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怎么回事?央行官员首次网上公开授课

原标题: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怎么回事?央行官员首次网上公开授课

“你好,我是穆长春。欢迎来到我的得到课程。”9月4日上午,“得到”App上悄然多了一门课程《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跟得到上其他课程的讲课人身份不同,这门课程的主讲人是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 得到App对媒体表示,这是央行官员首次在得到App上开课,也是由得到方面主动邀约,整个录制过程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实属罕见。截至今日18:21,已经有13727人在得到上加入了这门课的学习。

Libra白皮书发布后决定开课

为什么会选在现在这样的时机公开讲课?穆长春在该课程的《发刊词 | 数字货币:你必须知道的金融世界新变量》中讲述了本次开课的缘由。

穆长春介绍说,根据白皮书,Libra的使命,是要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这套金融基础设施能够让人“无论居住在哪里,无论从事什么工作或收入怎样,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资金的时候,应该像发短信或分享照片一样轻松、划算,甚至更安全。”

“全世界这些年对数字货币的关注,你可能隐约已经感觉到了,一开始的比特币、以太币,到最近,像摩根、高盛这样传统的大机构也开始布局自己的数字货币了。但是,没有哪一种数字货币像Libra这样,能够引起整个货币和金融世界的紧张。”穆长春说。“”

“Libra白皮书发布后,有人说它能成为全球流通的数字货币,也有人说它要跟支付宝和微信进行竞争。各国的监管机构和央行,有人旗帜鲜明地反对,也有人开始试图去研究它,包括法国、日本在内,还都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去研究该怎么应对这件事。作为一个数字货币或加密资产的研究者,同时作为一个央行职员,我也认为这个事情非常的重要。在Libra白皮书发布不久,我就和得到很快地决定,要推出讲Libra的这么一个课。”

穆长春认为,Libra是一项非常有野心的计划,它树起了一杆普惠金融的大旗,还搞了一套治理机制。他特别强调大家注意:第一,先不说其他机构,光是Facebook,加上它旗下的WhatsApp,一共有27亿用户。这意味着它的用户基础、它的社会动员能力,都巨大无比。第二,Libra有价值支撑,这意味着它跟以前作为投机工具的加密资产很不一样,它有潜力成为通常意义上的货币。第三,它针对的不仅仅是美国本土,而是全球各个国家。

课程收入全部捐赠给“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

这门课并非免费课程,需要支付19.90得到贝,在不考虑其他优惠的情况下,大致相当于19.90元人民币。穆长春将把他在这门课上的收益,悉数捐赠给“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

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包含发刊词和结语,这门课程一共8讲,每一讲都不超过15分钟。第一讲是从技术的角度看,为什么Libra是比比特币更接近支付工具的数字货币;第二讲谈Libra如何应对数字货币的币值稳定挑战;第三讲分析Libra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种强势的世界货币,它的路径最有可能是怎样的;第四讲讨论Libra会从哪些方面冲击原有的货币体系,能突破数字货币的通行风险吗?第五讲和第六讲专门讲中国央行自己准备发行的数字货币,它的名字叫做DCEP。最后的结语部分,穆长春谈了自己

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一些看法,标题是“互联网创业思维,不适合金融领域”。

中国央行推出数字货币“不是很远”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五讲,穆长春在介绍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时说:“我做这个课程的时候是2019年的8月,离中国人民银行推出我们自己的数字货币也不是很远了。我们这个数字货币的项目叫做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也就是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它的设计逻辑,很多地方跟Libra很相似。但我要先澄清一下,不是我们模仿Libra,事实上,做中国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早在2014年,当时的行长周小川就提出过这个想法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8月10日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发言时称,经过5年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他还介绍了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理念和技术架构。自此之后,社会各界对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讨论便迅速升温,甚至有假消息称央行将于11月11日向7家机构推出数字货币。

有人猜测,“呼之欲出”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或于今年推出;也有人认为“呼之欲出”也许更多的是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上的准备,穆长春此次推出Libra与数字货币的课程,向公众科普有关知识,也可看作是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的前奏。

划重点:

一、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会是什么样的?

穆长春:1.央行的数字货币是纸钞的数字化替代,功能和属性会跟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形态是数字化的。2.它会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什么叫作“具有价值特征”?就是不需要账户就能实现价值转移。3.央行的数字货币具有法偿性,就是别人用它向你支付时,你不能拒绝。4.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实现“双离线支付”,是指收支双方只要有电,没有网络也能进行支付。

二、DCEP,跟我们常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具体还有什么区别呢?

穆长春:首先从法权上,DCEP的效力和安全性是最好的。

用支付宝或微信做电子支付的时候,用的是支付宝的电子钱包、微信的电子钱包,它们的货币是从哪儿来的呢?它们不是用央行货币进行结算的,而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结算的。微信和支付宝在法律地位、安全性上,没有达到和纸钞同样的水平。

理论上讲,商业银行都可能会破产,但假设微信破产了,微信钱包里的钱,它没有存款保险,你就只能参加它的破产清算,比如你之前有100块钱,现在只能还你1毛钱,你也只能接受,它是不受央行最后贷款人的保护的。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你不能完全排除。

其次,在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的时候,电子支付就不行了。那个时候,只剩下两种可能性,一个是纸钞,一个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它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我们叫做 “双离线支付”,是指收支双方都离线,也能进行支付。只要你手机有电,哪怕整个网络都断了也可以实现支付。这一点,像Libra这样的数字货币是做不到的。

三、DCEP会对支付宝、微信的地位产生影响吗?

穆长春:我们的回答是:并不会。因为目前支付宝、微信也是使用人民币支付,其实也就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支付。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后,只是换成了数字人民币,也就是用央行的存款货币,虽然支付工具变了,功能也增加了,但渠道和场景都没有变化。

四:为什么在电子支付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央行还要推数字货币呢?

穆长春:首先,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其次,现在的纸钞、硬币的发行,印制、回笼、贮藏各个环节成本都非常高,还要投入一些成本做防伪技术,流通体系的层级也比较多,携带又不方便,现在大部分人需要用现金的情况是越来越少了。当然只要你不犯罪,你想进行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消费,这种隐私我们还是要保护的。这也就是说,公众其实是有匿名支付的需求的,但现在的支付工具,比如说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支付都是跟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紧紧绑定的,它满足不了匿名的需求,也就不可能完全取代现钞的支付。而央行数字货币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它既能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的价值特征,又能满足便携和匿名的要求。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程婕

责任编辑:范逸昕(EK0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