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市场喜欢中国电影动画小英雄吗?

原标题:美国市场喜欢中国电影动画小英雄吗?

从娱乐传媒的角度而言,儿童对于自我形象的认知和文化认同很多时候从卡通片开始,最近的两部动画片《哪吒》和《雪人奇缘》,分别于中国和美国主导的制作发行,都是以中国人物和背景为主轴,一个古代,一个现代,可能使得中国家长对于建立小朋友的文化认同有正面效果,但是它们能否在全球非华人市场攻下一席之地呢?

动漫英雄不依托真人,可以弥补中国偶像演员在国际舞台不讨好的演技,或相对克服好莱坞素来“洗白”的问题,但是不是能为中国故事另辟蹊径,仍然是个问号。

从某种角度而言,《哪吒》和《雪人奇缘》的对比,是否也可以看出一种本土和西方对于中国元素的不同诠释?

《哪吒之魔童降世》

根据猫眼专业版票房数据显示,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票房在8月31日达到46.56亿元,已超过《流浪地球》的46.5481亿,位列中国电影历史票房榜第二。第一名是票房56.8306亿的《战狼2》。

带着中国票房猛势光环的《哪吒》在8月29日于北美首映,目前在IMDb指数为7.8分(满分10分),目前比起《战狼2》(6.1)和《流浪地球》(6.1)高,也高于动画片如《大圣归来》的6.9分、《大鱼海棠》的7.1分和《白蛇缘起》的7.3分。随着更多的评论,分数应该会稍降,但是应该仍然可以达到7分以上。这些数据似乎暗示着国片在美国市场里,动画比真人电影得到的评价较高。

目前《哪吒》的烂番茄新鲜指数80%,在同一个系统里,《大圣归来》和《白蛇缘起》基于评点不够没有拿到评分,《大鱼海棠》拿了91%。

IMDb上观众对于《哪吒》的点评赞誉不断:“这是一部如此壮观的电影,我在剧院观看的时候完全被倾倒了。导演是一位具有非凡想象力和完全掌握动画电影制作的天才。”“我见过的最好的中国动画电影!!!!!!”

相对而言,美国主流媒体的评论还不多,并且大多非常简短。《洛杉矶时报》影评的标题是“中国票房宠儿动画《哪吒》给美国带来正能量信息”,认为在“眼花缭乱的视效表面下,传递了一个叛逆的力量觉醒的信息。”同时导演饺子“可能表现出过多电脑合成特效和强调人体排泄功能的明显弱点,但打算表达的不仅仅是‘如何驯服你内心的恶魔’。”

我在纽约首映会里看到的唯一一个西方面孔是《纽约时报》的影评人,他的评论只有三段,将整个故事定性为一个关于“起源”的中国神话,“有明亮的色调和忙乱的动作戏,却只有偶尔亮点的电脑合成动画。”

《奥斯丁记事》评论说:“从本质上讲,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有缺陷的年轻反叛者成长为与生俱来的英雄。这是一部神奇的史诗,处处可见喜剧的桥段,其中许多以太乙真人来传递……虽然是传统的动画,但这部片子动态地以欢乐的节奏进行,掺入了众多的当代和流行文化的元素(如开场不久关于指纹登录的桥段,和直接引用《终结者》的插科打诨),这些时刻最明显也最不有趣……”

对我而言,《哪吒》得力于给予一个中国古老传说和文学典故一种现代感,但是又不依托于“大中国”的叙事,而取材于每个人都可能遭遇过的成长经历:邻里霸凌、亲子关系、个人选择、孤独与友情……但是对于美国观众来说,文化的坎儿还是太高,主要原因是完全缺乏认知的参考坐标。《洛杉矶时报》勉强将电影的主人公联想到了《星际宝贝》中的角色,可见一般美国人仍然是用好莱坞的框架来看外国电影。

比较起来,有中国文化渊源的美国观众不会把哪吒的典故当成障碍,《电影逃避者》的华裔影评人于理查(音译)写道:“最终而论,《哪吒》 的重点并不是支持‘传统的家庭价值观’或给党干部上课,而是为了娱乐观众。对于成人和儿童来说,这部电影仍然具有异想天开和娱乐性,对于不熟悉中国神话的观众来说,中国民间神祗出人意料地可亲易懂。”

在我眼里,主人翁哪吒的造型很酷,是一个很当代的熊孩子。年纪看起来比《哪吒闹海》(1979)里的哪吒更小,两手永远插在宽松的裤裆里,超大的眼睛,浓厚的烟熏妆,吊儿郎当,不太像典型的中国古代娃儿,倒像穿了中国古装的日本当代艺术家奈良美智笔下的顽童。

导演饺子曾经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团队共设计了100多版哪吒的形象,片中所有主要角色仅仅面部就有近一千个细节点。故事剧本改了两年,更改处多达50%。

故事的梗概是元始天尊将天地灵气孕育混元珠提炼成灵珠和魔丸,灵珠投胎为人, 而魔丸则会诞出魔王,为祸人间。太乙真人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的儿子哪吒,却因为豹子精申公豹想要立功成仙,偷偷掉包了灵珠和魔丸。

元始天尊启动了天劫咒语,注定三年后天雷将会降临,摧毁魔丸。本应是灵珠英雄的哪吒成了顽劣不堪的捣蛋鬼,因为魔丸转世的身份,他遭到了陈塘关村民的嘲讽和排斥。面对众人对哪吒的误解,和即将降临的天雷,哪吒如何才能逃过命运的魔咒而成为英雄?

《哪吒》的故事原型遵循着成长小说(Bildungsroman )的原型,魔丸转世的“混世魔童”,正继承了中国文学里的孙悟空和贾宝玉的传统。哪吒在成长过程中因为其魔性从小遭受世人的排挤,无法融入社会。最后借着解救陈塘关,而获得社会的推崇。

哪吒面临了天命和人事之间的选择,在这之间最难克服的是众人的成见。申公豹认为,因为自己是一个妖怪,永远会受到人的唾弃,他的经典台词是:“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如何努力,也没法搬开。”

但是哪吒的母亲却劝告哪吒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果你善用自己的神力替他们斩妖除魔,百姓又岂会把你当妖怪?”他的父亲李靖说:“你今后日子还很长,其实你决定做你自己。”

有这样的家教,哪吒的叛逆反而成就了排除众议的勇气:“去他个鸟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自己决定!”“若命运不公,就和它斗到底。”片尾的结语信息是:“如果你问我,人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也不晓得,但是不认命,就是哪吒的命。”

在纽约的影院里,《哪吒》的观众大多是中国的90后和00后,没有任何小娃儿。但是传统动画的观众群是家庭,因此既要让小朋友开心,又要触动家长的心灵痛点。因此亲子关系便是很理想的主题。李靖和夫人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幼教哲学:母亲主张让哪吒在有生之年顺其自然、充分玩乐,而父亲认为不该让他浑浑噩噩终了。

但是父母最终共同的决定是哄哪吒他是灵珠化身,借此提高他的自尊。为了挽救哪吒,李靖甚至决定牺牲自己的生命。

哪吒孤独的童年,却意外地找到了不打不相识的挚友:灵珠化身的东海龙王三太子敖丙是申公豹的徒弟,他因为背负龙族期望压力而与哪吒交战,但是他的亲人和师父都视他为完成自己私欲的工具,最终因为哪吒的一句话,“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这是爹教我的道理。”而转向护卫陈塘关。

哪吒和敖丙联合救陈塘关百姓而肉身被毁,但是太乙真人用一朵莲花护住了他们的魂魄。我对这两个人物对比的解读是:即使是灵珠投胎,如果没有好的家教和方向,还不如三观正确的父母引导的魔丸再世。片终灵珠和魔丸再度合体,代表了两者气质对比又相通的原理。

在视觉上《哪吒》虽然充满了经典的“中国元素”如毽子、仙境、武侠,但是它们与剧情有机的结合,片中人物中国样式的表情和手势,使人感觉到用西方的节奏和技术,融入中国的人情和故事线,可以产生有感染力的效果。

《雪人奇缘》

自从《疯狂的亚洲富豪》攻下了美国市场后,以亚裔演员主演的美国电影顿时风生水起,如《别告诉她》(Farewell,2019)、《两大无猜》(2019)、《网络谜踪 Searching》(2018)、《致所有我曾爱过的男孩》(2018)等等。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市场有需要以亚裔面孔满足亚裔观众的刚需。

如果说《木兰》代表了好莱坞对一个中国元素的再诠释,由东方梦工厂与美国梦工场动画共同制作出品的《雪人奇缘》(Abominable) 代表了第一部以现代中国家庭为出发点的美国动画“帐篷大片”,并且由亚裔演员配音。

这是东方梦工厂与美国梦工场动画继《功夫熊猫3》之后再度携手合作,预定9月7日在多伦多电影节亮相,9月27日美国首映,中国则于国庆档上演。

《雪人奇缘》的故事从上海的公寓大楼出发,和母亲、祖母同住的叛逆少女小艺(王可盈配音)在家里公寓屋顶上,藏了她过世父亲留给她的小提琴,和自己打工攒下的钱,期望能够到处游历,去拜访父亲生前去过的地方,包括珠穆朗玛峰。

上海的摩天大楼挂着巨型的广告看板,显示珠穆朗玛峰的景观。珠穆朗玛峰素来有一个关于雪人族群的传说,片中的小雪人刚逃离被拘留的秘密实验室,受到由富有的收藏家奔尼斯和动物学家扎拉博士领导的保安民兵追击。它躲在公寓的屋顶时遇到了小艺。她将它命名为“珠穆朗玛”。小艺把奶奶做的包子全给了珠穆朗玛,并决定把它送回到它的家乡与父母团聚。

小艺和她的两个朋友伴随着“珠穆朗玛”小雪人展开了一个奇幻之旅,在3000公里的旅程中,她经历了父亲收藏的明信片里面中国山水的景点,包括烟雾黄山、浩荡长江、戈壁沙漠、油菜花田、乐山大佛,最后来到珠穆朗玛峰。

小雪人虽然会施展一些神奇的动作,但是真正最后最有魔术性的是小艺的小提琴声:“当小艺决心做一件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此小女主的探险之旅,其实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借着把一个小灵兽回归到一个原始的环境里,小艺总算领悟到即使当她想要逃离家去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同时也应该回应家里的召唤。也就是说,这个珠穆朗玛之旅,不但是雪人的回归自然之旅,也是小艺个人的“治愈”的回家之旅。

哪个中国式动画小英雄更有魅力?

《哪吒》的造型和个性深得我心,但像《哪吒》这样纯粹的中国IP如何才能攻下世界市场?我认为对白必须要超越中国80后、90后与00后的术语。片中的当下中国式对话所造成的喜感,可能对于国外观众很难传递。另外神仙玄幻的掌故,如果没有附带的解说,比较难引起共鸣,这也就是大多数国产片在做海外宣传时必须考虑的,多利用各种影片之外的媒介来教育观众或激起深入了解的欲望。另外,《哪吒》IMAX景深带出中国山水的层次感,但是仙境和幻术打斗,像极了手游的美学,稍显粗糙。

《雪人奇缘》里的小艺相对缺乏“中国特色”,对我来说没有特别亮睛的地方,但是可能对于美国观众来说比较容易认同。

至于《哪吒》和《雪人奇缘》是否意味着中国式小英雄会是未来全球动画电影的新趋势?这点很难说。《疯狂的亚洲富豪》固然带动了美国电影市场中亚裔面孔的热潮,但是基本上还是局限在大都市会风情的国际风,对于中国的观众来说,难免有美式中国菜的变味。

如果以这两部动画片来预测未来中国小英雄的形象,哪吒的大眼睛不再是眯眯眼,小艺带有叛逆性的个性而不是书呆子,应该会对亚裔的小儿童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一个新的自我认同塑像。

中国电影如果想要藉由更多中国式英雄来施展软实力,也可能在短期内遇到地缘政治的挑战。电影的制作与放映通常有一个滞后期,因此目前看到的片子很多都已经策划已久。也就是说,目前中美贸易战情境下,中国被妖魔化,甚至波及损害华人的形象,这会对“中国面孔”和“中国故事”的海外市场产生什么长期影响,尚未可知。

整体说来,作为3D动画电影,《哪吒》对特效水平和剧情节奏的掌握虽然还比不过《雪人奇缘》,但《哪吒》能够超越传统文化的简单复制,掌握了时代审美需求,传递的信息简单明了,避免说教,故事动人,显示中国的经典IP中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空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