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笑的大鹏

原标题:不搞笑的大鹏

金老师带着《虎口脱险》来了。

#不明白这个梗的都应该反思——为什么我还没关注微博@你真鸟不得?#

距离第一次听到“when you love me,我有很多剧情”,已经快七年了。

大鹏的国民度从《屌丝男士》开始,之后名气是越来越大,口碑却径直往反方向在走。

这一次在上周五上映的《铤而走险》里,他下掉眼镜,减重20斤,饰演了一个并不搞笑▼▼▼

且一直被揍的角色▼▼▼

这个生活落魄的修车工刘小俊,时常皱着眉头。

为了还赌债,铤而走险倒黑车,却意外卷入了一起儿童绑架案,成了不是绑匪的绑匪。

经历一系列波折之后,他和被绑架的小女孩之间发展出了一段父女情▼▼▼

电影有监制曹保平一贯的犯罪片气质,但故事比较套路,多线叙事和反转都没什么新鲜感,所以评分麻麻,上映6天票房不到4000万▼▼▼

不过有些追逐戏的设计把魔幻3d的重庆展现得很好▼▼▼

人狠话不多、一路只要打打打的真绑匪欧豪非常出彩▼▼▼

大鹏呢,转型进度至少完成80%了吧。

虽然表演还是有点脸谱化,但一本正经演起屌丝,已经让不少人刮目相看了▼▼▼

你能看出他为了这个男一是真努力。

戏内,打破自己的安全感,像这个角色一样焦虑不安 ▼▼▼

戏外,不算路演,光是《铤而走险》北京的首映礼,他就跑了18个厅去和不同的观众交流。

大鹏和出身京圈的滕华涛相反,他无比在意观众的评价,时刻守着观众的脸色。

在他看来,这种真实的互动和评论最难能可贵。

当年的《煎饼侠》,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奔赴 31座城市,188家影院,完成211场观众见面会,拼命下沉到四五线城市▼▼▼

一开始面对外界的负面评价,大鹏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不停问制片人——

“我拍的电影真的不是电影吗?我要怎样才算是好好拍电影?”

两年后,去《瓣嘴》里读豆瓣上的差评,他也完全无法幽默地反驳,倒不是生气。

“我就一条一条读,后来他们就叫停了,说大鹏老师你不用那么认真。我说我挺认真的,他们说得还挺对的,我没有办法反驳。

他们说的一切我都认同,我怎么去调侃反驳呢?我觉得评论里说的都有自己的立场,比如说大鹏的电影没有电影的质感,粗制滥造的场景,然后没有主线的逻辑等等,我觉得说得都对,我认可这种说法。”

大鹏难得一次在大众面前发飙,是在缝纫机乐队》路演期间,影评人二月鸟语给打了一星▼▼▼

他特别害怕这种评论会影响观众拒绝观影,不留一个让他展示电影的机会。

后来他回应,说自己这3年的进步都体现在这部电影上了,他可以当面对质,自己的电影再不行,也绝不止一星▼▼▼

到了《铤而走险》,他照常去影厅,隐藏在观众席看观众反应。

照这条评论看,简直比电影本身还戏剧化▼▼▼

看起来有点疯魔了吧。

吕彦妮在采访里问过,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公众的评论?

大鹏说,我想弄清楚是为什么。

“比如说打开这个电影APP《奇门遁甲》的页面,好几百条在说:有大鹏我就不看、大鹏是什么人、大鹏太烂了凭什么找他……

我在想,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想知道一个答案,因为有了这个答案之后我就可以改了。哪怕我不去解决这个问题,心理也会变得踏实一点。”

太轴了。

回过头看,这种不安全感来源于自卑,从小就一直伴随着他。

大鹏出生在吉林省集安市,他的父亲是工厂职工,母亲是市评剧团的主角。

小学的时候,爸爸想让大鹏学二胡,但二胡老师说他手太短、学二胡不科学。学小提琴呢,少年宫的老师又说他不太适合学音乐,可以试试去报别的班。

一出少年宫他就哭了。天赋上的打击。

后来他用努力弥补,13岁开始自学吉他,大学组建乐队。

但他还是在音乐上自卑——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接触外界的唯一途径,可能就是电视以及电视节目,我听音乐都是听的是磁带,甚至连国外的那些打口的CD什么的我都没听过。

跟人讨论音乐,我觉得我特别土俗,人家都说AC/DC、枪炮玫瑰……我听的全是黑豹、唐朝和beyond,没听过国外的任何一个音符。所以这个也导致我长大之后是有点自卑。”

“我总觉得我确实是个比较低端的人。”

集安是一个山城,三面绕山,还有一面是鸭绿江,到哪都能看到边界,这让他特别有安全感。

一直到17岁他都认为,世界都是这样的,直到去长春念吉林皇家建筑学院。

长春是个平原

“上大学头一天,我是很恐慌的,我看不到山了。”

大鹏对于自己的自卑非常坦诚,仿佛说出来就能消灭一些似的。直到现在,他都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在各个方面总有一些“好的”人冒出来碾压他的自信。

“直到现在我看到身边比我好笑的,比我长得好的,比我有特点的,比我导得好的,比我唱得好的,比我说得好的,比我家庭条件好的,比我……

我都会有一种很自卑的感觉,我什么也不是。”

所以他极度努力。

2004年,他开始北漂。

一开始搜狐音乐频道只是招临时工,没有技术含量,月薪 800元。

大鹏做了,还努力地留了下来。

比如领导让他把上百首歌转成数字格式,他不但转了格式,还额外给歌曲分为摇滚、流行、民谣,归类储存。

当网络编辑后,大鹏本来的工作是复制报纸新闻粘贴到网站上,后来他就跟领导说,为什么我们只做搬运工,而不是生产者?于是写起了稿子。

正值毕业季,他蹭热点的文章《毕业了,什么歌让你留下眼泪》就火了▼▼▼

不分白天黑夜的加班,他从搜狐的临时工做到编辑,又做到了主持人。

可是新领导认为他不仅外形不行,主持水平也不行,想办法把他换掉“像你这个水平,在广播学院食堂卖盒饭都不够资格”。

于是他对自己说:“我要捧红自己!以后谁也别想换掉我。”

2007年,“中国互联网第一档脱口秀节目”《大鹏嘚吧嘚》就这样诞生了,盘点一天之内发生的娱乐事件,配上耸人听闻的标题。

他一个人找选题、写稿、主持、剪辑、发布、推广▼▼▼

标题也确实挺耸动的。

那时候的大鹏为了“捧红自己”不顾一切,把杨丞琳道歉的NG镜头都放出来,在节目里说:看,她连道歉都这么不诚恳▼▼▼

也是那一年,大鹏与搜狐签约成为艺人。

本来搜狐规定艺人必须是自由人,然而大鹏“我已经习惯了忙碌的工作,倘若失去它,我会感觉没有安全感。

工作成了山,他要把自己围起来。

所以,每一个不用外出忙碌的日子里,大鹏依旧早上九点就出现在公司,做着自己签约前常做的编辑工作。

再到2012 年的《屌丝男士》,灵感来自德国的《屌丝女士》,他还是那个目的:捧红自己。

“我的目的性很简单,就是用一切简单粗暴的方式让大家迅速的知道我。”

只有60 万制作经费,没有好设备,自己也没有名气,大鹏很快想到了蹭明星这一招。

“我为了邀请这些演员,有的是给他们写信,有的是在邀请的时候把所有能准备的分镜头的脚本、时间安排都给他看,只要你来,我不用占用你太多时间就可以完成这个事儿。”

有的人只给他5分钟的时间,而在5分钟的拍摄背后,大鹏会提前架好机位,并和其他演员反复彩排▼▼▼

怎么说呢,大鹏聪明的是,每次都赶上了互联网经济的转折点▼▼▼

2014年,国产电影首次票房破10亿,之后那两年是电影市场新秩序还没建立的时候。

跨界导演是潮流,苏有朋的《左耳》、邓超的《恶棍天使》、何炅的《栀子花开》......喜剧和青春片大受欢迎。

大鹏也用《煎饼侠》兑现了“屌丝男士”▼▼▼

他沿用了明星实名出演的形式,以及幕后偷拍明星的手段,用超英电影的框架讲小人物的奋斗史。

“大家经常会评论说什么人都来当导演了,我就是那个什么人。”

自卑的大鹏知道如何自嘲。

这种自嘲在电影里无处不在▼▼▼

还让其他真实的明星自嘲。

比如在演技上本来就饱受争议的袁姗姗,演一名演技很烂的女演员。

对比邓超《分手大师》,大鹏还就强在了这种对自身心态的打击,这源于生活体验。

但邓超有张艺谋的电影可以演,他没有啊。

所以尽管取得不错成绩,《煎饼侠》总归还是网络段子的拼凑,再搞搞彩蛋,大鹏也确实不知道大银幕怎么演。

没关系,被骂了就知道问题在哪了,可以学嘛。

2016年,他沉下心来,以演员的身份去其他大导演那偷师。

出演了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徐克执导、周星驰监制的《西游伏妖篇》,王家卫监制的《摆渡人》,袁和平执导、徐克监制的《奇门遁甲》……

有些人命就是这样,偏偏他遇上的大导们状态似乎都不太好

同时呢,宣传团队和经纪团队都希望他能够多一点曝光,于是他尝试着上真人秀。

不说我也没发现,明明谐星出身,怎么丝毫想不到大鹏的代表综艺?

因为他并不好笑。

《挑战者联盟》和《二十四小时》本质都很扑,但其他人说说都还有点梗,唯独大鹏,他一点OVER。

“我知道这些节目找我就是奔着搞笑去的,希望我更夸张一点,做游戏出很多丑,来了女嘉宾我就开心。

但真人秀不像拍戏,有些笑点是可以被设计的,真人秀是一个现场的反馈,我压力比较大就是生怕自己不搞笑,所以有些时候会显得太使劲。

真是强行搞笑又不好笑▼▼▼

最后没得观众缘▼▼▼

努力派露馅了。

那不好笑就算了,你一个讲脱口秀起家的,谈话总可以吧?

也不太行。录《奇葩说》,他一开始接不住话题,只能一直用十亿导演的梗。

最后三个导师发言也没让大鹏发表最后观点,或是可能因为没说出什么来就被剪了▼▼▼

大鹏对自己评估得很清楚,“有梦想不代表有能力,如果误解这一点,就会很痛苦”。没有那么多的才华,所有的努力和办法都是笨拙的。

而《奇葩说》这种神仙打架的场合,又激出了他的自卑▼▼▼

搞喜剧,大鹏左不靠周星驰右不靠沈腾。

记得《缝纫机乐队》和《羞羞的铁拳》撞档,不如后者好笑,大家就找原因啊,说《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在舞台一场又一场对着观众磨出来的,《缝纫机乐队呢?是大鹏在家里憋出来的。

对他来说,喜剧需要反复练习▼▼▼

他把喜剧当成数学,用一些公式产生一些结果▼▼▼

屌丝男士》的成功,就是他找到了一个贴近大众的解法。

这样的人很容易走极端。

我还记得他以前每天都坚持在微信里发一条60秒的语音,每段语音正好在第60秒说完,怎么做到的?因为他每天晚上都会说很多遍……

敲演员来演自己的戏,他用的方法是写信。

袁姗姗一开始害怕坐实了自己“演技烂”的事实,大鹏就写了一封长信,说:“你能够通过《煎饼侠》,像戏里面的女演员一样实现大家对她看法的转变。

推广《缝纫机乐队》的时候,大鹏在微博上@了很多明星,还跑到各个明星微博下面评论▼▼▼

甚至迪丽热巴帮忙宣传李晨《空天猎》的微博,他也在下面替自己的电影打宣传▼▼▼

和群发无异。

但《煎饼侠》的反噬作用在了这里,这个还是讲小人物逆袭实现梦想的故事,最后拿到4.59亿票房▼▼▼

好笑的是,今年随着《乐队的夏天》的火热,《缝纫机乐队》还因为面孔乐队被提到好几次,顺着热度,电影再次被拉出来重新解读▼▼▼

不过就算是现在乐队市场好了,影响力和收益会更好,他也拒绝拍《缝纫机乐队2》。

“我觉得不要重复去做自己很擅长、很安全事情。”

这种自我折磨型人格可太别扭了。

不安全感来得越凶猛,大鹏就越依赖于它带来的刺激感和推动力。

“我就要做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事情,因为所有擅长的事情也都是从不擅长开始的。你做得不好没关系,关键是你要勇敢地接触不同的领域。”@大众电影杂志

“我希望我能更不羁一点,更像煎饼侠一点,最近想拍的题材在身边的人看来,都是冒着极大风险的,但这是我的乐趣和热血挥洒的地方。”@新京报

去年底,他闷声不响拿了一个【金马最佳短片】。

《吉祥》就很不“大鹏”,是一部伪纪录片,讲北漂女孩回到家乡,面对生死离别,和家族的矛盾冲突▼▼▼

大鹏一路小跑上台,这是他梦想中的高光时刻,一个并不简单粗暴的方式,一张比“红”更不易的优秀奖状。

“大家都觉得我特别普通,大鹏可以做到的事情,其他人也能做到。希望这个奖杯能给你们力量。我从一个网络上拍短片的人,到在金马奖上拿短片奖的人,用了14年。”

这个人依然在疯狂地努力着。

了《铤而走险》,大鹏面接拍的《第八个嫌疑人》《第十一回》,也都是非喜剧类型。

《第八个嫌疑人》里,他剃光了头发,增重20斤又减重30斤▼▼▼

他下一部导演的电影是长片版《吉祥》,大鹏已经离喜剧出走很远了。

对导演这件事情,他好像莫名有信心。金马奖给了他环山。

现实中的大鹏并不搞笑,也从来不是他作品里的屌丝。

“大鹏”,是一种途径▼▼▼

董成鹏是一个极度恐高患者,以前6小时以内的出差,他基本都用高铁替代飞机。

坐飞机的时候,他的心跳会加速呼吸急促,全身都是红的,只能拼命抠自己的手来克服

而在他给自己安排的职业生涯里,他始终在天上。

是捷径也是折磨,是恐惧也是成就。

烫了头发的撰写 | 金然

苦心经营微博的编辑 | 林鸟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