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赔偿已花一半 刘忠林困境不只因“被女人骗”

原标题:国家赔偿已花一半 刘忠林困境不只因“被女人骗”

刘忠林获国家赔偿460万,精神赔偿史上最高197万

文 | 酒颜君

51岁的刘忠林坐了25年冤狱,2018年被无罪释放后,他获得了460万元的国家赔偿,娶了小自己22岁的妻子,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将是新的开始,然而现实中他不仅没有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反而麻烦重重官司缠身。

近日,有媒体曝光了刘忠林无罪后16个月的生活现状。2019年9月3日上午,刘忠林诉妻子的离婚纠纷案在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法院开庭审理。领证短短7个月,刘忠林咬着牙称自己“被这个女人骗惨了。” 为这段感情支付高额开销后,刘忠林对“家”的向往终究还是要破灭了。

刘忠林提起离婚诉讼,9月3日上午开庭。来源:澎湃新闻

出狱后的婚姻生活令刘忠林不太满意,他花费数万元加盟的食品店也因经营不善无奈盘了出去。刘忠林算了算,拿到赔偿后仅7个月,已经花去460万的近一半。

如今的他,对人际交往很敏感很恐惧,对未来也满是失望,没有活计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即便是非常渴望融入社会,成家立业, “我都五十了,还能干啥呢?” 是摆在他面前的最大难题。

“社会比监狱复杂”

冤案平反获得高额赔偿,重新回归社会却陷入生活困境,刘忠林不是第一个。

蒙冤入狱11年的赵作海,再次回到大众视野,是因为他65万元的国家赔偿蒸发殆尽。无罪释放后8年间,赵作海经历了身陷传销陷阱、开旅馆失败、坠入非法集资“泥潭”不能自拔,后来只能靠一份抄水表的工作度日。

盘点其他类似的冤案平反者发现,出狱者本人的境遇各有不同,但“被整个社会遗弃”“社会比监狱复杂”“与社会脱节”是他们共同的感受。

刘忠林曾加盟连锁食品店,运营一月后关张。 来源:澎湃新闻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些获得国家赔偿的人,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肆无忌惮挥霍一空不过是自作自受。刘忠林、赵作海等人经营理财不善,固然有个人消费观的影响,但是背后不容忽视的是,他们多年的监狱生活,已经与整个社会脱节,拥有了“自由”和“金钱”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即便是蒙冤入狱,刘忠林、赵作海等人与普通刑满释放人员在面对重新回归社会这个问题上并不具备什么优势,人们的偏见、新知识的匮乏、日新月异的社会变革,都会让这些刚刚回归正常生活的人感到极不适应,甚至是恐惧。监狱里的思想教育和出狱前的心理疏导都难以解决他们真正走入社会所要面临的难题。

赵作海春节年货 来源:看看新闻

刑满释放人员大多数非常希望能够回归社会,希望有个完整的家庭,但现实问题让他们压力巨大。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生计上都属于弱势群体,想要融入社会举步维艰。

出狱后的过渡期是关键

大多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后,都在想方设法养家糊口,而年龄较大、和社会脱节时间较长的人,难免都会遇到生计艰难的问题。

为了避免因经济上的原因而重新犯罪,德国萨格森州司法部设立了“再社会化基金会”,刑满释放人员可以提出书面申请,基金会对其个人、家庭情况进行综合考查,如果认定这部分资金确实能够有助于他再社会化,并且可望他将来有能力偿还此笔款项,那么申请人将会得到一定数额的无息贷款。

有些人可能认为是否走向犯罪道路与贫富无关,但经济来源的确是再社会化的基础。广东省惠州监狱课题组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 15052名刑满释放人员样本中,重新犯罪率为10.25%,而重新犯罪的犯罪类型中以盗窃类为主。刑释人员出监后有一次重新犯罪的,盗窃类犯罪占38.3%,有二次重新犯罪的,盗窃类犯罪占59.16%。由此可见,短暂的经济支持有助于他们度过最初的艰难时期,帮助他们争取更多讨生活的缓冲期,同时也有利于降低重新犯罪率。

2014年11月05日,兰州市首届即将刑满释放人员就业招聘会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监狱启动。

当然,就刘忠林的情况来看,金钱并不是阻碍他在社会化的障碍。为了使这些刑满释放人员能够缩小与正常人的差距,还需要一些其他的努力。

由于与社会脱节太久,过渡期对这一特殊群体尤为重要。有些西方国家为了能有效地使刑满释放人员较快地融入社会,在他们服刑期间推行开放式处遇制度,促进罪犯尽早回归社会。

这一制度的最大好处就在于,获得开放性处遇的罪犯虽然没有获得完全自由,但可直接参与社会生活。他们可以全方位接收社会发展信息,同时可以掌握更符合社会需要的知识和技能。这样可以缩短罪犯社会化的时间,拉近与社会的距离,促进罪犯尽早适应社会生活。

英国的“开放监舍”,法国的“半自由制度”,美国的“中途训练所”和“释前辅导中心”,我国台湾地区的“外役监制”等都是此类处遇方式。从出狱人的情况来看,能否找到工作是他们融入社会重新生活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像这种白天到狱外社会企业去与其他人一样工作,下班后返回监狱,点视居住的方式,从适应能力到心理状态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过渡期。

这一制度有效的成为了刑满释放人员实现再社会化、顺利融入社会的重要矫正手段,是监狱和社会之间的桥梁,有利于刑满释放人员重建他们与社区之间的关系。

立法之外还需要社会组织

罪犯在经历了长期的监禁生活之后,突然回到隔离多年的正常社会,必然产生种种不适,其在生活、就业、升学、婚姻等问题上难免陷于困境,构建完善的出狱人社会保护制度,是预防刑事解教人员再犯罪的重要措施。

我国对刑释人员的社会保护、安置一直都很重视,比如《监狱法》中规定:对刑满释放人员,当地人民政府帮助其安置生活。尽管有法律法规,由于出狱人心理压力过大,人口流动性交大,光依靠当地民政帮扶引导,总体来看,缺乏系统性,实践操作上也有所欠缺。

茶陵县司法局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活动

仅仅依靠社区、家庭的安置帮教制度毕竟效果有限,他们更需要的可能还是实实在在的生存技能。早在1776年就开始探索出狱人社会保护事业的美国已有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在他们的“罪犯重返计划”新机制中,会调动志愿者协会等非盈利性组织,比如在生存技能方面,会定期指派学生志愿者对罪犯们进行电脑等相关基础知识的培训。

为了能够全面解决刑释人员可能遇到的问题,日本会由相关部门联系宗教、学者等人士参与探狱或去工读学校接触罪犯,就释放后安置工作、家庭关系、法律等问题引导,为了他们日后能够顺利谋生融入社会做各种努力。

虽然我国的《监狱法》有涉及出狱人保护的个别条款,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套比较系统完整的规范出狱人保护的法律,因此,以立法的形式来帮助出狱人获得新生活,对于让他们早日融入社会将会是很好的保障机制。

除此之外,就其他国家多种多样的援助措施来看,我们国家在调动社会力量方面还有所欠缺。帮助出狱人顺利的融入社会是一项巨大的社会工程,这不仅需要政府机构出台规范的制度,同时也需要全社会、各类组织机构的共同参与。

参考资料:

刘忠林无罪后16个月诉离婚,460万国家赔偿已花一半 来源:新京报

国外刑满释放人员社会融入实践经验及启示 作者:冯 颖 蔡东宏

刑满释放人员重新犯罪数据分析调查报告 作者:广东省惠州监狱课题组

出狱人社会保护制度浅析 作者:赵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