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化天使”的柔道色彩

原标题:“白化天使”的柔道色彩

新华社天津8月30日电(记者张宇琪)一记完美的过肩摔,场下瞬间沸腾。在天津举办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盲人柔道于29日落下帷幕。在当日盲人柔道男子73公斤以下无差别级比赛项目上,第一回合比拼,28岁的吴璞琪只用了十几秒便初战告捷。

赛场上的吴璞琪很抢眼,因为他进攻快速,技巧高超,也因为他肤色和发色都是雪白,与深蓝色柔道服反衬鲜明。

因为先天患有白化病,“两只眼睛视力都低于0.1,也怕强光。”来自山西队的吴璞琪说。虽然在场上看不清对手的动作和招式,但他凭借良好的跤感,过硬的技巧和体能,经过几轮角逐,最终摘获73公斤以下无差别级盲人柔道金牌,这是他本届残运会的第二枚金牌。

近日,在天津举行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中,来自天津25所高等院校的7500名志愿者为大赛提供服务。图为盲人柔道比赛赛场志愿者在颁奖仪式上引导获奖选手入场(8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岳月伟摄

走下赛场稍事休息后,他在休息室的电视转播前,使劲儿眯着眼睛,和队友一起关注着场上的比赛。在他的身边,还有几位肤色如同他一样的选手。

“这次我们共有17名队员来参赛,是所有省市中参赛人数最多的。其中有7个孩子像璞琪一样患有白化病,视力很差。”山西队的教练王存才说。

在这些孩子中间,吴璞琪是王存才的骄傲,他在2011年和2015年的残运会上也曾摘得金牌。从14岁参加柔道训练,这一路走来,没人知道背后的艰辛,要经过多少次的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站起来……十几年的坚持已经记不清被摔在柔道垫上多少次,没法知道流了多少汗,也许只有他因无数次过肩摔而微微变形的左肩记得他的努力。

“一开始学习总是特别难的,教练要手把手一点点教。但是练习柔道,能让我找到自信,实现自我价值,找到柔道带给我的快乐,感受到别人对我的尊重。”吴璞琪说,心里有这个信念,就要一直努力下去。

回忆起还未进到柔道队的日子,因为特殊的外表,曾经有孩子孤立他、排斥他,不愿意和他玩,也曾经在学校的拔河比赛中被临时劝阻上场。

因为视力不好,他都一直坐在教室前排。“但是黑板上的字还总是看不清,老师若是写板书,我就站在老师旁边,老师写到哪里,我跟着看到哪里。”吴璞琪依旧笑着说着这些故事。

8月26日,全国第十届残运会盲人柔道比赛在位于天津的中国民航大学体育馆举行,首次参加全国残运会的20岁小将刘奕代表山西队参加女子52公斤级的比赛。刘奕(左)准备上场比赛,队友王平帮她放松。新华社记者岳月伟 摄

但是自从穿上了柔道服,吴璞琪找到了让自己变强的方式。他仍然记得第一次在残运会上走上领奖台时,场下掌声雷鸣的瞬间,“当时觉得自己努力真的值得。”吴璞琪说。

在本届盲人柔道项目中,山西队共摘得3枚金牌4枚银牌5枚铜牌,奖牌总数位列前茅。“这帮孩子们取得这样的成绩太不容易了,他们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太多努力。”王存才说,尤其是这帮特殊的白皮肤的孩子们,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指导。

19岁的马金鑫是王存才最为心疼的一个孩子。“前三个月刚来训练队的时候,十分内向,给他讲解动作,他也不多说话,就只是用‘嗯’‘啊’来回应。”王存才说,马金鑫是个不太自信的孩子,走起路来微微耸着肩膀,低着脑袋。

本届比赛马金鑫也捧回了一枚奖牌——男子66公斤级银牌,如今的他比以前开朗了不少,不管是教练还是队员都叫他“小马哥”。“大家因为我年纪小,都很关照我,慢慢地我就爱说话啦。”马金鑫说。

说话间王存才叫了一声“平姐”,一个将白色长发扎成马尾的小女孩跑了过来,“我们‘平姐’特活泼,这个月20号刚满18岁,我之前带她去美国比赛,还要做她的‘监护人’。” 王存才笑着说。

这是一群追逐梦想的“白化天使”,上帝虽然拿走了他们的颜色,但是他们依然在赛场上用奋勇拼搏的精神,争金夺银的气魄书写自己五彩的体育人生。

文字编辑:树文

新媒体编辑:实习生王任远

签发:梁金雄

版权归新华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