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写实 ——王荣祥的油画创作

原标题:水乡·写实 ——王荣祥的油画创作

王荣祥

上海有两个“同名油画家”,一个叫王永强,另一个叫王荣祥。在上海话里,王永强和王荣祥读起来差不多,所以很容易将两者混淆。上海油雕室曾有一位油画家叫王永强,后来移民加拿大,有一年在某个画展上,我所熟悉的油画家王荣祥介绍我认识王永强,我笑称他俩是“油画双胞胎”……

今个我要介绍的是王荣祥。这位与共和国同龄的油画家,这几年在油画领域里非常活跃。我与其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交大文学艺术系油画研究班上,他是这所著名学府于1981年受“艺术开光”之后的第一批学生。由于成绩斐然,他肩负起类似助教性质的重任,兼带辅导班级中的后进者。

我们是同学,他担任班长,给我的印象是,他非常刻苦勤奋。他经历过特殊的历史年代,曾在农场战天斗地。在农场里,当人们熟睡时,他会悄悄把烧菜的油当调色油(彼时油画材料紧缺),在煤气灯下创作油画,常常画到天空鱼肚发白……他很珍惜交大油画研究班这段学习时光,每当写生人体模特,他总是占据前排最佳视角,默默地画,不懂就问著名油画家夏葆元教授,经常和同学们研讨油画技巧。

毕业后,王荣祥从事过设计,辅导过学生,但始终没有放弃油画创作。他走遍了大江南北,在田野里,在老屋前,他流连忘返,每天沉浸在色彩的世界里。最终他放弃了能赚钱的设计装修工程,不改初心,自己租了工作室,成了一位职业油画家……

有一次,我在他工作室里,发现了他创作的两幅油画《江南水乡》和《威尼斯》,前幅深绿色调子,宁静优雅,房子和船的倒影仿佛走进唐诗的意境。后幅金黄色调,深蓝的水体现了古罗马的精神,正如黑格尔所述:“天空的纯蓝,空气的透明,平静如镜的湖以及平滑的海面也因为同样的缘故而使人愉快。”

我把这两幅画策划成地铁纪念票两枚,于2014年5月12日发行,引来好评如潮!东西方水乡(城)同时放在一起,东西方文化交融,相得益彰,验证着黑格尔的美学理论:“同样的缘故而使人愉快”。接着他又把自己的作品制成美国邮票于2016年6月发行。通过这两件事例,使他对自己的油画作品做成衍生产品、用油画形式传播中国的传统艺术文化,增加了信心。

王荣祥钟情于文森特·梵高的画,他买了套外文版的《梵高画集》,反复欣赏。梵高的每根线条每块色彩都是生命激情的火花,蓝色的天空是用线条色彩组成,看了使人感动不已。他还爱屋及乌——有一次荣祥遇见一位梵高的痴迷崇拜者,他竟然把这套价格不菲的精美画集赠送给了这位晚辈学画者……

他身上洋溢着艺术气质。那次我在他画室中情不自禁哼起一段旋律,荣祥听了当场打开CD,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响曲第二乐章倾泻而出,那充满深切悲痛同时又蕴含着激动情感的音乐回荡在空气中,荣祥沉浸其中,情不自禁潸然泪下!一位画家,居然对音乐如此陶醉,深陷其中,我也受到感染。在这一点上,我和他有共同的习惯,喜欢在作画时同时听世界古典音乐,仿佛音乐的意境会给绘画以灵感……

画家除了画画,文学修养相当重要,王荣祥空余时间常读唐诗宋词,尤喜苏东坡的诗,并把苏的诗意融进系列油画《江南水乡》中。他十分欣赏梅里美的《高龙巴》,既有故事情节的张力,同时又具浪漫主义情怀!

说起浪漫主义,他特别敬佩陈逸飞,认为陈的作品几乎都具浪漫主义情怀,即使在那个年代,那幅宽银幕油画《黄河颂》——站岗的年轻战士,枪筒插上一朵小黄花,大雁飞翔,都充满着革命浪漫主义……忆起逸飞,王荣祥感慨万千,他是逸飞的铁杆粉丝,总是维护着他的声誉,又在油画技巧上向他学习。在研究陈逸飞油画技巧过程中,他发现陈逸飞既有维米尔的技巧,也有苏派的用笔风格,还有怀斯的凄凉,陈逸飞吸收各大家的技巧长处,将之带到自己的作品中。王荣祥希望自己也能像陈逸飞那样。

英国的著名艺术评论家马丁·盖福特说:“创作一幅画需要多长时间,完全是因人因事而异的。每一个画家都有其自己的工作节奏,有些人的速度快如闪电,有些人的速度慢如蜗牛。梵高在1888年11月创作肖像画《阿尔斯姑娘》时只用了一个小时,后来又声称只用了大约45分钟时间,而安格尔他断断续续花了十年时间完成了他的油画《莫伊帖修夫》。”

荣祥和我合作的油画《时代的步伐》,我们仅用了一天时间。当他得知将举办《外滩百年历史变迁油画展》时,先是鼓励我用国画创作,后得知此项没有国画形式,我只能把自己的构图草稿给了荣祥,他深知我对油画颜料气味的过敏,接手把我下面的人物全部放大……承蒙评委厚爱,看中了此画,但入选展示前要求涂去人物,荣祥坚持不涂,理由是,涂去人物成了“建筑效果图”了,外滩建筑的创作应该要有人物和景的交融……

幸亏这是一次“民间展示”,没有那种“官方一定”,于是此画成了现在入展和画册中的油画《时代的步伐》:银灰色基调,新老建筑的对比,红旗飘扬,旧外滩迎来了新主人,街上的行人大踏步地前进象征与时俱进……荣祥为了艺术,他会坚持自己的个性,这幅画注定成了我俩画艺和友情的结晶。

王荣祥对自己作品的要求很苛刻,具有完美主义倾向。绘画就像食谱,你精心烹制了一只鸭子,最终却把它放在一边,只用了一些鸭皮做菜肴。王荣祥有时准备了许多素材,写生、速写、照片等,结果“只用了一些鸭皮做菜肴”。在他的工作室里,有许多作品是画了一半的,乍看这幅作品已经很完整了,但过了一段时间,这幅看似很好的作品早已被荣祥涂抹掉了,再也看不见了,他容不得任何的不完美。

荣祥经常以世界名画为圭臬,怀斯是他很崇拜的美国画家之一。2008年12月至2009年3月,他带着心爱的油画作品在美国开个人巡展,亲眼目睹了怀斯的油画原作,深感震撼!尽管他有条件留在美国继续画画,但他还是毅然选择回故乡上海。怀斯的一生也没有离开过生活的土地,这种故土感情,如同《静静的顿河》的最后,格里高力返回故乡和儿子拥抱。在王荣祥看来,上海注定是他油画创作的福地。

王荣祥对水情有独钟,从《江南水乡》和《威尼斯》系列中,就可以看出他特别钟爱带水的景色,在他眼里,水是万物之灵,有水的风景,有灵有气。在他笔下,不断涌现出各种诗意的东方水乡,浪漫的西方水城……

他不愧是一位致力于江南水乡风情写实表现的当代油画家。他受过苏联写实主义的严格训练,构图严谨完整,同时又吸收古典主义的技巧,现实主义的生命力在其作品中有超强的显示。“水乡”和“写实”,将成为他油画创作的基色,成为他自己的独特符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