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SE:来自偶像男团的「叛逆」

原标题:R1SE:来自偶像男团的「叛逆」

在成团2个月后,R1SE发表了他们的首张EP《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并在一个月内创下2800万的销售记录,成为“华语音乐史上最畅销的团体数字音乐专辑”。

但我关注的并非销量,而是R1SE在这张EP里提出的一个命题:他们的成功,是否意味着我们迫切需要R1SE这样“工业下的反叛者”?

R1SE是标准的偶像歌手团体。“BTS之父”、制作人房时爀曾说:“偶像基本上是种服务业,他们服务着明确的目标客群,而目标客群则会有特定的喜好,所以偶像一定要有着目标客群喜欢的特质,当所有条件具备时,粉丝们才会买单。我其实很看不惯有人将歌手与偶像相提并论。这不是可以放在同样的标准上,用价值或能力来比较的事情。这两者完全是不同的服务。偶像跟一般歌手打从出发点就不同,把他们放在一起讨论一点意义也没有,相同点顶多就是他们都在舞台上唱歌而已。有很多人瞧不起偶像跟他们的音乐,以及那些偶像的粉丝,有些人则会批评偶像音乐产业,说他们连年轻人的小钱也要抢;也有很多人认为音乐市场太偏重偶像风格,忽略了音乐的多样性。我认为大众该正视偶像对文化产生的重大影响,那些创造市场需求、提振经济的偶像音乐,是反映大众欲望的最佳商品。

在房时爀的这番话中,他明确了偶像和歌手两个职业的不同分工,并强调了偶像音乐的“商品属性”。作为偶像团体的R1SE,他们当然也需要满足大众对于男团的需求:帅气的脸庞;高挑的身材;唱跳俱佳;笑容治愈;眼神来电;诸如此类。他们从《创造营2019》中脱颖而出,粉丝们的热爱各有理由,但大都离不开这样的通用标准,即偶像的“工业标准”在这种工业标准的背后,其所定义的音乐制作流程,所选用的音乐制作人团队、作品的音乐风格,意味着其出品的作品能够满足绝大多数人的喜好,这才能成为“商品”。

可是,在R1SE成团后的发布的这张《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里,你听,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比如他们的首波主打《谁都别吝啬》,竟然是一首华语流行音乐中少有的Psy Trance“神曲”风格——对,这是真的神曲,Psy Trance我们翻译为“迷幻出神舞曲”。自上世纪60年代全球嬉皮文化盛行,以披头四为代表的西方音乐家从印度音乐中取材,把这种东方的、神秘的、情绪性的音乐带入流行音乐范畴,一直到21世纪后,许多大牌制作人把Psy Trance与主流电子舞曲融合,创作了全新的音乐风格EDM Psy,这首《谁都别吝啬》便是如此。当简单重复洗脑的Big Room House节奏响起,带出“爬梯爬梯爬梯爬梯”、“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咦呀咦呀咦呀咦呀”这样句子,粉丝们高呼“洗脑上头”,却又觉得歌曲不像一般“土嗨”那般“low”的背后,便是来自这么一个华语流行音乐中非常少见的音乐风格的技术加持。

《谁都别吝啬》是一首非典型的偶像男团音乐作品。在我们的传统印象里,偶像男团的歌曲应该更安全一点,只需要“say you say you love me”就好了,确实华语市场里的大多数男团也是这么做的。但R1SE拒绝了这样同质化,以“吝啬”为题,有点《贫民窟百万富翁》的意思,年轻的朋友们,别吝啬自己的青春、汗水、体力,再唱,再跳吧!

粉丝本想和哥哥们一起去浪漫的巴黎,可没想到哥哥们直接奔印度宝莱坞去了。

不仅是音乐形式上别出心裁,R1SE在歌曲表达内容上也显得特立独行。EP封面没有用成员的合体照或生写,色彩选择也并非传统工业化男团下的宝蓝色、鹅黄色,而选择了甚至有点“暗黑系”的暗红色,如果光看封面的话,我会认为这是一张摇滚乐的唱片。

EP同名曲主打曲《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作为R1SE这一次整体表达的主轴,它没有呼吁和粉丝一起走花路,而是一首“并不偶像男团”的Urban舞曲。如果它被用在超级英雄电影OST中,这一定不是出现在钢铁侠嘻嘻哈哈拯救世界的歌单里,它更像是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少爷在熊熊烈火中淬炼出光芒的主旋律。

歌曲的开头,R1SE脚步轻快,带着Trap的街头气息,“周围太过嘈杂对我来说都一样,获得名利与否对我来说都一样,有没有人认可对我来说都一样”,少年心气大都相同。但你听R1SE的声音,他们的身后好像藏着些什么,在第二段Bulid Up,当“瞬间的烟火,所以就别在乎结果”话音刚落,忽然节奏停歇,进入了钢琴的轰鸣,这是古典乐里的明珠、拉赫玛尼诺夫《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简称“拉二”)第三乐章的华彩之处。说到钢琴曲,伟大如“贝五”、“肖一”、“柴一”等,但“拉二”是独一无二的。所有深爱“拉二”的人都知道,1897年,拉赫玛尼诺夫在《第一交响曲》首演招致恶评后,加上个人生活的不顺,这几年间陷入沉沦,直到心理治疗师达尔医生出手相救,拉赫在1900年以飞一般的速度完成了“拉二”的第三乐章,作为20世纪的灿烂开篇。

于是,在《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中,90后青年钢琴家张浩天奏响了“拉二”的第三乐章,你猛地听到那琴键上传来的,那些壮阔的、孤独的、不服输的、自我较劲的宿命感,当压抑已久的情绪忽如暴风骤雨般在瞬间爆发,最终落笔于救赎,并让钢琴键一直伴随着节奏继续舞动,了解这一段背景,你会更了解R1SE想在这首歌表达的意义,“别想轻易打败我,不管如何评价我,又不是因你而活”,“瞬间的烟火,所以就别在乎结果”。

虽然这并没有改变R1SE身为一个偶像音乐团体的本质,但在《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里,你能确切地感受到他们所传达的反叛态度。这种表达方式,与其说是偶像团体式的,不如说是更接近摇滚乐队式的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无所谓旁人的目光,没有人能扑灭我心中的烈火,这种青春的叛逆是摇滚乐里最常见的要素,包括这首歌曲里用到的钢琴和弦演奏方式,也因为“拉二”的和弦在后世被化用在许多重金属摇滚乐队中,使得R1SE在这里的整体呈现更区别于我们传统认知的偶像男团,他们具备强烈的青春反叛属性

当然,以上所述只是R1SE的一部分,在另外两首新曲,给粉丝的《十二》,以及另一首标准的Dance Pop、由旅行团孔一蝉和韦伟填词与制作的《WORLD WORLD WORLD》,它们依然呈现了标准的情感诉说方式(废话,这么一直躁,谁受得了),但R1SE整体的定调和其主打的形式,确实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对于偶像音乐的进取心,他们绝不仅想停留在被认为是一个“花样男团”的位置。

且当你想到国内偶像男团参与创作的并不多,R1SE在他们的起步阶段便参与了EP中两首歌曲的作词,分别是想要直接回应支持他们的粉丝的《十二》,另一首便是主打的《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你看着他们的歌词,这么一撇一捺地书写下来,虽然显得青涩,但他们写的就是自己的故事,这群孩子们正在努力地用音乐把这个世代年轻人的感受写出来,这不是其他人可以替代的。当他们吾手写吾口的时候,所表达出来的并不是“大人们”想象的乖乖牌,这并不是你侬我侬的爱情乌托邦,他们指向的便是这样敏感易碎、但也粉身碎骨浑不怕,哪怕稍纵即逝,也要求得燃烧殆尽的青春火焰。我甚至觉得,R1SE这样努力表达自我、哪怕略有笨拙,但也要强于他们邀请大牌词人填词的作品,因为这些才是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内心话语(btw.根据R1SE日前发布会上所公布的规划,他们明年将会有真正意义上的“Songwriting Camp”,磨砺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原创专辑)。

想当初,房时爀创立Big Hit,组建防弹少年团的时候,他想着要做一个“有音乐说服力的偶像音乐团体”,但或许并没有预料到BTS会成为今天这样模样。现在要说R1SE能成长到哪一步为时尚早,但回到我们前面的问题,在千篇一律的工业流水线商品下,我们确实需要像R1SE这样的,除了高喊“Baby Baby”之外,努力成为工业化的青春反叛者。当他们脱下偶像金光灿灿的外衣之后,里头那件简单利落的T恤上,写着两个字——“歌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