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仓:东龙山,商州师范最后一抹历史余晖

原标题:周德仓:东龙山,商州师范最后一抹历史余晖

2010年9月19日,在商州东郊之东龙山的再一次拜谒,可称是对商州师范最后一抹历史余晖的最后观瞻。

这里的风水宝地,将在今年年底拥有新的主人。更名为“商洛职业技术学院”的原商州师范学校,将会迁址到商州城西郊的新校区,从而彻底抹去历史的痕迹,截断历史的脉绪。

这里校园后来诞生的新的建筑,肯定比旧有的建筑时尚、现代化,但它们与我的经历并无关联。于是在我的相机中,摄入的全部是曾经与我的生命融为一体的那些“历史”建筑。

再熟悉不过的校门,在我的心中已经被完全符号化。它的坡度、弧度和角度,实属独一无二:蜿蜒而上,侧身倩影,高贵但不傲慢,吞吐如潮人流,演绎文化生活光彩一幕。就像是一个多功能窗口,展示学校的每一个场景。这里曾经悬挂过多个校名:陕西师范大学商洛专修科—商洛地区师范学校—商县师范学校—商州师范学校。如今的名字是“商洛职业技术学院(东区)”,非常大气,但已经不属于我了。校门后的主楼,也是在我离开后新建,亦不属于我。我属于商州师范学校。

校门

西四院窑洞房间,是我们离开商师前最后的居所。我还清晰地记得当年的集体宿舍座次:从西到东,住户户主的姓名先后是邵惠民、赵作义、高吉仁、张治天、周德仓、白剑林、张秦水、焦志敏,共计8户人家。我不是名人,但这丝毫也不会妨碍它们成为心目中的圣地。别人也许不会怀念,但西四院的菜地、欢声笑语和艰难的生活,实在难以从心中抹去。这里已经是学生宿舍,新的主人用异常诧异的目光,对我们在此逡巡和拍照表示警惕。

西四院

东小楼依然健在,它的准别墅风格和远眺功能,一度令非居者极度向往。它的北侧就是当时的平房教室,而南侧则是校门前通向陈墹、沙河子的乡间小道。教务处主任赵建昌老师的房子,一直是青年人的俱乐部,欢声笑语穿过学校围墙,弥漫在丹江、秦岭山水之间。

东小楼

在校园的东侧,因为修建新的大礼堂,拆除了几排平房和平房教室,所幸在北侧还存留着一排作为讲师住宅的“高级”房子。在很长时间,作为学校最高职称的“讲师”,唯有那些德高望重、资历深厚的老师才能尊享,由此形成的敬仰,也波及讲师们入住的当时最高级的这些平房。其实,平房也不豪华、结实,主要是室内被改造成套间,实为至尊奢侈。

学生宿舍楼身处学校最高的位置,以顽强的生命力和固执的个性,成为可与学校内外明代古塔媲美的标志性建筑。这里当然是学校最具活力、人口最为密集、音效效果最为复杂、创作和演绎故事最多的地方。那些挂在树木间,连绵不断的衣服和被子,构成了绚烂的色彩和壮观的阵容。在这里,可以清晰地观赏发生在西四院的图景和主人公,自然就包括我本人的语录、身姿和细节,也不外一些传说。

学生宿舍楼

讲师院

在当时堪称最时尚建筑的教学楼,依然挺立于学校醒目位置。教学楼前为开水房,每在早上和下午,打水的员工和学生云集于此,造就了学校集体俱乐部的热闹景观。而教学楼一层就是实验室,二楼以上为教室。当时我所在的教务处,就在二楼中间正对楼梯口的地方。这里记录了我在商师最繁忙、最劳累的历史故事和细节。站在窗口,可见对面的静泉山和潇洒东去的丹江河。

南院总务处,位于龙塔南侧,曾经是我初入商师栖息的地方。在1983年7秋季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商洛秋雨绵绵,房后崖下汹涌的丹江水,日夜奔流,滔滔怒吼,固然壮观,却使一直在关中生活,不见江河的我心惊肉跳,总担心土崖崩塌,掉进江水。院中二层小楼,一楼是保管室,高度忠于职守的郝忠运老师坚持:只有打了借条,才能由此拿到一块抹布。在南院这幢平房,右数第二间房子,就是我参加工作后住的第一间房子。在这里,我学会了烤木炭火,并组织了无数次与学生的“聚会”。这排其貌不扬的平房,却是当时学校财富的象征:拥有签字权的总务主任办公室和财务室,正坐落于此。

教学楼

南院/总务处

南院/总务处

位于南院的龙山塔,不仅是学校的象征,更是商州的标志:龙山晓日,正是商州八景之一。如果“龙山晓日”中没有龙山塔,则不能称其为风景。

塔的北侧是“著名”的大礼堂。谓之“著名”,是因为这座庞大、壮观的礼堂,是学校当时最大的室内空间,承担着多项历史使命:既是文艺演出、师范生基本功比赛、师生集会的场所,又是室内体育教室和学生饭堂——不过是没有餐桌和椅子,学生就餐时,就像鸟儿一样围在地上,或是伏在有限的窗台边,完成津津有味的一日三餐。不过,现在礼堂在新的礼堂建成后,早已退休,大门封闭,当年的繁华荡然不存,就像是封闭了它的历史一样决绝。

大礼堂/龙塔

塔的西侧为操场。操场中间由一座破庙改建的职工食堂,已经痕迹全无。记得食堂每餐必备的青豆角,吃得人十分厌恶。留在心中的最美好记忆,则是吃饭时大家围成一桌,谈天说地时轻松、快活的情景。很多精彩的故事、经典的语录,就发生在这里,以至于传说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活灵活现。作为信息交流平台,这里绝对是学校名副其实的新闻中心、婚介所和喜剧小剧场。

校门前大道,实在是记载了学校每个成员生活的大部场景。道路东通陈墹,直到沙河子。西望丹江、城区。路南侧的小商店,为师生购物之必需供应商。学校距城近10华里,小小商店,门庭若市。我最幸福的生活,就来源于这里售出的方便面。商店同时兼具书店功能,有有限书籍出售。我尊敬的鱼振华老师、张甲老师,都先后是这里的“老板”。

校门前大道

学校南北院之间的马路,把学校分成两块。师生集会、吃饭,需要穿过马路,固为一景,但并不安全,也不利于封校。在我离开后,两院之间、马路之上飞建一桥,南北院之间的交通,悬于天上。不料也成全了一个绝好的观景台,遂站在桥上,以龙塔和大礼堂为背景,留下合影,纪念商州师范这段让人“耿耿于怀”的动人岁月!

商店

伟大的商州师范,绝不会因为迁移和更名而老去。

周德仓,西藏民族学院新闻传播学院 教授,现任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曾任原陕西省商州师范学校教务主任。主要研究和教学领域集中于写作学、少数民族新闻事业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