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苏莞雯《三千世界》(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新作!】苏莞雯《三千世界》(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晚上好!

周末的长篇让你等得太辛苦?

告诉你个好消息:

本周起,「不存在科幻」将在每周三也开启长篇连载!!

今天,我们为你带来了科幻作家苏莞雯的新长篇《三千世界》!

它有一个可爱的宣传片:

△《三千世界》宣传片(制作:苏莞雯工作室)

《三千世界》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一起来看看下面的导读吧——

《三千世界》的主人公名叫吕可颂,是一名19岁的女大学生。

一天,她遇到了一只从平行世界的缺口“掉落”到地球上的高智力袋鼠,历尽艰险帮助其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自那之后,她不断遇到其它“掉落”的动物,并发现人类与数千平行世界已经产生了某种关联。

人类需要探寻与这些世界共处的方式... ...

在留言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

*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苏莞雯 |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

三千世界

第一章 电光夹缝

(全文约9000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01 招牌内侧的少女

一个少女遇上了一只袋鼠,在熄灯后的商场走廊上。

遇上袋鼠前的7分钟,她的面前有一面镜子,镜中脸孔正在练习微笑。

“夸奖,一定要夸奖学生,再提出诉求。”手机中播放着群脑教育内部培训课,“比如可以说,最近大家的成绩都有显著提高……”

“最近大家的成绩都有显著提高。”她重复着讲师的话,“在暑期辅导班结束的时候,老师需要收集你们的评价表,如果你们觉得老师很好、还不错、一般的话都请……呃……勾选‘很满意’……”

随着一句磕巴和一声叹气,镜中的笑容塌了下去。

遇上袋鼠前的4分钟,少女陷入了白天记忆的漩涡。

“老师,古人是怎么剪指甲的?东方和西方有什么差异?”有学生在课堂上问她。

“我……也不清楚,等我回去查查资料,明天再告诉你?”

“笨蛋,要查资料我自己还不会啊。”

还没等她的脸降下温来,又有人问:“老师你怕蛇吗?”

“这个问题和课堂无关吧……”

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能称得上是小小的焦虑,最多化作指甲刀落地时的那一声脆响,或是变成蛇的摇摆姿态一晃而过。

评价表的事也是同等的无足轻重。

再过一个星期,她的大三暑期实习就结束了,回校之前她得收集学生们填写的评价表,上交机构,换取实习评估。

看,小事一桩。

有同学故作深沉地说实习评估会影响日后找工作,她知道没那回事。虽然知道,但一到夜深人静,这些表格竟也摇身一变,成了有重量的小小焦虑。

如果没有足够多小小的勇气出面抵挡,那么累积起来的焦虑也会变成怪兽。

遇上袋鼠前的3分钟,吕可颂把手机、课本和笔记都收起来,塞进墙上的一只挂袋里——她数量不多的行李都在里头。然后她从床垫上起身,带上水杯穿上拖鞋,找到了门的位置。

她开门的时候,整面墙壁跟着她手部的力量一同转动。外头柔和的银光透进来,吕可颂踩着拖鞋走入凉爽之中,又把那一整面墙推回去。

这里是她暑期实习的住处,位于一根安装着广告灯箱的大圆柱里头。在这栋商场里,每一层都有六七间这样的招牌屋。现在是深夜,商场早已停止营业。比起闹市里头那些拥挤又吵闹的招牌屋,这里的条件好上许多。吕可颂能免费住进来,也是她实习的机构给的福利。

遇上袋鼠前的1分钟,吕可颂从商场的饮水房里回来。她推开屋门时,觉察到身边有个不寻常的影子在晃动。她停留在群脑教育的黄白色广告大字前,目光一点点转向那个影子:像一条巨蛇的头脸,头顶还伸出两个犄角。

她心慌了,虽然住在深夜商场的人不止她一个,但他们此刻都在招牌背面,就算她大声呼救也不一定会出现。

“什么东西!走开!”她壮着胆子说,并且朝影子生长的方向跺了跺脚。

“咕噜——”一只小脑袋从柱子后钻出来。

那张面孔在城市中很少见:瘦小的脸和一对高扬的大耳朵,漆黑发亮的大眼珠显得很无辜。那是一只年幼的袋鼠。

吕可颂定在原地。

“是羚羊啊?”她开口问,“你是从商场六楼的海底世界跑出来的?不对,海底世界里不会有羚羊……”

“帮我。”从袋鼠那儿传来了声音。

吕可颂嘴巴微张,一时不敢说话。

袋鼠两只漆黑色的爪子离开了柱子,伸向地面。一眨眼间,它就蹿到她眼前两米近的距离,向她倾着身子。吕可颂退缩一些,看到它身上挂着一只发亮的手机,声音是从手机里发出来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个常识是动物不会说人话。吕可颂看到闪着光亮的手机后才有些放心,刚才的声音要么就是有人在手机那头说话,要么就是有人给动物准备的电子名片——最近宠物狗身上也开始流行这种能够自报家门的装备了,听说有的手机软件还能探测动物心情并转化成语言。

“吕老师,帮我。”袋鼠的手机又出声了,紧绷的语言带着一些机械感。

吕可颂这才探身向前:“是有人在手机另一头说话吗……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

袋鼠扁圆的耳朵动了动,眼珠像黑玻璃一样闪着光。

吕可颂拨了保安值班室的电话,但无人接听。她又打了报警电话,同样拨不出去。

“你饿了吗?”吕可颂转身探进屋里,端出了刚刚倒上温水的杯子,递到袋鼠面前。

袋鼠的鼻尖不易觉察地动了动,接着它伸出一只爪子,干脆地拍掉了水杯。

“啊!”吕可颂弯腰捡起水杯,“更多的我就没有了。虽然我住在这里不花钱,但是市中心物价太高,晚上我也只能喝水……”

“我不要吃的。”袋鼠胸前的手机又说话了,“我迷路了,要回家。”

“回……家?还真的有人养羚羊当宠物啊……”吕可颂烦恼地挠挠头,“你等等,我带你去最近的警察局。”

她回到门内,从墙上的挂袋里摸索外套。

“咕……”

她回头,发现袋鼠正往屋里瞧。她不确定它看到了什么,但那瘦小的身子在发抖。

“你……”

袋鼠将身子俯向地面,一下子跑了。

吕可颂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等了一会儿袋鼠也没有再出现,便关上了屋门。

屋内的床铺上摆着一叠评价表,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忙。

她每天要见的,是这个地球上最危险的生物之一——小学生。

第二天,吕可颂在商场五楼的辅导教室里分发了评价表:“最近大家的成绩都有显著提高。我和大家一起的时间也快结束了……”

“老师,你觉得像你这样做老师有意思吗?”又有学生提问了,稚嫩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我是你们的辅导员,看到你们成绩进步,当然有意思了。”

“那你自己呢?”

“对啊,老师,你看你又要监督我们的作业完没完成,给我们做绩效管理,观察我们心理健不健康,总结上周情况预告下周课程,还要做一大堆的的图表,你不觉得烦吗?我们看你太辛苦了。”

“你们这么……”

“因为你懂的还没有肖捷多,真的太辛苦了。”说话的学生忍住笑意。

吕可颂稳住情绪:“对了,肖捷今天没来上课,你们有谁联系上他了吗?”

“没有,他不爱回别人的消息。”

“也可能丢了手机,听说他那个蓝色手机壳也很贵的。”

“他那么聪明,其实根本不需要来辅导班……”

学生们被这个话题牵走了注意力,吕可颂这才算是把小小的焦虑压了下去。她调整了精神:“总而言之,大家记得在一周内填好评价表交回给我。”

晚上回到招牌屋时,吕可颂已经精疲力尽。紧绷的神经又坚持了一天,她只想倒头就睡。恍惚中,她听到了轻轻的敲击声,就像小爪子在光滑石壁上反复抓挠的声音,她推开门,那只袋鼠又一次出现了。

“你……还没找到主人吗?”

袋鼠用力将一只黑色的爪子摊平,伸向吕可颂。有一瞬间吕可颂感到了一点攻击的意图,但她转念一想,脱口而出:“五……五块钱?”

袋鼠收回了爪子。

“是要坐车回家吗?”吕可颂拿出手机,“我可以转账给你,可是你有账户吗?”

袋鼠懵懂地望着她。

“难道你要现金?”吕可颂回到屋里翻了钱包,找到了五元。可是她将现金交到袋鼠的爪子上时,对方还没走。

“那我只能叫警察了。”

吕可颂这么一说,袋鼠又俯向地面跑开了。

“不像是真正要回家的……”吕可颂自言自语道,“倒像一个小骗子。”

又一天夜里,吕可颂从自助淋浴房出来,头发还带着湿气,袋鼠就从大圆柱子后探出头来,露出哀怨的眼神。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收养你吧?”吕可颂向它蹲下身,“虽然很可怜你,可是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别来找我了……”

“要回家。”袋鼠身上的手机又出声了。

“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里。”

袋鼠的脑袋有一些下垂,但它还没走。

“要不你先进来休息一晚上?”吕可颂用力敞开招牌屋的门,但袋鼠一副绝对不愿靠近的样子,又一次逃走。

看着它灵活的背影融入黑暗中,吕可颂有些内疚,唯一欣慰的是这几天它一直精神饱满,并没有饿着的样子。

第四天晚上,袋鼠没有再出现。

吕可颂等了一阵子,又确认了自己没有隐约不安的心情后,就换上睡衣,在招牌屋里开始备课。

手机传来了消息:出于排查隐患和临时维修的原因,请在今晚12点前完成住所转移。

这种不走运倒不是第一次,只是搬个家而已。吕可颂拍拍脸,长呼一口气,然后起身将墙上挂着的东西一一收拾起来,根据信息指引去了今晚的住处。

新分配的招牌屋还没定下来,她只能先在中转处过一夜。

中转处是商场一楼的指引招牌。每晚十点,商场的大门会陆续关上,这块招牌就是用来引导人流去往出口的,体积自然不会太大。

吕可颂蹲在招牌前,用手机扫描了侧面一处不起眼的二维码。四四方方的“门”开了,她朝里张望,里头只有一张单人床的空间。她先将背包和用布袋装好的行李丢进去,然后俯下身往里爬。

她脱下鞋,勉强转了个身,将门从里头关好。空间虽小,好在还算干净。她睡意渐浓,伸手关掉床头的灯,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她是耳朵先醒来的,那时有巨大的轰隆声降临,以致于她一度怀疑自己到了哪儿。当她条件反射从床上坐起时,她的手摸到了墙壁,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这间招牌屋在移动!

“怎么——”她身体一震,尖叫起来。

有一股外力正在推着整个招牌屋撞向近处的墙壁。她抓起手机,试图打开功能表,让招牌屋的一面玻璃对外可视化。

好不容易终于看到了外头,在微弱的广告灯箱光线中,一个白晃晃的人影正在手脚并用地折磨她的招牌屋。他时不时停下来探着头,试图钻进来。

这个点会在这里的人,除了保安与住客外,必然来者不善。

吕可颂在疯狂的震动中剧烈起伏,几乎失去行动能力。她听到外头的男人突然一声大叫,接着她颠倒的身体连同招牌屋整个砸向地面。

撞击的余音持续了一会儿。

吕可颂护着脑袋往玻璃外看去,一个棕灰色的小身影蹬蹬跳过。她推开门时,眼前闪耀出宛如白色晶体般的炫光。原本已熄灭的灯光此时忽明忽亮,不同寻常。袋鼠和那个男人面对面站着,身高差距有两倍以上。但袋鼠挪动了又长又结实的后腿,灵敏的耳朵也不断转动。趁着男人发愣时,它将粗大的尾巴稳稳支撑在地面,两脚腾起朝男人的肚子猛地一踢,那样子就像是飞了起来。

男人颠簸后退,吐出一股酒气。还没等他呜咽的声音小下去,又一轮回旋踢将他的身体带离地面。当他撞向墙壁的瞬间,四周的灯光齐齐发出爆炸声,连角落的监控器也未能幸免。

男人在黑暗中倒地,发出崩溃的哭嚎。

袋鼠的两腿回到地面,粗大的尾巴在大理石地面扫个不停。吕可颂吃惊地看着它,觉得它在微微发抖,也或许是她自己在发抖。

男人又站了起来,摇晃着浓浓的酒气。吕可颂急着躲回招牌屋,但袋鼠一挺直后背,男人就逃走了。

“喂,你来帮我的吗?”吕可颂对袋鼠说话,声音还在发颤。

袋鼠转过身来望着她。

她感到自己和袋鼠之间有一种无言的默契。同时她也有一点好奇,不,不止一点。她脸上的紧张情绪渐渐淡去,终于问出口:“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那个软件有什么特殊定位功能吗?”

袋鼠侧头,似乎在思考。

“这个软件真好用啊。”吕可颂小心靠近袋鼠,主动抱了抱它。在抚摸它的瘦小后背的时候,她听见了它身体里噼里啪啦的动静。

“幸亏有你。”吕可颂说,“你对你的主人有什么印象吗?”

“招牌。”手机又一次代替袋鼠开口了,“是一块招牌,但是找不到了。”

“你的意思是你主人也住在招牌屋里?或者你主人有一间带招牌的店铺?”吕可颂想了一会儿,“既然你帮了我,那我也没法不管你了。可现在还是凌晨,天亮以后我就要工作了,你能等我到晚上吗?”

袋鼠的耳朵快速抖动起来,似乎是因为得到回报而兴奋。

“你等等,我和你交换下手机号码。”

吕可颂转身拿出装行李的布袋,依次往外取出书本、布偶、纸巾、杯子和清凉喷雾……

袋鼠在她身边突然挠起痒痒,两脚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似乎很焦躁。

当吕可颂终于摸到手机时,也差不多将布袋掏空了。袋鼠呼吸粗重起来,突然一头扎进了那只布袋,并且迅速在袋子里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将两只柔软的耳朵和脸钻出袋口,露出满意的表情。

“我控制不住自己。”袋鼠身上的手机解释道,“但是这里头有家的味道。”

吕可颂结巴起来:“难……难……难道你是一只袋鼠?”

不是羚羊,或者小鹿。

袋鼠眯着眼睛,就像身在温泉中一般享受。

“可你走路的时候,怎么不是跳起来的?”

“跳跃多么原始,现在我们已经不这样了。”袋鼠睁开湿润的眼睛。

“哦?”

“我们不需要喝水,也不会不小心尿到自己身上,甚至可以直接用体内的电流处理排泄物。”

“现在的宠物科技这么厉害了吗?难道刚才我听到的噼里啪啦声就是……”

“我不在乎你叫我袋鼠还是什么羚羊,我只想要你帮我回家。”

“那个声音该不会是……”

“我自己出去太危险了。而你,你可以把我装在袋子里带出去。”

“好吧。可是今晚我这里太挤了,装不下你。你怎么才能确保自己安全?”为了平视袋鼠的眼睛,吕可颂特意蹲下来。

“我有安身的地方。”袋鼠说,“空的招牌屋,多得是。”

“空的屋子都上了锁,你能进去吗?难道要踹门?唔我想想……就算被警察发现了,应该也不会对一只袋鼠怎么样。”

袋鼠不出声地听着,用粗壮的尾巴撑在地面保持平衡。

“不过我得提醒你,有的招牌屋是从下面开窗的,有的是动物形状的,你得找找入口……”

“我要走了。”袋鼠说,“别忘了用你的剑。”

“剑?”吕可颂眨了眨眼。

“我是说,这个。”袋鼠伸出一只短小的前爪,指了指胸前的手机。

“你是提醒我交换号码吗?可是……你为什么会说手机是剑?”

“剑”这个词在日常生活中可不常见。如果袋鼠的手机里是安装了能探测动物心情的智能软件,不至于会将手机与剑混淆。除非……

她屏住呼吸,心脏紧绷起来。

“你这个手机软件,是不是还懂什么比喻……”吕可颂身子前倾,一时冲动的她伸手去碰了袋鼠胸前的手机。

袋鼠身板挺直了一些,手机小幅度地摇晃。吕可颂的手指翻开手机背面,看见天蓝色的手机壳。

“你这是哪里来的手机?”她脱口而出。

袋鼠眨了眼,瞳孔中出现某种近似于人性的神采。

不要被骗。吕可颂在心中对自己说。

她开始猜测这只袋鼠行为古怪的原因。它是活生生的,这一点无需置疑,但它就像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另一面镜子里,全身上下散发着非同寻常的光芒。

不要被骗。

袋鼠用爪子给自己挠痒痒,脸上泰然自若,甚至有点微笑的样子。但它的耳朵和尾巴都在不自然地动。

不要被骗,它在演戏。

“肖捷是我的学生。”吕可颂说,“你偷了他的手机?”

这一刻,是她觉察到一个重大事件的第1分钟。

02 此路不通

“你说什么?”吕可颂问,她有一点走神。

“在‘此路不通’的地方汇合。”

吕可颂把通话用的耳机调整到舒服的位置,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现在是晚上九点多,她正走在商场外头的一条步行街上。

在凌晨时分的商场里,袋鼠说下次见面再告诉吕可颂他身份的真相。

这是夜晚的舞台,所有招牌亮起,吕可颂的皮肤却有点发凉,背上的背包也似乎比平时沉重。

“要么就是我太笨,要么就是你故障了。”吕可颂的目光在众多招牌中穿梭,“我好像听不懂你的话。”

“我不是机器,你误会了。”

“哦?那你就是一个躲在网络那头操控袋鼠的人咯?”

“我该怎么解释?这里不是我的世界。”

“哈哈,你继续。”吕可颂就当是听一个新鲜的玩笑。

“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掉落在一个有大招牌的地方,醒来的时候就和瞎了一样。那个地方的电路都不见了,我打了几个滚,从一个地方掉了下去,几乎魂飞魄散。”

吕可颂有一些吃惊,脚步和声音同时犹豫了。

“然后就是不知怎么走呀走呀到了你那里。我跟着你,你那里有家的味道。”

她心软了。

“我是说袋子的味道。”

“哦哦……”吕可颂将声音放轻。

“我通过电路学会了你们的语言,但我没法辨别人心。只能求助你了。”

“你能记得你掉落的地方吗?”吕可颂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逐渐相信了袋鼠的话。

“不记得了。”

“为什么不找警察呢?”

“他们会用尖尖的东西扎我。”

“我猜你说的是麻醉针。你说的剑又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有自己的剑,但是掉落的时候弄丢了,有它我才能回家。在这个地方我控制不好电流的力度和方向,那个时候的爆炸就是这个原因。”

“也就是说……昨晚那些灯是你弄坏的?”

“你们叫作‘手机’的这个东西里电路丰富,可以帮助我把力量集中起来,所以它现在就是我的剑了。不过只要你想打电话给警察,我就会断开你的通讯。”

“我可以帮你的忙,但我也有一个要求。”吕可颂说,“你要把偷来的手机还给肖捷,他是我的学生。”

“咕噜。”

“发出可爱的声音也没用。我到底该去哪里找你?”

“还差一点,你再用这样的速度走30秒。”

前方刚好是街角的分岔路,几家灰色的小店退让在旁。

“30秒啊……”吕可颂掏出手机,边走边等时间的跳跃,“到了。”

“我就在你背上。”

吕可颂皱起眉头,伸手往后晃了晃背包,这才恍然大悟。她在路边的篱笆侧放下背包,拉开拉链。

“我可以解释。”袋鼠的话语依然是从吕可颂的耳机里涌出的,“看到袋子开着口,我忍不住就往里头钻了。”

“好吧。我有一箩筐的问题要问你……”

有人路过,袋鼠立刻缩回脑袋。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条毛巾,盖在头上,又钻出来。这样看起来,他的个头比一只猫大不了多少。

“这不是我的毛巾吗……算了,你告诉我吧,为什么说这里‘此路不通’?”

“因为没有电路。”

“你说的电路,是那种发光的灯管或者电子显示屏吗?”吕可颂抬头望了一圈,这一条老街上的招牌都又旧又小。

“我掉落的那个地方,本来是有电路的,只是后来搜索不到了。”

“说明那个招牌可能被废弃了?”吕可颂琢磨道。

“没有通电的地方太危险了。”袋鼠感慨一声。

“如果是被废弃了,那确实有可能在这一代处理掉。这条老街有一个大件垃圾的丢弃点。去看看吧。”

袋鼠将脑袋缩回背包里。

“你不考虑自己走吗?”

袋鼠伸出一只前爪,挪了挪头顶,将毛巾盖得更正了。看他这个样子,吕可颂也没办法。她背起背包时,自己腹中传来了委屈的声响。

“你似乎不太愉快。”袋鼠说。

“我也要小心招牌,特别是那些美食店的。在这深夜里看到它们,人就会变得软弱。”

她走过一间水果店,又退了几步。

小小的店里有不少顾客,她也决定进店看一看。趁着人多,她挤过那些标价高的新鲜水果,在一个打着特价标签的货架前站定。

“你在干什么?”声音从耳机里传出。

她低声紧张地说:“好久没有吃过水果了。”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吕可颂的手指伸向两只封装在一起的水蜜桃。

街上依然嘈杂。

从水果店里出来,吕可颂的脚步比刚才快了许多。

“你在说什么语言,不能识别。”

“我?我这是哼歌,是开心的一种表现。”她的怀里是刚才挑中的水果。

“因为偷到了东西吗?”

“偷?我已经结账了。”吕可颂说。

“可你刚才明明紧张得不正常。”

“那是因为难得买到了特价水果。”她在洗手池前清洗了一只水蜜桃,然后将它递到身后。

“为什么给我?这不是你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吗?”袋鼠嗅到了水蜜桃的清香。

“这些都是熟透了的水果,不吃很快就会坏掉。”吕可颂给自己洗了余下的水蜜桃。

“我不需要进食。”

“真的?”吕可颂忍不住向后扭头,但只能勉强看到袋鼠头顶的毛巾,“我知道我们这个世界的袋鼠会吃草、叶子和果实。而且我有一半是为你买的,你不吃就没有意义了。”

袋鼠将黑色的爪子伸出来,灵活地抓过水蜜桃。他咬下一口,高高仰起头,鼻尖向着夜空。

吕可颂听到了一连串咀嚼声,吞咽声,以及耳机里响起的评价:“原始的味道。”

“唉。”

“但是吃了还想吃。”袋鼠转了个身,顶着毛巾的小脑袋冲着吕可颂,“我的名字翻译过来意思就是‘一切’。你可以叫我肖一切。”

吕可颂也吃下一口水蜜桃果肉:“为什么会有‘肖’这个姓?”

“肖是你们这里最聪明的人吧?”

“聪明?”

“我喜欢聪明的。”

虽然甜滋滋的果肉还在口中,吕可颂却没法享受起来。

肖一切说:“我想变成让所有人喜欢的家伙。我最想让人说出那句话:我喜欢一切的一切。”

他抓住胸前的手机,将其竖立起来,就像在握着一柄剑。他闭上眼,又睁开眼,那一刻吕可颂身边的彩色招牌竟同时灰暗了。路人纷纷停下,发出不安的声音。几秒过后,沿街招牌一一被文字点亮,“限时免费疯抢”一类的优惠信息在四处闪烁。

人们兴奋起来,纷纷冲进就近的店铺里。

吕可颂听到耳机中频繁传来提示音,她摸出手机,看到了不断弹出的各种美食代金券,有些担忧。

“来吧,说出那句话。”

“什么?”吕可颂愣了愣。

“我喜欢一切的一切。重复就可以。”

“我……”她张了张嘴,“赶紧停下来。”

“为什么?你不高兴?”

“这样一来就乱套了。”

“好吧,那你就收下这个。”肖一切把爪子伸回背包里,往全身上下挠了一阵子,掏出几片绿莹莹的东西,“当你肚子饿了,就把这种树叶虫吞下。”

“我不吃虫子……”吕可颂为难地说。

“这种虫子能打开你的生物电场,让你通上电,还能用电补充能量。”

“我还没有这种计划……”

“你就甘心一直这么原始吗?”

吕可颂不回答了,但她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地,向着行人稀少的大型垃圾丢弃点走去。那是一块空旷草地,耸立着几间薄铁皮盖起的小屋。

“就是这里了,你说的招牌有可能还在里面。如果能看到招牌上写的是什么,就知道你最初是掉落在哪间店铺了。”吕可颂说,“这个城市虽然大,只要有线索就能找到你的家。”

“要我说多少次,我的家不在这里。”

“你该不会想说,你是从另一颗星球来的吧?”

“不是另一个星球,但也不是这个地球。”

“不是这个地球?你说的该不会是电影里经常提到的平行世界吧?”

平行世界是一种尚未被验证的理论,但它总是能让人幻想,在自己的世界之外还有另一个相似的时空。

“我们那里没有人类,什么都是袋鼠说了算。”肖一切说着爬向铁皮房子。

吕可颂看着他灵活的背影,喃喃道:“搞不好真的有平行世界。”

肖一切在门前立起来,用手敲了敲上面的电子锁,然后又一次抓起手机,做出劈锁的姿势。

四周有些黑,吕可颂看见手机屏幕的光亮不断转化。电子锁当真弹开了,只不过劈开它的不是利刃,而是跳动的数字信息。

她正要往前一步,身体却猛地向后一仰。她被人拉住了,那人的威严让她不敢出声。在被带走前,她看见肖一切用爪子推开铁皮屋的门,一闪就消失了。

在警察局,吕可颂坐立不安。

她隔壁的屋子里,一个中年女人带着孩子高声哭诉:“我们家就这么一个上班挣钱的人,结果被一个女孩子打成那样!脾脏都被踢破了,住院费要花多少你们知道吗!”

那女人的丈夫就是在商场里被肖一切吓跑的醉汉。

“是他攻击我的。”吕可颂紧张地说。

带她回来的警察敲敲桌子:“他是有体面工作的人。”

“他那时候好像喝醉了,你们可以调取商场的监控!”

“那个位置的监控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好那个时间坏的。”警察怀疑地看着吕可颂,话里有话。

吕可颂想起了爆炸的摄像头、灯光和肖一切,一时无言。

“还有一件事。”警察从抽屉里取出了另一份材料,“肖捷这个男孩你认识吧?”

“肖捷?”她点头,“他是我学生。”

“他家里人报警,说他已经失踪40个小时以上了。”

“什么?”吕可颂只觉得身体微微下坠,视线有些眩晕。

“你有线索吗?”

吕可颂的脸色越发苍白,脑中翻滚着一个想法:会是肖一切干的吗?他手里有肖捷的手机。

“你们……有见过一只袋鼠吗?”她胆怯地问。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苏莞雯的其他代表作品:

爸爸说他在月球上,所以不能回家 | 科幻小说

我的人生,竟然变成了老家的付费景点 | 科幻春晚

苏莞雯:认同残酷,点亮一小盏灯 | 作者创作谈(二)

题图 | 苏莞雯工作室《三千世界》宣传片 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