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四大“幸福时尚”,看过就知道大清要亡

原标题:晚清四大“幸福时尚”,看过就知道大清要亡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晚清的不争气历史,从国家积贫积弱到落后挨打,满满尽是窝心事。多少后人随手翻几页,就常见读得心里憋屈。

那么,作为晚清时代的“中坚力量”,即满朝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对这个落后挨打的年头,又是怎样的感觉?恐怕比起后人的憋屈,这其中相当多的“大人”,却是幸福感满满呢。

比如,下面这几桩晚清年间官场上,持续风靡的“流行时尚”,每一桩都缩影了凄风苦雨的近代史上,大清官员的滋润生活,外加一个不变的硬道理:如此大清,怎能不亡?

“时尚”1:打麻将

区区麻将,怎成流行时尚?放在晚清那些年里,这事儿,特别是在京城的官场上,那真不是一般的火。以胡思敬《国朝备闻》形容说,打麻将的风气简直“京师遍地皆是”。比如庚子国难后从西安“西狩”回来的慈禧太后,就在宫里带头打,还有庆亲王派来侍女陪着打。庆亲王的宝贝儿子载振,更是享誉京城的麻将高手。他们一带头,“打麻将”也在京城官场成风,甚至“司员衙散辄相聚开赌”。

可这里面的套路,那可不止是牌桌上玩点小钱。比如庆亲王每次派来的侍女,动辄就带来数千两白银,然后挖空心思在牌桌上“输”出去,外加贿赂太监的钱,打一趟就对上万白银,哄得慈禧老太后心情愉悦,换得自家官运亨通。

庆亲王如此心思,下面的官员们,何尝不是如此?一桌官场麻将,重要的不是输赢,最起码也要联络感情。放在诸如奔走请托之类的“大事”上,那更是靠麻将开路,结党营私的丑事,就这么杀出了路,权贵们的大腿,也靠“打麻将”抱了个紧,多少见不得光的钱,也这样不动声色“输”出去。一场场“麻将大战”,赌的就是自家前程。

可别管多深的套路,这些砸在牌桌上的钱,也绝没有一分是“王爷大人”们自己买单。欢声笑语的牌桌上,一把牌九推出去,就是多少百姓的民脂民膏。

“时尚”2:开三炮

晚清腐败成风,可官员们岗位不同,“吃相”也就各异。放在一些天高皇帝远的偏远省份,一个简单粗暴的法子也常风行:开三炮。

何为“开三炮”?《道咸宦海见闻录》里有详细解释:地方官到任一地,手里差钱的话,就先假装说折价收税,把老百姓的赋税打折收一通,这叫“倒炮”。在任期间又差钱了?那就再放出风来,给老百姓说减价收税,又大模大样的敛一笔,这叫“天平炮”,待到离任要走时,再如法炮制一顿操作,这叫“放炮”。如此三顿猛捞,是为“开三炮”。

这些捞来的钱,打着“减价收税”的名义,其实一分钱都进不了国库。全被地方官以及各级相关官吏敲金分肥。官员们每次“开炮”,都能分到五千至一万两白银。多么老少边穷地区的地方官,靠着这简单粗暴套路,都能做成肥差。

那就不怕朝廷追查?各级的官员都分了好处,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朝廷?那就找借口报个亏空嘛。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清百姓税不少交,大清国库的亏空,却是一年赛一年拉饥荒——都便宜这帮人了。

可这事儿最大的伤害,还不止是国库里的几个钱。每次都打着“减价”的名义收税,收来收去一分没减,反而越收越多。“说话不算数”的大清官府,当然也在这一趟趟“放三炮”里,彻底没了公信。待到1911年,正是“放三炮”十分流行的四川,率先爆发了保路运动,敲响了清王朝的丧钟。

“时尚”3:盖章收费

自从“康乾盛世”起,清王朝一桩油水丰厚的“创收项目”,就是“捐纳”,也就是卖官。大清朝为何要坚持卖?道光皇帝就曾一声叹息:“无奈经费无所出”。就是为了钱啊。

其实,晚清如果停止卖官,别说统治者不答应。京城的那些小官们,也是不答应。因为这火热的卖官生意,还催生了另一个时尚买卖:印结银,即盖章收费。

这事儿怎么收费?以大清的规矩,这些地方上买官的“买家”,想要进京引见,就得请同乡京官盖章,即“印结”。没有印结,京城衙门进不去,买官的钱等于白花。想“印结”?那就拿钱买!一开始,这还是京官们小偷小摸,发展到晚清时,各省都在京城办了“印结局”,专门负责牵线搭桥,并从中收取好处费。手里有点小权的京官,都能被介绍到这笔生意里。以至于京官们“俸入无多,专恃印结费”,就吃这笔好处。

到了光绪年间时,由于大清朝卖的官太多,以至于好多官职都价格暴跌。但由于腐败加重,做官的油水暴增,想拿到实打实的官职?“印结”也就越发重要。“盖章”的收费标准也一路飙升,甚至比捐官的钱多出数倍。那些好不容易花巨款拿到“印结”的“买家”们,到了任上,当然更像恶狼进了羊圈,只知道疯狂捞钱。

一次次“盖章收费”,就好比一次次重锤,把清王朝的吏治,捶到堕落无极限。

“时尚”4:买“条子”

在晚清做个安贫乐道的清官,真的很难吗?至少,如果是个安贫乐道的京官,穷到没钱“买条子”,那就真叫难。

何为“买条子”?光绪年间考核官员,政绩表现都是浮云,就看“条子”,即各级高官们给被考核者写的“好评”。一个官员该升该降?职务如何安排?“专以条子之多寡者为去取”。可这“条子”哪里来?那得“由贿赂而得”,花钱买!

而且到了甲午战争前后,“买条子”可不止是京官们的“时尚”,还形成了“数字化市场”。不同的“条子”,价格也是分门别类。军机大臣写的“条子”,那叫“大条子”,在每次“京察”时价码都不同,但一次比一次贵。九卿的“条子”叫“小条子”,价格是便宜一些,却也是分量十足。而且只要买了“条子”,哪怕平时胡吃海塞,钱也绝不白花:“京察必列优等,派差必得极优之差”。

大清朝的日常政务,基本,就看这“条子买卖”了。多少廉洁奉公的好官,就被这一张张“条子”无情淘汰,留下的都是什么玩意?看看“条子买卖”就理解——“条子”,好比火上加油,大清的官场逆淘汰,愈演愈烈。

到了戊戌变法前,贵州举人胡东昌就愤然上书,把“买条子”的弊政揭批得淋漓尽致。怒斥清朝官场“人心几无廉耻之存”“一切贿赂需由条子”。可随着戊戌变法的失败,“买条子”的风气,也是换汤不换药,晚清最后几年的送礼请托风日甚一日,直到辛亥革命一声炮响,“卖条子”的各路高官们,集体稀里哗啦——堂堂大清,可以说是被“条子”埋了!

参考资料:《清史稿》、《戊戌变法档案史料汇编》、《道咸宦海见闻录》、《国朝备闻》李占伦《政由贿成》、 任恒俊《晚清官场规则研究》 、马平安《晚清非典型政治研究》、 吴策力《晚清的人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