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文治主义登峰造极,却伴随着君主专制绝对化和民族性格斯文化

原标题:宋朝文治主义登峰造极,却伴随着君主专制绝对化和民族性格斯文化

导读:宋亡三忠, 除张世杰系小校出身的职业军人外, 文天祥、陆秀夫固均科举甲人, 文天祥且是第一名进士及第的状元, 其余死事国家也多是读圣贤书的士大夫。相反, 南宋朝臣降仕元廷者却同样非少,文天祥之弟文璧便是,临安陷落后追击流亡南宋朝廷的元朝大将张弘范, 又正是立场与之针锋相对的张世杰从兄弟。事元朝世祖, 以书、画、诗文、理财之术见长的赵孟頫,更系宋朝皇族身份。

宋初戏剧性上演杯酒释兵权的一幕,结束武人专横局面, 回复汉族中国统一与重建中央集权制时, 所替代便是以各等文官考试意味的科举为通道, 庶民直结天子关系的新形态。而近代中国的君主专制政治展现,起点便置诸宋朝诸制度的建设与发展。

杯酒释兵权:赵匡胤给武将颁发腐败许可证

军事制度的强干弱枝而又权力分散, 系宋朝一大特色, 但也是回复中央集权时的共同特色。另一共同特色, 文治主义下军事方面的文官优位体制尤堪注目:

———出征由文臣统率军人的原则建立, 仁宗时对西北西夏战争期间, 总司令范仲淹韩琦均当时有名的政治家, 系其著例。

———枢密院长官枢密使或知院事的任命, 也以文臣为主。仁宗时名将狄青任枢密使, 以文臣间流言, 指其得士卒之心, “人情颇疑” 而罢职。另一例狄青之前, 同系仁宗时代的武人枢密使王德用, 且以其貌似太祖为具危险性而被排斥。

———唐朝文选吏部主之, 武选兵部主之的制度, 宋朝已全变, 兵部无人事权, 止掌武举、仪仗、器械等事, 无论文、武官的任用、考绩、升迁, 概由吏部统一掌理, 又是配合枢密院取代为最高军政机关地位,文官优位的坚实基石。

如上政治准则下, 军人士气无由激励已可估测,禁军理论上固必较厢军精锐, 结局仍以来源相同素质从不稳定而与厢军合流。宋朝立国百年的仁宗末嘉祐年间, 已有言官沉痛指出“比岁筹募禁军, 多小弱不胜铠甲”。靖康之初, 召募益急, 多市井亡赖操瓢行乞之人。宋朝规定募兵的退伍年龄足六十一岁, 平时已多老弱残兵有事时增募又多无斗志的社会渣滓与蠢虫弱兵乃为必然国家兵数愈养愈多, 而仍难抗外侮, 也为必然。

"面涅将军"狄青:从士兵逆袭成枢密使,最终受排挤抑郁而死

人才参与政府的通道, 汉朝由乡举里选, 魏晋六朝乃九品中正之制, 隋唐系门荫与科举双轨, 宋朝已以科举为常态采用的方法, 而由明、清蹈袭未变质以前的汉朝选举, 向被历史界赞美符合平民政治的公开、公平原则。宋朝终结武人割据支配体系,文治主义为动力的中央集权政治再展开时, 文官制度的出发点则科举用人, 然而, 便以科举与选举的差别, 宋朝平民政治已视汉朝异质

天子以文治统御天下的治道基调, 科举选拔人才方法出自通过考试, 考试无由依德行衡量, 技术上得凭比较而认定录取标准的,惟一又是文理或文词,跻身科举途径乃限制以知书能文为条件。但是,第一,必须行有余力始得学文;第二,读书教养人非一蹴可以育成, 于是读书事实上向专业化发展,且便以志愿参与政治为前提, 却也因此排斥了“耕”无暇与无力“读” 绝大多数平民于科举用人门外。知识分子文化人自战国以来便谓之“”, 印刷术发达, 出版业普及为社会背景的宋朝, 而固定为“” 的准备者称谓, 通已仕与准备者合称, 则是“士大夫”。

科举原便是隋唐君主压制门阀世族的手段。到了宋朝“” 本质上已系君所扶植, 而与君主权力相结合。待收拾世族余势的最后清理完成, 绝对性君主专制政治自宋朝建立, 与科举密着的“士”的历史新形态, 乃告鲜明确立, 一方面恃其修己、治人的学问, 发挥君主专制的细胞机能;一方面以其天子天下统御协力者姿态, 受天子分予富贵享受。殿试制度化, 非只形式上固定取代吏部的第二次考试意义, 也以理论上天子亲自决定成绩天子门生意味而授官, 最是表现亲密关系的恩惠

殿试现场

宋朝开国八十年左右的十一世纪中第四代仁宗治世, 无论于科举或士的历史, 都是划时代的。宋朝科举的代表性科目进士科年平均录取人数, 自太祖时九名, 太宗时一跃而五十名, 真宗时七十八名,仁宗时再向百十三名之数猛升。庆历(仁宗年号) 士风树立了今日印象中中国士大夫的典范

庆历士风兴起, 内涵的意义, 等于一项新“士” 成形大改革运动, 所谓庆历改革。擎大旗的主导者范仲淹, 读书应举便“以天下为己任”, 其“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名言流传千古, 士大夫奉为立身处世准绳。从入仕与旧势力搏斗而登位宰相的过程中, 这位士风先驱与领袖人物卓然屹立,建立政治人格独立意见发表自由人事公开政策公正的风范, 欧阳修等同调唱和, 天下翕然景附, 蔚为风潮。

确认知识教养, 筑成于儒家经典为中心的经世济民实用性体系教学, 其实践, 又具有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阶梯。所以, 正学必须便是道德教育, 士的激励忠、孝、节、义而建立政治责任, 以自觉的、自发的个人道德诚心第一义国家秩序基础也须是道德秩序起点的诚心

范仲淹

渔家傲·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

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

将军白发征夫泪。

于此, 师道乃决然重要,仁宗时由范仲淹引荐白衣召对的大儒胡瑗, “既居太学, 其徒益众, 太学至不能容, 取旁官舍处之。礼部所得士, 瑗弟子十常居四五”, 德隆望重名师影响之巨足征, “明体达用” 的士大夫教育大目标, 也便由胡瑗提出。师与弟子关系, 因之也提升与君臣关系、父子关系相等, 而“天、地, 君、亲、师” 名分论的伦常观念成立。新意识下士的构成诸要素, 乃可归纳为:

人伦主义→名分论

国家主义→正统论

现世主义→实践论

而其修、齐、治、平志向与伦理、名份的约束, 又铸定“” 自甘于佐理而非统御的本质。

庆历士风动力对中国文化不可磨灭的贡献, 带动了巨大思想新潮的完成,儒家哲学登入最高境界。自《宋元学案》开卷第一人胡瑗先导意味的学风,周敦颐、张载、二程, 下逮南宋朱, 约150年间, 新儒学理学性理学的哲学思潮澎湃, 深渊广博的思辨体系予先行文化以全面的新展开, 为中国学术大放光明。相对应的意义, 也建立了庆历士风所肇始, 近代中国近一千年士大夫学问的理论基盘

宋太祖雪夜访赵普

宋朝社会士大夫层面构成后, 潜存着庞大的政治影响力。通过科举考试之门直接参与政治为无论, 在学期的“士人” 阶段已具发言力, 则迥非历代所可比拟。尤其接受国家教育, 知识分子前列位置的最高学府太学学生数字, 北宋徽宗时代由蔡京扩充至三千人之多, 其时以来, 太学生政治批判风潮兴起, 形成左右朝政的盛大舆论

这股潮流, 自宣和七年(1125年) 太学生运动领袖陈东最早上书请斩蔡京童贯等以来, 蔚为北宋—南宋转移阶段主战论最有力的支援(秦桧也是靖康元年和约反对运动领导人之一, 其时正任职太学司业)。

北宋亡国, 太学生多陷敌手, 得以追随南渡的人数非多, 又经秦桧弹压主战论学生运动一度退潮。南宋高宗末恢复太学生数定额1000人,宁宗时禁锢朱子之学, 太学生却再增至1700余人, 发言力开始回升。党禁解除以至理宗治世, 理学集大成的朱子学已拥有学界压倒势力, 确立其儒学正统地位, 学生政治活动高姿态陪伴重现北宋旧观

而同一时期, 蒙古之兴金朝替代辽朝位置的国际三角关系, 也已重现北宋翻版。十分明白, 抗拒外侮不能单恃精神而毋须凭实力爱国运动情绪的激昂虽可喜, 威武不能屈的慷慨赴死精神虽可敬, 却都对救扶大厦倾倒无实益临安之陷, 太学、宗学生数百人便束手就缚, 随皇族、朝臣被蒙古兵俘虏北去。

文天祥(1236—1283年)

北宋亡国系武人奋起才得中兴南宋,南宋亡国便只有听任复国绝望。则与其傲岸于亡国时的死,不如惋惜亡国原因的重文轻武矫枉过正,以及幸有挽回机会,又于南渡立国初稳之际,立即在毋须考虑武人之弊,是否也可循疏导原理化治的文人独断理念下,退回北宋立场

南宋亡国死节之士特多文天祥勤王兵败, 被俘不屈所赋“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著名诗句,以及死难前幽囚大都狱中作《正气歌》长诗, 均系千古流传, 感人肺腑。张世杰所拥系流亡政府播迁奔波期仅有的武力, 最后与负帝昺投海的陆秀夫,先后殉国,共宋祚同亡,合文天祥被称三忠。《宋史》忠义传八篇, 收录传记至274人。宋末如此之多的忠节之士出现,较唐朝覆亡时的现象完全相异, 学界向来重视,推崇为宋儒理学的义理学风教养影响, 砥砺汉族民族思想发扬至沸点。

然而, 宋亡三忠, 除张世杰小校出身的职业军人外,文天祥、陆秀夫固均科举甲人, 文天祥且是第一名进士及第的状元, 其余死事国家也多是读圣贤书的士大夫。相反, 南宋朝臣降仕元廷者同样非少文天祥之弟文璧便是,临安陷落后追击流亡南宋朝廷的元朝大将张弘范, 又正是立场与之针锋相对的张世杰从兄弟。事元朝世祖, 以书、画、诗文、理财之术见长的赵孟頫,更系宋朝皇族身份,此其一。

赵孟頫(1254—1322年)

其二, 南宋中期以后几乎相续盘据相位揽权误国韩侂胄、史弥远、贾似道三奸臣, 韩侂胄之母系高宗皇后之妹, 光宗皇后又其侄女, 贾似道之姊则理宗宠妃, 政治多少加涂了外戚色调, 但三人同样都是进士出身, 与忠臣无异。换言之, 士大夫间自分忠、奸, 又相对立的形势, 南宋与北宋一脉相承, 韩侘胄且便是北宋名臣韩琦的曾孙。所以,理学培育忠臣爱国气节激发民族意识为诚然, 却非连结绝对的、以及必然的关系。

总而言之,宋朝于社会间读书登仕受鼓励, 士人发达为专业化的,也最被尊重的一层面;于政治上文人主轴形成而文治主义走向铸定。抑且, 通过殿试登用的文臣,意义都系沐恩受知遇的天子亲密关系者, 具有公的(臣僚)、私的(门生) 双重忠诚义务, 所以统一国家与集权政治再现, 中国已是君主的绝对主义时代

宋朝此一新面貌塑造以来, 迄于西方资本主义冲击下已入二十世纪的清朝末年不变。宋朝最终命运因而全行丧失战斗力, 自是的汉族也以三百年宋朝为关键, 而铸定民族性格

士人风骨凸显,工匠精神雕琢,民国大家遗风,台湾历史学者姚大中生平全力创作的恢弘巨著,首次在大陆推出简体字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