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国漫寒冬吗?怎么对漫画阅读平台一出手就是9个亿?

原标题:不是国漫寒冬吗?怎么对漫画阅读平台一出手就是9个亿?

8月27号,腾讯在“国漫寒冬”里给快看漫画砸了1.25亿美元。

事实上尽管动漫业每年都喊冷,但头部的在线漫画阅读平台在过去4年一直没断过粮。

从2015至今,快看每年都能拿到一笔大额投资,至今已超过25亿元。

这里有公司本身的价值,也有资本对新时期的在线漫画阅读行业的看好。

五年融资25亿

快看漫画在2014年12月创立,赶的是移动阅读+二次元的风口,这个概念在2015年初换来了红杉和字节跳动的300万美元投资。

快看漫画融资记录

之后4年,因为IP和泛娱乐兴起,快看和其他在线漫画阅读平台一样,在发行职能之外讲生态,讲作者、作品孵化,以及IP运营和垂直的,年轻人的社区。

这使在线阅读平台有了“平台”的样子,也有了作为内容出口之外的内容、创作者和社区资源,这些都能换钱。

目前,快看的总用户量已过2亿,月活用户数过4000万,其中 00 后占比过半,他们的日均使用时间在30-45分钟之间。

内容方面,快看所有作品数超过3000,合作作者数超过3000。据骨朵国漫统计,2018年全网最热的20部漫画中,有17部为快看独家作品,在头部内容生产上,快看有肉眼可见的强势。

这种强势换来了独角兽般的估值,以及腾讯在寒冬里,为数不多的大额投资。

据创始人、CEO陈安妮透露,本次投资后,创始人团队持股比例仍是最高,公司也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但和腾讯的合作频次和深度将有所提高。

接下来,公司主要集中资源干三件事:

1.加大内容投入,孵化创作者和新IP

2.在漫画阅读、发行之外,针对00后做社区,做UGC

3.加产品研发、人力资源投入,通过 AI、大数据等技术,提高内容创作和分发能力

提高分发效率基础上,把住创作源头和最年轻的用户,是快看的求生之道,也是整个在线漫画阅读行业的。

不断粮的在线漫画阅读市场

在线漫画阅读平台可能是过去几年整个动漫产业里最“不惨”的领域。

据艾瑞咨询数据,2018年中国的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近3.5亿,在线动漫用户规模也有2亿多,其中漫画用户占比过半。

这些用户可能因为口味儿差异对某些题材的作品不感兴趣,但只要看漫画,就都需要一个在线阅读平台,这是1亿多漫画用户的刚需。

据有饭研究统计,在2018年,国内月活用户数过50万的在线漫画阅读平台一共有19家

2018年国内在线漫画阅读平台月活排名

其中快看排名第一,约4552万,之后是腾讯动漫的1379万和微博动漫的1087万,其他的月活都在1000万以下。

除腾讯动漫、微博动漫一类有母公司掏钱的,包括看漫画、第一弹、网易漫画、有妖气漫画在内10个平台都在2017、2018年拿到过大额融资,并且达到收支平衡。

目前,这些阅读平台的变现方式都以IP授权、会员付费、广告为主,但各自吸引用户和保持活跃、盈利能力的侧重点不同。

比如前三里,腾讯动漫是典型的IP驱动平台,签约漫画作品1400多部(2019年最新数据),其中《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都是独家签约作品。目前主要发展付费阅读业务,同时靠腾讯在游戏、影视方面的体系资源进行各种拓展。

相比之下,微博动漫就没有那么多独家内容和泛娱乐拓展,但去年月活仅次于快看和腾讯动漫,走的是社交路线。以社区为基础,吸收大量短篇UGC条漫,保障供给和需求匹配度更高,也更快。

同样走这条路的还有哔哩哔哩漫画,主要依托B站“日均用户使用时长75分钟,中国最活跃的二次元社区”再做UGC和同人文化、泛娱乐等等,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事实证明,IP驱动和社区驱动,这两条路都能走通,但都不够。所以快看用了IP+社区驱动的组合方式。

据陈安妮透露,目前快看漫画评论区经常会出现评论过万的情况,未来公司将以技术支持,做内容主页和社区的融合,同时做更多00后喜爱的活动以达到运营目的。

这种社区化将会帮助快看漫画再次放大商业价值和用户价值,比如已经在做的电商、影视化等等。

这也是腾讯在已布局多个漫画平台之后,依旧看好漫画阅读平台、找快看强强联合的原因。

问题和对策

从用户数据和融资来看,头部在线漫画阅读平台是可以活着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活得好。

从2016到2019,动漫产业内的投资事件数量和金额一直在下滑,2019年前8个月的撒钱次数和总额还不到2018年的三分之一,整体继续下滑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近5年动漫产业投资趋势(IT桔子数据)

另一方面,从2018年下旬开始,“漫画平台发不出稿费”、大制作国漫扑街的消息频发,包括腾讯动漫等头部平台都曾身陷其中。

之后,《猫妖的诱惑》动画引起粉丝骂战、夏天岛版权旧账一系列国漫的负面话题都引起过高热度的风波。

这些事件告诉我们,漫画产业或者说漫画平台已经可以是一个受大众关注的领域,但在复兴、繁荣之前,还至少有创作者生态、平台变现能力这两个槛儿要踢。

其中创作者生态,指创作者的培养、扶植和利益保障,主要为解决内容生产力的问题,是赚钱的绝对前提,大多数时候听上去只是砸钱的事,但其实远不如此。

漫漫漫画创始人水阑瑟称,2018年是漫画平台的一个转折点。

因为前几年资本的大量涌入导致的内容成本虚高已经得到缓解,一方面,平台开始回归理性,向付费阅读转型,提高整体的品质标准;另一方面,创作者也开始拥抱付费作品,从原来投稿、延期领钱的方式转向更深度的合作制度,比如作品分成、IP改编分成等。

这种改变淘汰了一部分伪创作者,但留下的成熟作者的产能远跟不上市场需求

和网文不同,漫画,尤其是长篇漫画的创作者不仅要有文学剧本的创作能力,也要有美术、镜头语言等创作能力。一个漫画作者从入行到成熟的成长周期,会远高于一个网文作者,而资本、技术的力量无法缩短这个过程。

所以漫画平台能做的,只能是提供环境、资金、经纪服务和发行机会,尽可能地帮新一批创作者减少一些成长障碍。

比如小明太极的动漫小镇一类,是做线下业态的聚合,提供免费办公环境、教育、补助和资源对接服务;翻翻的新星杯、快看条漫大赛和快看School一类,是做新人漫画教育和比赛,通过成熟作者指导和奖金激励培养新人;腾讯动漫和快看漫画的创作者分成计划是直接绑定商业化,做品质和收入激励;快看的经纪服务和翻翻的作家经济是提供经纪服务,做作家的个人品牌和定制的IP运营等。

这些措施其实并不算新,但已经取得一些效果。比如陈安妮透露称目前小部分创作者虽然还不太好过,但头部创作者“年收入过百万”已经不再罕见。

在产能之上,才是变现方式的拓展。

据艾瑞咨询数据,在2018年,中国在线漫画阅读收入主要还以广告为主,占比过40%,付费和授权收入正在逐年扩大。

艾瑞咨询数据

相比85、90后用户,00后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对数字娱乐内容有着更高的付费意愿和更好的习惯,但考虑到各平台内容资源分配已经固化,新热门作品的培育周期又长,付费阅读和授权部分的增长将不会是爆发性的,平台还需要继续尝试新的变现途径。

比如包括快看、腾讯动漫、B站都在尝试的电商和游戏联运,官方说法均是“已取得较大增长”,也都依靠腾讯、快看所看好的IP孵化和社区运营。

据有饭研究统计,目前月活能保持在50万以上的19家在线漫画阅读平台绝大部分在2014-2016年成立,最近的是2018年初波洞星球,也是有腾讯打底,做区别于传统阅读平台的社区产品才能出现。

而从2017年至今成立的21个(不完全统计)在线漫画阅读平台中,还没有任何一个获得融资,且MAU超过10万。

在腾讯投资快看之后,排名前19的漫画平台里按资本结构算,腾讯加持的有3个,小明太极4个,MAU占比过70%。

在线阅读虽是刚需,但创作者、内容、资本已成格局,再难有新的入局者,而在第一、第二和B站有了资本合作之后,内容和社区资源的集中形成的能量还会扩大头部平台的引力,继续吸收其他平台资源和份额。

这时候,头部厂商已经可以去讲更大更规范的行业故事,而在群雄割据、混战年代结束后,马太效应留给小厂的篇幅已经不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