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三姐妹是“富养”出来的吗?

原标题:宋氏三姐妹是“富养”出来的吗?

宋庆龄出身于一个富足的知识分子家庭。

母亲倪桂珍受家庭和学校的影响,接受了许多开明进步的西方思想,擅长数学和钢琴弹奏。同时,她又具有中国传统女性思想,留着刘海儿,盘发髻,一副传统女性的装束。她温和贤淑、端庄优雅,颇有大家风范。

父亲宋耀如是上海第一个代办外国机器的商人,拥有自己现代化的工厂,是个有成就的实业家,宋家在物质上是富足的。

倪桂珍结婚后,就辞去工作,致力于相夫教子。她对孩子非常慈爱,在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正如宋庆龄姐弟所言:“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仍给我们快乐舒适的生活。”

宋耀如在空余时间,喜欢跟孩子们做游戏。他喜欢音乐,常在夜晚一面弹着钢琴,一面为孩子们演唱美国南方情调的民歌,给家人带来许多欢乐。

宋氏夫妇尊重孩子,从不在精神上束缚自己的子女。母亲总是鼓励孩子们要有自我独立的精神,告诉他们遇事要自己做出决定。受母亲的影响,宋庆龄具有强烈的自主意识,与孙中山的结合,对亲情与民族利益二者的权衡与抉择,无不显示了她的独立精神。

宋氏夫妇尊重和发展孩子们的个性,根据不同孩子的不同个性采取不同的教育方法。大姐宋霭龄和小妹宋美龄天资聪明、大胆泼辣,父母就早早地送她们上学读书;而宋庆龄不像姐姐和妹妹那样锋芒毕露,因此,直到她七岁时才送她到中西女塾读书。

宋庆龄生性稳重、腼腆,和兄弟姐妹在一起时,她总是最文静的一个。比如,假期里姐妹们在院子里玩耍,宋霭龄和宋美龄趁大人不注意,就爬过院墙到外边的田地里嬉戏;而宋庆龄却不敢爬院墙,只能看着她们俩在田野里奔跑,采摘花草,捕捉虫鸟。

姐妹们玩“拉黄包车”的游戏,宋霭龄和宋美龄常常扮演车夫,宋庆龄则总是扮演乘客。

有一次,宋霭龄拉车用力过猛,双手失去控制,一下子把“乘客”给抛了出去。“车夫”知道自己闯了祸,愣在那里傻了眼;“乘客”被摔在地上,觉得又疼又委屈,满脸不高兴。这件事被父亲知道了,他慈爱地对宋霭龄说:“做游戏也要有分寸,‘黄包车夫’可不光是使力气呀!伤了乘客还怎么拉生意呢?”霭龄不好意思地笑了。

父亲又笑着对宋庆龄说:“我们的‘乘客’这样宽宏大量,这样勇敢坚强,也真是了不起啊!”小庆龄受到父亲的夸赞和鼓励,一脸的阴云也散去了。

开放式的家庭教育

宋庆龄的父母都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宋耀如心中有大宏愿,要努力把子女培养成为中国的林肯、华盛顿。他曾多次对别人说:“只要一百个孩子中有一个成为超人式的伟大的人才,中国就有四百万超人,还怕不能得救!现在,中国大多数家庭不能全心全意培养子女,我要敢为天下先。”

母亲倪桂珍也有一种观点:“养不教,父之过,也是母之过。”她深深懂得,爱孩子,重要的是教育他们。

为此,夫妻二人制订了现代型“斯巴达―基督教”教育模式,以训练孩子具有意志力、毅力和仁爱之心。

“沐于大麓,烈风雷雨而不迷”,就是训练中的一项。大女儿稍大一点时,宋耀如就领着她去淋冰凉的春雨。

有一次,正当父女二人在雨中冷得发颤时,宋耀如猛地觉得身旁多了个绵软的小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年仅四岁的庆龄,她身上也已经淋得能挤出水来。母亲见此情景,又是心疼,又是惊喜地喊道:“我的好宝贝,妈妈还以为你胆小。你最勇敢!”

从那以后,徒步野外这样的苦事,父亲都让庆龄参加;而庆龄呢,即使走得再艰难、再辛苦,也要坚持到底。

在训练自制能力和忍耐力方面,宋耀如采用了“忍饥挨饿”的方法。他常常和两个女儿一起默默地做祷告,以抵御食欲的诱惑。每当这个时候,庆龄总是微笑着,神态安详自若。多年之后,她去参与反袁护法斗争,经历广州陈炯明叛变之险,独自忍受孙中山逝世带来的巨痛,胸有万丈狂澜犹能处变不惊,举止从容。这种沉静和大度,大概就缘于幼年时这种“斯巴达”式的训练吧。

宋家的生活虽然富足、衣食不缺,宋耀如却喜欢在自家的菜园里种些蔬菜,不怕脏累。他说“勤劳者才有饭吃”,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尊重。所有这些,都给孩子们以良好的影响。

宋氏夫妇也注意向孩子传授知识,培养各方面的兴趣和能力。父亲经常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的传奇经历,以开阔孩子们的眼界。或用中英两种语言,为孩子们朗读有趣的童话故事。孩子们入学之前,他就从美国购买来大量幼儿读物,夫妇二人轮流教他们读写。

同时,他们夫妇还很重视提高孩子们的中文水平。每天上午,請一位英国女教师教孩子们英语和拉丁语;下午,请一位中国教师教孩子古典文学。

1898年,宋耀如和长女宋霭龄一起编辑了一份《上海儿童报》,文章主要由孩子们用打字机自己写,可以自由发挥。父亲则是他们的朋友、读者和印刷工。这份报纸一直办到最小的子良、子安进入中学才停刊。孩子们在这种富有创造性的活动中,受到了多方面的锻炼。

宋庆龄在美国读书期间,是校刊编辑部和哈里斯文学社的秘书,先后发表过《留学生在中国之影响》和《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等文章,词采飞扬,并有不少警策之句。这种文字功底,就得益于童年时的家庭训练。

宋家的信仰、观念和生活习惯,虽然深受西方影响,但宋氏六姐弟都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北京出版社出版的《父母必读》刊名,就出自宋庆龄之手。

宋耀如重视对孩子们进行中文教育,他常说:“学英文,是为了睁开眼睛看世界,是为了留学长知识学本领,再来报效祖国。所以,中文一定要更好!”

孩子们在父亲的耐心引导和严格督促下,练字很认真,并终于学有所成。

母亲不太会做针线活儿,却坚持要求女儿们学习女红,保留一些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她还要求女儿们一生留长发、盘发髻,因为这样更传统,也更优美,宋庆龄终生恪守母训。

父亲宋耀如认为,不仅要让孩子们进学校读书、过集体生活,还要让孩子们见识社会。他经常带着孩子们去参观印刷厂、面粉厂、香烟厂和纺织厂,还和孩子们乘坐黄包车,让孩子们见识社会的阴暗面。

宋庆龄同时学习了母亲乐善好施的品德,一生对慈善事业非常关心。她最喜欢孩子,曾多次去幼儿园看望孩子们,并经常与孩子们一起过春节。她还经常救济贫困的朋友和普通人,表现出一代伟人的高风亮节。

宋氏夫妇为其子女的成长,创造了良好的、多方面的条件;而宋庆龄以自身优秀的资质和禀赋,汲取了其中最美好的东西,成就了她伟大的一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