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让梁启超不再迷信西方完美世界

原标题:一战:让梁启超不再迷信西方完美世界

欧战恶果

民国初年的许多知识分子,在一战之后,对于欧洲的印象大为改观。本来作为繁荣富强之代名词的欧洲,持续了五年左右的大战的确使得其残破不堪,梁启超在战后的欧洲旅行中(1918~1919),深深体会到人类需要“再造新文明”,他对于欧洲不那么迷恋了。

我想人类这东西,真是天地间一种怪物。他时时刻刻拿自己的意志,创造自己的地位,变化自己的境遇,却又时时刻刻被他所创所变的地位境遇支配起来。他要造什么,变什么,非等到造出来,编出来,没有人能够事前知道。连那亲手创,亲手变的人也不知道。

欧战对于人类文明的冲击过于严重,也使得梁启超面对这一片残垣断壁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开始怀疑起来人类按照自己意志和努力创造的变化意义在哪里?就是连“亲手变的人也不知道”。在当时许多人眼中,欧洲是中国追赶的目标,也是人类文明的代表,他们所创造的政治制度、管理制度、军事制度、科学文明都是那么令人着迷,但是事实上最后却导致亿万生灵涂炭,欧洲的文明是残忍的文明。

试思数年以前,谁敢说十九世纪初期轰轰烈烈的神圣三角同盟俄、普、奥三尊大佛,竟会在十几个月内,同时哗喇声(哗啦),倒到贴地。谁敢说瑞士、荷兰等处乡下地方,同时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君主,在那里做亡命客,吃尽当光,形影相吊。谁敢说九十年前从荷兰分出来的比利时,四十年前从土耳其分出来的塞尔维亚,竟成了两个泱泱大国,在欧洲国际上占一重要地位,谁敢说那老英、老法、老德这些阔老倌,也一个个像我们一般叫起穷来,靠着重利借债过日子。谁又敢说那如火如荼的欧洲各国,他那很舒服过活的人民,竟会有一日要煤没煤,要米没米,家家户户开门七件事都要皱起眉头来。以上所说,不过就我偶然想到几件荤荤大端随手拈出,然而已经件件都足惊心动魄!

一战尚未打完,沙俄政府就被推翻,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之前也是欧洲一强的奥地利从此不复存在,分为几个小国。之前风光的君主因为战争纷纷跑到中立的荷兰等国家的乡下避难,凄惨恓惶。一场战争,从欧洲到整个世界的格局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之前阔气的英法德,也过上了和中国人一般的苦日子,这些事情,几年前谁能想到,谁又敢想呢?

梁启超一连用好多个“谁敢说”,可见他的震撼与震惊。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工业文明的坚船利炮让传统中国吃尽了苦头,他们借用武力耀武扬威,几十年后,中国士大夫再也没有了天朝上国的优越感,对于欧美国家既怕又羡又恨,习惯了他们对于国际秩序、甚至是别的国家内政之干预。但是一战的爆发使得这些情况大为改观,他们用自己的先进使的无数的人民丧失了性命,资本主义也不过如此,这恐怕是当时知识人士的一致意见,而梁启超亲历之后更加深有体会,因此他的惊叹也更加直接。

社会革命

在表面残破的的冲击下,作为一个精英知识分子,梁启超开始了更深层次的思考。战争使得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由此引发的内部动荡以及此时社会主义的兴盛,这使得包括梁启超在内的支持资本主义政治的上层人们感到极度担心。

工业革命以来,西欧资本主义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同时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两极分化和对劳工的剥削也越来越严重,科技越发达,建立的工厂越多,从而更多的人丢掉土地,走进工业生产当中。如此使得“富者益富,贫者益贫,物价一日一日腾贵,生活一日一日困难,工人所得的工钱,不够吃穿,即便生病,还要饿着肚子干活养家”。梁启超作为一个资本主义文明支持者对于工业大革命时劳工的处境描写其实是比较中肯的,贫富分化加剧,这使得劳苦大众开始思考:“同是上天所生人类,为什么你就应该那么快乐?我就应该这么可怜?”处境与遭遇的截然不同使得他们进一步思考“你的钱(资本家)从哪里来,还不是绞着我的汗,添你的油,挖我的疮,长你的肉”。就像是大泽乡起义时的陈胜激昂的反问: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是欧洲的劳工还不至于揭竿而起,他们与资本家对抗的方式是“到处成立工团,决心要和那资本家挑战,规定最低限的工钱和最高限的做工时刻”。

但事实上工团的作用在当时极为有限,因为长时间的发展过程当中资本家早已专断惯了,对于工人的抗议视而不见。但是一战使得局势改观了,因为俄国为西欧的人提供了典范。当抗议不起作用,他们开始进一步的思考,问本推源,有学问的人逐渐发现“这些不合理的现象都是从社会组织的不合理生出来,想要改变,就要根本推翻”。但是之前只知道理论,却不晓得如何实践,实践的结果如何,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为工人无产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因此,受俄国的影响,战后整个西欧的社会主义思潮潮起浪涌,暗含着社会主义的革命。

基于这样的一种认识,归国后的梁启超逐渐开始对于中国未来走向的思考。资本主义固然比起封建专制来说好太多了,但是发展的最后,仍然是资本和劳工的斗争不停止,科技的发展使得斗争的规模更加严酷,中国也要走这样一条道路吗?

梁启超开始了怀疑与思考,而事实上当时整个中国的思想界也是一片混乱。之前作为典范的欧美如此不可恃,究竟是继续走欧美的路,还是开创属于中国人新的道路,1919年的中国面临新的选择。

撰稿/素白【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