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暴风冯鑫送进了监狱?

原标题:谁把暴风冯鑫送进了监狱?

围绕在冯鑫周围的人和事,最终将他带向了一条不归路。他就像一个混进镰刀圈子的素人,以为自己会变成镰刀,但最后发现被割的还是自己。

作者 | 戴老板

大连理工毕业生周胜军,在学校里修的是化工,平时却喜欢捣鼓编程代码。毕业后他开了家小公司,做起了电脑经销生意。2002年,他发现网上视频格式种类繁多,但缺乏好用的播放器,于是便给两个跟他学编程的女孩布置了个作业:写一个播放软件,能够兼容所有流行的视频格式。

两个姑娘聪明伶俐,搜罗了各种播放器的原始代码,东抄西抄,最后居然真整出了一个小软件,能播放大部分格式的视频。软件被周胜军上传到论坛上,供网友们免费下载使用,正好那会儿他在看一部叫《完美风暴》的美国电影,于是就顺手给播放器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暴风影音。

出乎周胜军意料的是,免费、小巧、兼容等优点让暴风在一众垃圾软件中脱颖而出,这个无心插柳写的软件风靡了整个网络。到2006年,暴风影音的下载量已经超过3000万,周胜军也关掉公司,全职开发暴风。但在那个年代,共享软件基本赚不到什么钱,周胜军萌发了把暴风卖掉的念头。

2016年7月,一个叫蔡文胜的福建人,拎着一蛇皮袋子现金来到东北,敲开了周胜军的门。[1]

福建姓蔡的猛人特别多,比如搞出“天梯”和奥运“大脚印”的蔡国强;收藏百辆豪车的“国内玩车第一人”蔡端宏,以及互联网圈大名鼎鼎的蔡文胜。

早年靠倒卖域名起家的蔡文胜,对如何做生意有一种天然的嗅觉,此次拎着钱来收购暴风,其实是受“办事儿像二傻子”的朋友冯鑫所托。

冯鑫早年在三株——有兴趣可搜索“三株口服液”——混过,练就了一套顶级销售技能。1999年他去金山上班,所管辖的华西区业绩力压华东和华南,升任金山毒霸市场总监。

2004年,冯鑫离开金山,去了周鸿的雅虎中国,一年之后出来创业,遇到的第一个投资人就是蔡文胜。冯鑫是销售天才,但不擅长做生意,蔡文胜则正好相反,是个天生的生意人,15岁就辍学摆地摊,服装、建材、房地产都干过,挣了点小钱,直到2002年的域名倒卖让他彻底发家。

自然,他拎着钱去帮冯鑫收购暴风,也透着生意上的精明。冯鑫创业做了一个“酷热影音”的播放器,不温不火,于是便琢磨着收购暴风。而蔡文胜先是投了冯鑫300万元人民币,占股18%,又把IDG介绍过来投了300万美元(估值1000万美元左右),他那300万元的天使投资两个月就涨了3倍多。

然后,蔡文胜说服周胜军把暴风出售给冯鑫,但要先卖给自己旗下的公司,然后再转手卖给握着300万美元的暴风。尽管价格没有披露,但非常有可能的是:冯鑫还没开始做业务,蔡文胜的投资已经全赚回来了,而且还有14%的股权。

在冯鑫和暴风这条鱼上,蔡老板实现了“双吃”,但他的盛宴还在后面。而冯鑫的周围,也开始慢慢聚集了这么一帮揣着同样心思的人。

这是一个“欲割别人,反而被割”的故事。

成功收购暴风后,冯鑫的公司开始驶入快车道,通过“免费软件+贴片广告”的模式,收入在2014年做到3.86亿元。但快速增长掩盖了公司的隐忧,冯鑫身上朋友多、交情广、手头松的特征淋漓尽致体现在了暴风的股权结构上:暴风上市时发起人有27个,投资人众多,上市后冯鑫的占股比例只有25%。

在众多投资人中,除了蔡文胜,另外一个“明星投资人”是江南春(用父亲江伟强的名义入股)。冯鑫对蔡文胜和江南春都很推崇,他羡慕蔡文胜的高情商,和他在一起如沐春风,但“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听他的”,他又评价江南春是中国广告界的珠穆朗玛,“我一辈子都超越不了他”。[2]

但推崇归推崇,冯鑫是跟蔡和江这种“24K纯商人”完全不同的人。程苓峰在《朋友冯鑫》一文中评价他是“太讲义气,太相信人”,更像是个活在1990年代语境中的摇滚青年。这种性格能成就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但绝对无法成就一个好CEO,尤其是在上市后,那些把暴风当成肥鱼的人,纷纷露出了獠牙。

在经历了刚上市那36个惊天动地的涨停板之后,冯鑫站上了人生的巅峰:最高市值摸到了400亿元。但炒作归炒作,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暴风的商业模式没多少信心,根据笔者当年了解的情况,绝大部分券商分析师都认为在视频进入巨头时代之后,本地播放软件已经是明日黄花,暴风不转型就一定死。

在这种共识下,投资者开始利用暴风虚高的估值悄悄撤离。在限售股解禁的2016年第一季度,就有一半的投资机构清仓撤离。两个明星投资人蔡文胜和江南春也迅速抛售套现,到了2016年第三季度,两人均在十大股东名单上消失,根据当时的股价计算,两人套现都在5个亿以上。

尽管走得坚决,投资人撤离尚属于可理解的退出行为。与之相比,公司高管的集体撤退和套现,就是一件令冯鑫伤感的事情了。

冯鑫给股权非常慷慨,不但搭建了员工持股平台,很多高管更是直接持有公司股票,但上市后高管纷纷离职,董秘甚至还没等连续涨停结束,就打辞职报告走人了。众多高管争先恐后抛售,到了2018年,上市前的14人高管团队就只剩3个人了。

冯鑫的性格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不但没怎么减持,还不断质押股权给公司的项目做担保,那些赚够了的朋友,向他挥了挥手便转头离去。

冯鑫还是那个“太讲义气”的山西汉子,但资本市场的光怪陆离也深深影响了他。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说:“对我们来说,这(A股上市)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我创业10年,从来就没有过核武器,从来就是小米加步枪,一枪一个子弹的。突然给你一个,你一按,就有巨大的威力。”

于是他开始琢磨利用“核武器”来促进暴风转型。冯鑫可能是个好人,但面对A股满院子的韭菜,他不能免俗地心动了。

2016年3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以10.8亿元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核心资产就是吴奇隆和刘诗诗两口子。当时正巧赶上他们大婚,一时媒体上到处都是“吴奇隆的10亿聘礼”的大标题,这场明摆着侮辱监管层和投资者智商的闹剧,被证监会干净利落地送回了老家。

这笔交易有多“坏”,从稻草熊此后的估值可见一斑:被证监会否决之后,稻草熊影业在2017年2月得到了阿里影业的投资,估值仅为1173万元,只有当年暴风收购对价的1/14,而1年9个月之后,阿里影业也退出了稻草熊。假如当时冯鑫如愿以偿,最后买单的恐怕就是普通的股民了。

而后便是将冯鑫彻底打入地狱的MPS(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收购案:一笔52亿元的交易,居然没有跟对方高管签竞业协议,最后人家拿到钱之后,把公司故意做烂,把高管悉数拉走,在外面另起炉灶大把赚钱。

犯了“太相信人”这个错误的冯鑫,醒悟过来时为时已晚。损伤惨重的某金融机构报案,他最终身陷囹圄。[3]

这是一个“欲割别人,反而被割”的故事。在冯鑫的计划中,MPS被收购后是要卖给上市公司的。按照行业“通行”的做法,自己先用52个亿买下来,再高价卖给上市公司,还能拉升股价,绝对的“一鱼多吃”,接盘的自然是股民。只不过不凑巧,第一步就遇到了骗子和狠人,后面没能玩下去。

冯鑫出事后,蔡文胜发了个朋友圈说:“看到冯鑫出事心里非常难受。暴风影音免费服务过无数用户,冯鑫也成就过很多人,让很多机构和股东都赚钱过。”

蔡文胜的确应该好好感激冯鑫:要不是有收购MPS的利好,他当年怎么能在暴风150亿元市值(现在市值的10倍)时套现离场呢?

冯鑫如果自己复盘就会发现,自己左手战略,右手收购,折腾来折腾去,除了拉高股价让朋友们出货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这是典型的时代狂欢下的个人悲剧。暴风上市前现金流和利润都很健康,一年有近1亿元的利润,上市后如果稳健经营,聚焦视频主业,未尝没有机会。但围绕在冯鑫周围的人和事,最终将他带向了一条不归路。他就像一个混进镰刀圈子的素人,以为自己会变成镰刀,但最后发现被割的还是自己。

从暴风影音名字诞生的那一刻,或许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注释:

[1]《我知道的暴风冯鑫》《左林右狸》,2015年

[2]《冯鑫:我被暴风绑架了》《创业家》,2011年

[3]《谁把冯鑫送进了铁窗》《中国企业家》,2019年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戴老板

可能是2018年最网红的财经自媒体写作者

前通信行业分析师/自称花木路王宝强

代表作:联想和华为的1994年/

中国芯酸往事/世间已无明斯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