无可挑剔。

此外,区别于部分影视作品存在的画面质感不高、色调单一、运镜简单等问题,《老酒馆》在细节处下足功夫,并且勇于创新。通过大量运动镜头的使用和严谨的构图理念提升了整体的画面质感,让观众在观剧的同时不断有新的收获。

看过《老酒馆》之后,不禁要感慨它的高品质和独创性,希望《老酒馆》可以被更多人喜爱,主创团队可以佳作不断。

业界一致认为,该剧是金牌编剧高满堂的“压箱底”之作。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主角陈怀海的原型是高满堂先生的父亲。从前,他的父亲就是在大连的兴隆街上开酒馆的。高满堂从小耳闻目染的是街上的吵杂和酒馆里的热闹。同一条街上还有烧饼铺、酱肉铺、药铺和点心铺。大连人的酒馆就像北京人的茶馆,宴请宾客、交友聚会、煮酒谈心、日常联络,都在酒馆里。因此,高满堂对弘扬传统酒馆文化和塑造陈怀海的人物形象一样有感情。

高满堂将剧本由1928写到1949年,是有其深意的。那时,正值满清覆灭之后,新中国建立之前的一段时间,正是中华儿女为反抗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的年代。作为时代剧,酒馆虽小,却承载了那一代人命运的波折。高满堂想说的是,每一个穿梭于历史中的小人物,都曾是铮铮铁骨的好汉,都为民族大义尽过一份力。

陈怀海,就是剧中大连街上小人物的一个代表。从他的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了中华民族的热情、善良、机敏、忠诚,还看到了一个重情重义的民族形象缩影。

1905年,日本关东军占领大连,改沙俄命名的“达里尼”为大连。闯关东来的陈怀海初到的大连,尚在日本的铁蹄之下。他先在关东山挖老山参攒了些钱。却不幸地,遭受了妻离子散的厄运。他不得不领着关东山的几个哥们儿,来到大连,一边开酒馆,一连寻找家人。

虽然准备充足,但陈怀海等人还是没想到,推开酒馆门就看见一具尸体躺在屋子中央。接下来,就有人出来劝阻他们莫报官。正在陈怀海几个人一愁莫展的时候,老警察找上门来,寻问案情。

“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闯关东的人大抵都有一个这样的性格。

陈怀海作为几个人的主心骨,向来胆大心细,遇事不慌。粗广豪迈的外表下,隐藏着细如发丝的心。他早就看出了尸体的破绽,但无奈不知老警察的诡计。于是,陈怀海上演了一出“开水浇尸”的好戏。滚热的开水端上来,麻袋装的尸体扔在地上,浇还是不浇?老警察犯难了。最后,他不得不妥协,依照陈怀海的想法行事,承认这一局败了。

几番较量,陈怀海对大连街上的险境心知肚明。众人都劝他还回关东山挖,这样的地方开酒馆不吉利。陈怀海却不然。他觉得这个地方不是邪性,是戏!以后一定能把酒馆开得热热闹闹的。

坚毅与果敢,的确是陈怀海身上的两个较为突出的性格特点。

陈怀海不仅对自己的生意有度量,对来喝酒的客人也仁义。剧中有牛犇老先生饰演的老二两,那真是酒仙一样的人。他在老酒馆开业时提出,每天让陈怀海准备二两酒,自己带菜,无需座位,站着喝即可。陈怀海满口答应。进门都是客,陈老板怎么能嫌弃老二两这样的人呢?陈怀海的生意经,就是客人无贵贱,海纳百川迎客来。这也是我们传统文化里提倡的敞开胸怀、包容兼听的真实写照。

除了客人,对于竞争对手,陈怀海也有自己的处世之道。这部剧的第一个镜头,是老警察骑着高头大马巡街,而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贺义堂,正被他爹贺小辫儿拿着一根马鞭追打。原因很简单,贺义堂领了一个日本媳妇回来。气得他爹寻死觅活,上吊吃药地折腾个没完。就在陈怀海的老酒馆开业当天,贺义堂的日本料理店也开张了。还特地请来日本歌舞伎人又唱又跳。惹得老酒馆里的小伙计都伸头向外瞧。

见此情景,陈怀海还乐呵呵地劝小伙计说,出去看看无妨,对门开张多热闹!在陈怀海的心里,大连街上家家店铺都兴旺了,大连街才能兴旺,他的老酒馆才能兴旺!

一部大剧,点燃了中华民族酒文化的灯火;一个人物,寄托了中华儿女爱国的情怀。一杯酒,越喝越有。一份情,越喝越浓。《老酒馆》,不仅深化了中华酒文化的豪情,也诠释了中华民族的情义深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