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小课堂 |盖茨比曲线:“美国梦”在逐步消退

原标题:财经小课堂 |盖茨比曲线:“美国梦”在逐步消退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了不起的盖茨比

第22期

作者:南京大学耿强教授

本文原刊于2019年9月2日新华日报

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美国梦”在逐步消退

《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是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著名小说。20世界20年代的美国,刚刚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贫富差距拉大、阶层固化、社会道德滑坡等危机日益沉重。一位出身贫寒的底层青年盖茨比,爱慕富家千金,不断努力,追求人生成功,试图迈入上流社会,却最终结局悲惨的故事,描述了即使在上个世纪之初美国的繁华时代,阶层晋升也是极其艰难的。2013年,加拿大经济学家迈尔斯·克拉克(Corak)提出了关于收入差距与代际流动性的相关关系理论,并受小说的灵感,命名为“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

盖茨比曲线,横坐标为衡量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纵坐标为衡量代际流动性的代际收入弹性,即父辈的收入水平对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响,父母收入每提高一个百分点,下一代收入水平会增加几个百分点,该数值越大,表示收入的代际流动性越低,父辈经济阶层直接影响或者决定子女的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克拉克引用丹麦、挪威、日本、加拿大、英国、印度、智利、秘鲁等21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数据,得出一条向右上方倾斜的曲线,意为随着收入差距越大的地区,代际流动性越低。收入不平等的地区,个人的经济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决定,子女超越父辈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难。如果说基尼系数反映的是横向同一代人的收入差异,静态的不平等的话,那代际收入弹性反映的就是纵向不同代际的跨越可能性,是动态的不平等程度。在美国,这条曲线更多地用来讨论“美国梦”的幻灭与否,克拉克将这条曲线命名为盖茨比曲线,用意不言自明。

通常代际收入传递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财产资源性的继承,一是教育发展类的投资。高收入人群本身拥有较为丰厚的资金、房产、股权、荣誉等财产,通过合法传递延续至子代,并具有更强的保值增值能力;而在教育发展类的投资方面,随着高收入群体与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差距逐步拉大,高收入群体有能力通过购买价格高昂的教育服务产品及相关投资提升子代的教育素质,而中低收入群体多数仅能维持在公共教育水平或一般性教育服务产品的购买,两者之间的差距明显拉大。

美国最新的数据证实,以哈佛、耶鲁八大藤校再加芝加哥、斯坦福、麻省理工、杜克这十二所顶尖大学为例,他们的本科生中,15%的学生来自于全美最富裕的1%家庭,41%的学生来自于最富裕的5%家庭;中位数收入以下的所有50%美国家庭能进入这十二所大学的可能性小于前1%的家庭。前国政治学协会主席罗伯特·帕特南的著作《我们的孩子-美国梦正处于危机》直接指出,虽然社会历来鼓吹机会均等,但在这个“生而不平等”的社会里,一切“机会均等”只是空谈。

本期作者:耿强 包涵

对经济的原创评论、经济政策解读

新闻评点,原创的行业分析。

点击

查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