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土著民族 | 库莫奚与女真

原标题:承德土著民族 | 库莫奚与女真

库莫奚本义“乐舞之人”补充资料汇集

通过初步的研究可以发现,满语中承袭、保留了一定的库莫奚人的语言词汇,库莫奚人是东胡、鲜卑人,也说明为什么自称鲜卑后裔的锡伯语与满语有多重合一致的原因吧。

库莫奚人的五部:辱纥主对应“kurku”为“头领”之意,或其意可为首部、头部、第一部;莫贺弗对应“mafa”为“先祖、长老”等意,或指最古老的部落、古部、老部;契箇对应“qigu”为“内务”之部;木昆对应“mukvn”为“宗族、氏族”、同族之部;室得对应“sidan”为“未成年的”、最小之部。首领“俟斤”,即对应辽之夷离堇,金之孛堇,后世谓之“beile”(贝勒)。其望族谓“阿会氏”,即“ahvn”本兄长之意,也即尊长之部。可知库莫奚人的部落用词与满语有一一对应之对词,音极近,意相通。

故在满语中寻找库莫奚的内涵似可行,于是查出满语中有“kumusi”一词为“乐舞生”、“乐工”、“和乐进舞之人”,可知“库莫奚”与音乐有密切关系。又奚琴、奚乐可佐证。进一步查证,发现在满语中以“库莫(kumu)”为词根的词,都和音乐有关,如“kumuda”为官职司乐;“kumun”为音乐、乐务;“kumungge”引申为热闹、喧闹;kumuqi为乐部执事之署吏等,如是可知“库莫(kumu)”即是音乐的意思。在满语中“si”即发音为“奚”,有多意,其中一义即队伍、行五之意,引申为人群、族类。这也是为什么“库莫奚”可以简称、省言为“奚”的原因,因为“si”可以独立成词,代表族群。综述可知,库莫奚即音乐之族的内涵,应无疑。

800年前女真败奚 后徙来承德近万人

距今827年左右女真败奚徙来承德,后陆续迁往古兴州今隆滦等地三个猛安人口,盖这一阶段库莫奚(含契丹、汉)与女真相互融合,成为承德原著民先祖的底色。这个始见于388年(北魏登国三年),沉浮近千年的“库莫奚”族群随之融入了女真,进一步融入了蒙古以及北方汉族,最终消融在时间和人群之中。

《辽史》、《金史》都有“金师败奚王霞末于北安州,遂降其城”,事情发生在辽天祚帝保大二年(宋宣和四年,金天辅六年)二月己亥,经查即公元1122年农历二月初十,金军击败奚王霞末于北安州,于是收降其城。这里的北安州就是今天的隆化。在此之前的正月十五日,金军已经攻克了辽中京宁城,进而攻下泽州,也就是今天的平泉等地。

《金史·志·卷五》记载“承安五年升为兴州,置节度,军名宁朔,改利民寨为利民县,拨梅坚河、徒门必罕、宁江速马剌三猛安隶焉。”承安五年也即公元1200年,金章宗时代,迁入金兴州三个猛安的女真人。金兴州治所在今滦平县大屯乡兴州村。

三个猛安人口盖有一万人口融入兴州。“猛安者,千夫(户)长也”,也即一个猛安有一千户组成,如果携妻带子则应在三四千人之上。三个猛安,也即三个千户长,盖有万人。(据考一个谋克300户,一个猛安10谋克,这样算的话人口应有3万人)

梅坚河,盖即满语“miqiha”谓之“席边儿”、“渔网边儿”,《金史》有“蒲查,自上京梅坚河徙屯天德。”可知其地近上京即今黑龙江阿城县。《大清一统志》谓之“密齐显河”。

“徒门必罕”即“tumen bihan”直译为万、旷野,盖即图们江畔的旷野之意,应属图们江流域而来无疑,今属吉林和朝鲜。

“宁江速马剌”,《金史》有“宁江州”今属吉林松原市辖区。“速马剌”即“sumala”有口袋、囊之意。此地原居住应为熟女真即系辽女真、东京渤海人。

附:喜塔腊氏,源出完颜氏景祖之裔,随名姓

另,据考蒲查也作芬彻,喜塔腊氏,盖金代谓之“散荅”,从父随名姓,出于完颜氏。《列传六》载有“冶诃系出景祖,居神隐水完颜部,为其部勃堇。”、“冶诃子阿鲁补、骨赧、讹古乃、散荅。散荅子蒲查。”据《八旗通谱》了解清初入旗的喜塔腊氏便已经有42支,属于满洲大姓。该姓氏或即“sandalambi”有关联,本义是“岔开”之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