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 | 抬头望望天,月亮在笑

原标题:玩家 | 抬头望望天,月亮在笑

我像往常一样刷着朋友圈,这几年结识了不少汽车圈的好友,所以朋友圈的内容总有些单调,无非是新车的资讯、测评或是改装车鉴赏之类的。正当我准备结束一次机械性的朋友圈浏览环节时,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物件儿出现在了我的手机屏幕上。

我敢肯定它是一辆四驱车,可它与我记忆中的样子又有些不同。

在90后的童年岁月中,动画片是绝对的“带货王”。有关四驱车的回忆,也总离不开那两部动画片——《四驱小子》和《四驱兄弟》。20年过后,还在坚持玩四驱车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也有些好奇现在的四驱车文化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于是,我约上了这位朋友圈中的好友——杨仕康,聊了聊现在四驱车该怎么玩儿。

发展了这么多年,至少四驱车还是在轨道里面跑的

在聊车之前,杨仕康先给我讲了讲如今四驱车的玩儿法。如果玩家需要像《四驱小子》中那样用导棍来玩儿四驱车的话,那这项运动的门槛可不低,入门也得是长跑特长生的水平。鉴于很多四驱车爱好者并没有发达的腿部肌肉,所以四驱车的主场还是在跑道中。

但跑道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它了,现在四驱车比赛用的赛道是田宫的木制五轨跑道,并且每次比赛田宫都会在赛道中设置一些难点,比如坡后的转弯以及一些不平滑的弯道。当然,这些难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每年田宫都会更新赛道,挑战新的难点也是四驱车玩家的乐趣所在。选手们需要不断地调节自己的四驱车,去应对比赛前放出的赛道信息,像极了当年拿着高考大纲没日没夜刷题的我们。

关于四驱车那些印象,就留在千禧年之前吧

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来形容赛道与选手之间的关系,再恰当不过了。“后面一个超霸,前面两个导轮”这种构造就让它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吧,如今的四驱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杨仕康把自己这辆四驱车的车壳儿摘了下来,给我上了堂科普课。

四驱车的重量很轻,所以重量上的平衡十分重要。在我没有接触四驱车的这些年,它的底盘一直在更新迭代,现在的四驱车已经悉数变为了中置布局。除了田宫官方的改进,玩家在偷轻与平衡车辆配重间的博弈,才是真正精彩的部分。大部分参赛车辆基本维持在120克左右,一些善于“偷工减料”的玩家可以将车辆减轻至110克,而田宫规定的车重是大于90克。

根据比赛的规定,所有参赛选手的四驱车必须要用田宫出品的零件,但却没有限制选手们改变零件的形状,所以五花八门的零件切割刀法就这样产生了。把零件不必要的地方切割掉,是减重最直接的方法。至于动力部分,针对马达的拆解与改装是明令禁止的。

减重之后,选手们又开始着手于提升四驱车跳跃后落地的平稳性。田宫原厂的底盘是一体化的,这些圈内的大佬为了给四驱车装上悬架,愣是用CNC数控机床把底盘分割为三段,并依据田宫原厂的弹簧尺寸改造出了安装悬架的孔位。

车辆在跳跃时的姿态很难控制,这时减震丁就派上了用场。所谓减震丁就是看起来很像砝码的零件,它的作用主要是在车辆发生跳动时,给予车辆向下的压力,防止车辆二次跳动。

除了前后导轮,四驱车中间这根杆叫做腰刹,顾名思义,它的主要作用就是刹车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四驱车左右的刹车有所不同,这是为了攻克角弯,刻意而为之的。换句话说,如果角弯的方向进行改变,车辆左右的刹车比重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

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杨仕康这辆四驱车也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完成的作品。关于迅速入坑的方法,杨仕康也向我详细介绍了一二。说起来很简单,找个俱乐部与大佬们多交流,剩下的事还要交给钱和时间。

就在上周六日,田宫世界挑战赛选手权选拔中,杨仕康拿到了10强的好成绩。他和我讲:“这是一场规模相对较大的比赛,有来自全国很多地方的高手来参赛,我还相对缺乏参赛经验,在车辆调整方面有些吃力,在临场心态上还需加强,不过我很享受这场和大佬们同场竞技的精彩比赛,获得10强成绩真的非常感谢北京社迷你四驱车俱乐部大佬们对我的帮助。”

当我问及他下一步的打算时,他笑了笑:“这次也许是因为管俱乐部大佬借车壳儿的缘故,没能让我的四驱车以完全体参赛,所以才止步10强。但我相信,等我还未完成定制的车壳到了,会有buff加成助力我下一场比赛的。哈哈,明年见呗。”

会玩儿的人,真是永远都不缺少快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