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落——承唐大戏出金语

原标题:莲花落——承唐大戏出金语

落,有三音为“”、“luò ”、“lào ”,丢三落四、落花流水、落枕落炕,其音各有差异,其意相互引证、激发,其本义是指树叶掉下来、往下降。唐代有诗《华山》“云对莲花落,泉横露掌飞”,显然这时的“莲花落”尚不指曲艺。

大概到了宋代(辽金时代的北方)就有了一种戏曲,谓之莲花落、落子戏。如宋代僧人释道济即有诗歌《与张提点共饮席间作》:“每日终朝醉似泥,未尝一日不昏迷。细君发怒将言罵,道是人间吃酒儿。莫要管,你休痴,人生能有几多时。杜康曾唱莲花落,刘伶好饮舞啰哩,陶渊明赏菊醉东篱。今日皆归去,留得好名儿。”或是伪托之诗。也起码说明至少在宋元间即有之了。但“杜康曾唱莲花落”绝不可信。“杜康曾唱莲花落,刘伶好饮舞啰哩”连读其意盖即“俗曲”、“民谣”之意。

尤其到了元代“莲花落”已然盛行。如元杂剧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我嫁了安秀才呵,一对儿好打莲花落!”盖即当时文人雅客流行的小曲。其时用“打”来形容该曲艺的“演艺”,如《东堂老劝破家子弟》“你少不的撇摇槌学打几句[莲花落]。”再如《李亚仙花酒曲江池》中有“早遂了跳龙门桂枝高折,空余下莲花落乐府流传”。及《布袋和尚忍字记》中即有“早来到这门首,无计所奈,唱个莲花落咱:一年家春尽一年家春。”、“也读几句书,因游学到此,囊箧消乏,身上无衣,肚中饥馁,见长者在此饮酒,无计所奈,唱个莲花落,不想冻倒在员外门首。”再如《醉太平》中有“暖堂院翻做乞儿学,做一个莲花落训道。”、“莲花落易学,桃李子难教”、“郑元和俺当日拜为师,传流下莲花落稿子”。可见其在元代已然非常流行,师徒相授,是一门营生。这里又透露出了该曲艺和“布道”似有一定关联。

又关汉卿的《杜蕊娘智赏金线池》有“你要嫁韩辅臣,这一千年不长进的,看你打莲花落也!”这里显然隐喻着一种“落空”或传递着“莲花落”这种曲艺代表当时的一种职业卑贱身份等信息,甚至和乞讨有关系。如元杂剧《相国寺公孙合汗衫》“没奈何我唱个莲花落,讨些儿饭吃咱”,是一个穷苦之人谋生的手段。

明清的《警世通言》、《喻世明言》、《二刻拍案惊奇》、《隋唐演义》、《红楼梦》、《官场现形记》等都有描写演唱莲花落的情景和句子。清代杨玉衔有诗云“唱莲花落罢,天浆洗、乞钵涎馋。”成鹫“溪上看花能几何,红颜回首白头多。儿童争唱莲花落,招得芗魂过别柯。”林占梅有“繁华转盼悲萧索,歌场几唱莲花落。肯为饥驱重出门,远抵闽中事游幕。”况周颐有“腰带缓,鬓霜催。吹箫我亦老风埃。劝君莫唱莲花落,水逝风飘太可哀。”可见该曲艺的悲哀之象征意义。

莲花落该曲艺,盖发端于宋元之僧道及穷苦之人。宋与辽金并,元是蒙古为政时代。笔者对比发现,实际莲花落本名即落子,是从辽金时代的“民谣”等词发展过来的。如满语遗存中有“leyequn ”谓之“民谣”、leyembi 谓之“吟唱(歌谣)”、“bilasi ”谓之会唱的人即歌手,由这些词可知道“落子”实际与“leye lasi )”互转。又唱莲花落谓之“打”,实际也盖即“deribumbi ”唱起之所转,再如合唱、讴歌谓之“deyengu ”,如是等词的“deri deye )”音转即为“打”。那么就可以看出实际“莲花落”是辽金北方少数民族语“唱民谣”之汉语思维所产生即“打落子”演化成了“打莲花落”、“莲花落”。

可见莲花落、落子实际是辽金时代北方的一种“民谣”,一种僧道化缘、穷苦之人乞讨卖艺谋生之举。盖因民族间语言文化差异导致的误会,谓之“打莲花落”,实际即唱民谣之意。可见莲花落这种曲艺方式曾经风靡北方,故谓之“民谣”。后清末承德(滦平、唐山仍然有其遗韵,甚至后不断创新发展成为评剧,有其“莲花落”历史文化的基础。

如前文所引的多个杂剧作者关汉卿,即金末元初之人,其籍贯有多种说法,其中不乏认为其是北京(大都)人、河北(祁州)人之观点,其有不少作品是在大都创作完成,可以说京畿之地是元杂剧的摇篮。金元交集之际的大都必定承袭了不少的女真话,也即后世满语的主体母语,“莲花落”是脱胎于金人(女真)之语所转,也就有了其历史语境。依诸传世诗句观察,莲花落的历史至少有近800 (金末),甚至有千年之久了(辽金时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