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打赏77万,最好的用户开始去韩国看直播了

原标题:1小时打赏77万,最好的用户开始去韩国看直播了

韩国女主播hyeziu最近火了,没脱没露,也没不能按F进入坦克。

她能上油管和国内热搜只靠“中国土豪”的一次大额打赏。

据录播视频显示,那天hyeziu照常在直播间里聊天打趣,求老板投食。

一番常规操作之后,一个疑似“中国老哥”的观众慷慨解囊,给她刷了120万个풍선(AfreecaTV道具),每个110韩元,一共合77万人民币左右。

扣除平台抽成、虚拟礼物税、工会抽成之外,hyeziu本人能拿到2300多万韩元,合人民币13万多。

惊慌失措.gif

为表谢意和震惊,hyeziu破笑为涕,在惊呼和各式鬼畜表情下完成了后续的舞蹈表演,使这段视频广为流传。

事实上,之后一周里,有饭并没有在韩网报道和视频里找到任何证明这个老哥是中国人的证据,大额打赏是确有其事还是恶意营销也不好说。

但经AfreecaTV、Vlive员工和多位资深韩粉介绍,从2018年中旬开始,确实有一部分“고품질”(优质)的中国观众活跃在韩国直播平台上。

和14、15年时候追求免费撸点的人不一样,这群人有不错的付费习惯、能力,综合素质还挺高,是直播行业内最优质的一波用户。

高素质“屌丝”

据AfreecaTV员工和主播经纪公司꿈의 샛별介绍,韩国直播业把网络直播平台、主播定义于电视直播和娱乐明星的概念之内,只是更富互联网低门槛、低爽点、低粘性的特点。

和所有以网络社交、内容分享为核心的产业一样,网络直播一直是贩卖激素的生意,比如露肉秀场是两性激素、竞技和户外是肾上腺激素、PGC的娱乐节目则是多巴胺。

按国内糙话就是“屌丝经济”,所以追求和培养高素质屌丝(高粘性、强付费但有低门槛爽点需求的人)是所有正经直播平台的长线任务。

从用户习惯看,现在活跃在韩国直播平台的中国观众就是这样一批人。

他们也为了以低成本获得更近距离的娱乐体验,但又不同于只追求撸点的白嫖观众,他们有时间、能力去长期给正经的直播节目撒钱。

据Vlive2019年3月数据,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用户占比排在前三,单个用户的使用时长排在第五,对订阅主播的长线关注时间都排第二。

V live,主打明星直播

AfreecaTV员工则称中国地区用户在2018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有着“十分突出”的付费成绩。

大概因为科学上网等问题,在进入7月后,几家平台的中国用户数量和使用时长都出现了大幅下滑,但平均付费金额微增,订阅粘性和付费频率变化也不大。

同样有这种感知的还有Popkon以及国内做韩国直播平台内容的视频网站和社区。

在有饭加入的数个科学上网和韩网直播群里,自6月底国内科学上网难度增大后,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网友买了高价的付费VPN或账号,自行处理更繁琐的翻墙流程,只为按时和心仪主播见面。

到如今,直播社区和群里的同一批用户已经分裂成两拨人,一波有互联网娱乐内容消费习惯、能力和一定技术能力的人成为社区的KOL,另一波因为成本提高而自行退出的人成为潜水和捧臭脚的底层大众,以KOL分享的录播视频资料和消息取乐。

关于这种过滤现象,AfreecaTV和韩国学术圈的一些研究者认为,表面上,观看成本、难度提升和网络直播低门槛的互联网属性相悖,但除了互联网属性,网络直播另一个归属在于文化内容属性。

因为人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受成本影响更低,只要需求足够,外界成本、获取难度形成的淘汰在某种程度上,就不再是用户量损失,而是一种粗暴但有效的用户教育,是筛选和获取行业核心用户最有效率的方法之一。

而内容好不好,是形成这种过滤现象的关键。

为什么看韩国直播?

为什么要花钱费劲去看韩国直播?是姑娘更美还是波澜更壮阔?

在有饭询问的20来个高价科学上网也要定时看Afreeca、Vlive的中国老哥的回答里,几乎已经不再有J虫上脑的说辞。

而AfreecaTV和Vlive员工的说法,也是“他们主要集中在才艺型、中小主播直播间内”。

费钱费劲看韩国直播的原因,是内容更好,主播更“专业”,这是和中国比的。

过去五年多,中国直播用户可能是全世界最不缺内容,但最缺好内容的一批观众。

虽然起步比韩国欧美略晚,但内需大,资本看好,从千播大战到如今斗鱼虎牙双双上市,中国直播业产生的内容量是巨大的,但也是单一的,质量低下的。

因为绝大部分中国用户没有内容付费,尤其是网络内容付费习惯,审美水平也参差不齐,所以几乎所有直播平台在早期都依靠免费的轻色情秀场、名人(职业选手)互动起家。

早期直播平台标配型女主播

之后几年的洗牌,一靠政策规范,死了一波大胸妹;二靠观众审美能力提高,颜值区的歌舞能手、游戏区技术控出头;三靠用户付费习惯养成,不能持续输出有趣内容、持续培养专业主播的平台又死了。

尽管头部平台已经盈利,一片生机勃勃,但在这批核心用户眼里,差距依旧存在。

在关于“哪儿比中国好”的答案里,出现频次最高的,是“才艺好”“非常敬业和有礼貌”“滤镜不那么浮夸”和“有差异性”。

比如费桃常看的AfreecaTV主播SillyJ,也是美颜+性感路线,但唱歌极具水准。即便收到最便宜的礼物,也会挨个感谢,如果在打赏用户点播时发挥失常,还会有主动道歉,并再附送一首。

长相一般但因为“有特色、敬业”保持人气的女主播“夏天”

另外即便外观路线相似,同一版块的主播也会在曲风、舞蹈风格或者游戏解说风格上做区分。“他们是在好看的基础上,靠不同专业技能,各自风格的固定话术吸引人的,和国内单纯卖脸、模仿他人风格的主播不同。”

“如果1万1的电脑比1万的电脑性能高很多,正常人都会选贵一点的吧。”

高性价比的由来

性价比,是消费者选择商品的第一标准,而高性价比的商品来自高效的生产过程。

韩国能做出比中国直播节目性价比高的节目,吸引中国核心用户也是因为当地的网络直播产业有更成熟、合理的生产流程。

拿AfreecaTV来说,和斗鱼、虎牙都不同,不是直播创业公司,而是做通信起家,先做通信技术,在做电视节目,之后才是网络直播和手游。

AfreecaTV主营业务

这注定他们的网络直播业务,能直接延用电视直播的技术、监管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同时,这个业务肩负的变现压力有直播技术解决方案、通信服务、游戏、电视广告分担,不能也不用急于用劣质内容铺量赚钱(事实上研报显示AfreecaTV在2008年依靠电视广告和技术服务就达成收支平衡了)。

另外加上韩国娱乐产业的资源和社会对娱乐内容较高的接受程度,头部直播平台多数可以在已经盈利的基础上做网络直播业务,由放送委员会制定专门、详尽的行业标准,从电视直播和明星经纪社区导量,从娱乐经纪公司获取经过长期培训的专业主播人才,再做为互联网用户考虑的功能、社区设计。

相比国内直播作为电视节目“假想敌”、创业公司为主、没有统一行业技术、内容监管标准、大多数只靠用户打赏收入的情况来说,韩国的直播业就必然会更早地产生性价比更高的内容,获得更核心的用户和市场。

关于这个,其实国内直播公司也做了许多工作,有效果,但不触及根源。

比如从2017年起,包括虎牙、斗鱼、熊猫在内的头部平台都投入大量资源用以技术和内容提升。其中带宽成本每年增长都保持在30%以上,工会、主播引入和PGC节目制作也保持白热化。但还是有那么一部分最成熟的用户急切地寻求海外内容,而不是成为斗鱼、虎牙忠粉。

一名上市直播公司的工会运营者告诉有饭,从直播业兴起至2018年中,国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其实根本没有具备实操意义的直播内容监管、人才培养甚至技术标准。一名主播的从业资格,到为什么火,为什么不火或被封杀,工会本身,甚至于直播业内部其实都没有什么把控能力可言。

所有从业者都知道,内容体验会决定直播的生死,也知道什么是好内容,但在标准、体系形成之前,这一切都要慢慢试错,在头部公司上市,背负投资市场压力之后,这种试错的节奏会变得更加缓慢。

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墙,于直播行业来说,可能是一件能保证内需不外流的好事,当大多数用户能力超过墙的阻挡能力,而墙内的东西还不能满足他们的时候,会是中国直播的末日,也会是好多其他内容行业的末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