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森“乱战”:律师称受人身威胁 股东对骂报警幕后 谁在掰手腕?

原标题:步森“乱战”:律师称受人身威胁 股东对骂报警幕后 谁在掰手腕?

赵春霞不想被罢免?

见证律师称受到人身威胁、股东对骂、董监高离席、保安清场、股东拨打110报警……筹备了近两个月,*ST步森(公司主体“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9月2日的股东大会,被谁搅和成了一场闹剧?

9月4日晚间,*ST步森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取消股东大会有法律依据及合法合规性。但针对有媒体报道的“非公司股东的爱投资投资者参会,引发争论,并最终导致场面失控”的情况,*ST步森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始终强调因大股东东方恒正(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的压力干扰,导致现场秩序失控。

公告显示,*ST步森9月2日的股东大会,目的是审议关于罢免赵春霞、封雪和柏亮等8名董事或监事职务的议案。其中,赵春霞系*ST步森董事长,公司前实际控制人。

但9月2日晚间,*ST步森称,此次股东大会未能按照法定程序正常召开。原因是,股东大会见证律师在参会前,受到公司股东东方恒正有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无法正常参加股东大会见证工作。鉴于事发突然,继续召开会议可能损害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监事会主席刘燕宣布取消本次股东大会,择日另行召开。

证券时报报道了9月2日股东大会的具体情况:现场赶来了多名赵春霞创办的P2P平台“爱投资”的投资者,导致人员进入会场前要被多次核实身份并上缴手机。大会开始后,见证律师称,由于在会议召开前,接到部分投资者的蓄意威胁,所以,退出此次股东大会的现场见证。随后,此次股东大会的召集人——监事会,宣布终止此次股东大会。

此后,*ST步森董事、监事、第一股股东参会代表、小股东,以及爱投资投资者,开始争论起来,甚至一度出现了股东与爱投资投资者之间的推诿、对骂。失控的场面,也引来10余名“特保”维稳,并要求现场人员全部离场。然而,此举又遭到部分股东不满,并现场打起了“110”报警。

时间财经尝试联系*ST步森,了解具体情况,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控制权“拉锯战”

以上*ST步森公告将此次股东大会取消的直接原因,归咎于大股东东方恒正对见证律师的施压。上海证券报报道称,东方恒正迅速予以反击,表示“从未联系过本次参与见证的两位律师”,“愿接受面对面质证”,并质疑公司此举的真实目的是阻止或拖延股东大会召开,以避免现任董事、监事被罢免。

东方恒正与赵春霞的控制权之争,可能是导致本次股东大会沦为闹剧的主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ST步森创立于1985年,是集服装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的大型服饰企业。2011年,步森股份在深交所上市,当年营收7.15亿元。到2014年,步森股份迎来首亏。随着步森股份经营状况的恶化,步森股份的创始人寿彩凤家族逐渐开始减持。

中国基金报等媒体报道称,2015年3月,步森股份与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睿鸷资产”)签署转让协议,步森股份控制人首次由步森集团变更为睿鸷资产,后者合计持有步森股份29.86%的股份。

作为步森股份创始人的寿氏家族通过这笔交易以及之前的减持,陆续套现超过15亿元。这也意味着原来的创始团队寿彩凤家族正式退出步森股份。2015年到2017年,在经过连续3次的实控人变更之后,2017年10月,赵春霞通过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实控人。

今年4月26日,步森股份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公告提示自4月30日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步森股份”变更为“*ST步森”。

今年5月底,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方式,以2.84亿元买下了赵春霞控制的安见科技所持有的2240万股*ST步森股票,成为*ST步森第一大股东。

虽然安见科技目前已不再持有*ST步森股票,但安见科技的一致行动人睿鸷资产还持有*ST步森13.86%股份,为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ST步森此前也曾公告称,目前公司董事会成员均由安见科技提名并由股东大会选任,公司第一大股东虽然变更,但实控人未变更。按照当初的约定,赵春霞的实控人任期一直持续到2021年。

入主*ST步森后,东方恒正控制*ST步森的意图明显,并连续发起了几轮“进攻”。

6月底,孟祥龙等多位股东,要求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罢免董事长赵春霞,总经理、财务总监封雪,非独立董事柏亮、苏红、李鑫、孟繁琪,监事潘祎、韩佳。

8月19日,在*ST步森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昌盛十一号私募基金、张星亮、孟祥龙、张旭等5名股东明确表示,“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赵春霞本人跑路。”

面对大股东的“逼宫”,期间,现任董事会进行了反击。8月28日,*ST步森发布澄清公告称,“虽然董事长赵春霞因身体欠佳正在接受治疗,但迄今仍坚持通过电话会议等方式参加董事会及公司经营管理会议,亲自审批生产经营过程中需要董事长审批的事项,正常履职。”

据悉,赵春霞自2018年8月15日至今,始终未赴浙江省证监局约谈。

赵春霞为何消失?

巧合的是,赵春霞“异地治病”的起始时间,与爱投资逾期爆雷的时间点恰好吻合。

中国基金报报道称,2018年7月27日和8月7日,爱投资在官网接连发布《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一品堂文化等41家企业催款公告(第一批)》和《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家宝散热器等8家企业催款公告(第二批)》,公开向49家未按时偿还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的企业讨债。

根据披露,这49家企业中有8家上市公司,欠款金额从3000万元到2亿元不等。这些大额借款被爱投资包装为“省心计划”,向11万投资人兜售。

中国互金协会信息披露系统显示,“爱投资”项目逾期率高达91.31%。官网显示,截至8月底数据,爱投资借贷余额129.52亿元,逾期金额超过100亿元,其中74亿元逾期90天以上。

6月13日下发的监管问询函称,近日,有媒体报道公司董事长赵春霞控制的“爱投资”P2P网贷平台已出现部分投资项目回款逾期情形。对此,监管问询函要求披露截至目前“爱投资”P2P网贷平台最新经营情况和财务情况,说明“爱投资”P2P网贷平台面临的主要风险情况,是否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对此,*ST步森回应称,截至2019年6月18日,爱投资平台未被公安机关立案,公司与爱投资平台独立运行,无任何业务往来或资金往来等。因此不存在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况。

但到了7月中旬,又有爱投资出借人表示,收到当地经侦电话通知,北京经侦已经对爱投资立案调查,可以前去报案登记,递交相关材料。

与此同时,赵春霞消失了。

业内人士王力(化名)向时间财经介绍,一位在爱投资上有几十万元逾期的投资者从警方获得的消息显示,爱投资确实已经被立案。北京警方在办理此类案件时,一般都会先抓捕主要涉案人员,这可能就是赵春霞消失的原因。

另外,王力称,目前市面上有人员在以较低折扣价从爱投资投资人手上收购逾期资产。时间财经在债权交易平台“交易宝”上发现,确有多笔爱投资债权转让信息,且部分转让已经下架。排除骗子的情况,如果这些人员属于爱投资,这么做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减少爱投资的逾期资产规模,以期尽量减少爱投资相关人员未来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王力表示,不排除赵春霞等人故意干涉9月2日股东大会的可能性。

证券时报报道称,在9月2日股东大会现场,有非*ST步森公司股东的“爱投资”投资者,在会场与参会股东推诿、对骂,失控的场面也一度引来10余名“特保”维稳,并要求现场人员全部离场。

另外,见证律师“缺席”是否足以导致股东大会搁浅?深交所日前要求*ST步森说明,律师参与见证是否为股东大会召开的前提条件,以及取消此次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及合法合规性。

根据《股东大会规则》相关规定,一旦出现延期或取消的情形,召集人应当在原定召开日前至少2个工作日公告并说明原因。因不可抗力等特殊原因导致股东大会中止或不能作出决议的,应采取必要措施尽快恢复召开股东大会或直接终止本次股东大会,并及时公告。

9月4日晚间,*ST步森对深交所下发的以上问询函进行了回复,表示取消此次股东大会有法律依据及合法合规性。

*ST步森称,律师参与见证是确保股东大会合法、有效召集的必要环节。见证律师受到有关人员干扰后,表示无法参与本次见证工作,股东大会现场秩序混乱。公司监事会采取了必要措施,但未得到预期效果。为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公司召集人宣布取消本次股东大会,择日另行召开。

深交所还针对媒体报道的“非公司股东的爱投资投资者参会,引发争论,并最终导致场面失控”情况进行了问询,要求*ST步森说明取消现场股东大会的原因与公司披露的是否一致。

对此,*ST步森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始终强调因东方恒正的压力干扰,导致现场秩序失控。

不过,相比控制权斗争,*ST步森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ST步森8月27日晚间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81亿元,同比增加4.35%;实现归母净利润-431.68万元,同比增加66.11%。亏损虽有所收窄,但未能扭亏为盈。

根据上市规则相关规定,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将会被暂停上市。眼下已是2019年下半年,按照上半年的亏损情况来看,留给*ST步森的保壳时间已经不多了。(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