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国和楚国共度患难,结盟联姻200年,最后却反目成仇,同归于尽

原标题:秦国和楚国共度患难,结盟联姻200年,最后却反目成仇,同归于尽

战国时期,关东六国皆视秦国为不讲信义的“虎狼之国”。然而,秦国历史上,也曾有过为盟友两肋插刀、肝胆相照之时。

在春秋时代,秦穆公举贤用能,重用百里奚等人才,又三次扶立晋国国君,被誉为守信重义的一代明君。

崤山之战,秦国惨败后退出中原争霸,世人也多不齿于晋国背盟相攻。所以之后的王官之战,秦国以哀兵出征,把中原霸主晋国打了个对穿,凯旋而归,而晋兵理亏竟不敢正面迎战,是春秋时代绝无仅有。

当时秦国虽然图霸不成,实力依旧强劲,是无可争议的天下四大国之一,与晋、楚、齐并列。晋国称霸春秋时代百年,每次攻击秦国都要纠合一大群仆从小诸侯,秦人虽连续战败,但秦穆公在韩原之战后得到的原晋国河西地,却一直牢牢掌握在手中,令晋国如鲠在喉。

晋国称霸后,掌握了中原地区的话语权,便抓住秦穆公令三名良臣殉葬之事,将秦国丑化成大行人殉、杀戮良臣的野蛮之邦。而秦楚两国也世代联姻,长期交好,共同对抗晋国百年。

后来申包胥哭秦廷七日,感动秦哀公,派出兵车五百乘发兵援楚。春秋时期,兵车一乘,有甲士三人,随行步卒七十二人,因此秦国这次援楚的五百乘兵车,相当于37500人,在当时算得上一支兵力强大的大军了。

申包胥

秦哀公亲送这支惩戒不义、救亡存续的正义之师出征时,作诗一首,便是名传千古的《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秦军和楚军合兵,迎战以《孙子兵法》训练、破楚、残齐、逼晋的吴国大军,在稷之战,沂之战,淮澨之战连战连捷,

伍子胥、孙武、夫概等吴国名将都被打得大败,连吴王阖闾也被击伤,吴军尸横遍野,狼狈窜逃回江东,连收拾己方战死者的尸骨也来不及。

因此,可以说秦国对楚国有救亡存续之大恩。

商鞅变法后,秦国一方面富国强兵,国势日盛,另一方面为扩张疆土也抛弃信义,不择手段,行事底线越来越低,甚至不惜破坏与践踏通行数百年的国际法则。

秦国大良造:商鞅

商鞅使诈生擒魏国公子卯;张仪以商於六百里地诈骗楚怀王熊槐,空手套白狼破解齐楚联盟;这些都严重破坏了春秋战国时代列国交往的礼、义、诚、信,被天下人所不齿,也让秦国蒙上了“暴秦“污名。

秦昭襄王嬴稷更囚禁来访的楚怀王,要挟割地,竟将他逼死,激起列国公愤,合兵伐秦,险为秦国招致灭顶之灾。

秦昭襄王:赢稷

秦昭襄王赢稷即位后,他舅父魏冉总揽国政,在秦赵燕三国同盟前提下,倚仗秦军强势,对魏楚两国又打又拉。

  • 昭襄王三年,秦楚两王相会后,归还楚国上庸郡;
  • 四年,秦国攻取魏国蒲阪;齐、韩、魏三国以楚国弃齐从秦,联兵伐之,楚使太子熊横入质於秦而请救,于是秦国遣客卿通将兵救楚,三国联军退兵;
  • 五年,魏王臣服于秦,还其蒲阪;楚太子熊横却私逃回国;
  • 六年,秦派庶长奂伐楚,斩首二万,同时将昭襄王同母弟泾阳君赢悝派往齐国为人质,与齐交好;七年,秦攻取楚国襄城,斩首二万,杀楚将景缺;同年楚国在垂沙之战中惨败于齐魏韩三国联军、国内大乱;
  • 八年,魏冉命异父同母弟羋戎为将军,攻楚,取新市;
  • 九年,秦国再派将领奂攻楚,取八城,杀楚将景快;
  • 十年,在秦军连年进攻下不断丧师失地的楚怀王终于屈服,受邀入秦以示臣服。

岂知秦国封锁武关,扣留楚怀王,逼迫他割让巫、黔中两郡。岂料楚怀王因长年受辱于秦国,这次入秦盟好,又是力排楚国群臣众议,一意孤行之举,因此竟激起血性,宁死不从。

楚怀王:熊槐

而楚国从齐国迎回太子横,立为新王,让秦国手中的人质失去作用,同时楚齐联盟。秦军出武关大败楚军,斩首五万,取析地十五城。两年后,楚怀王熊槐逃亡不成,死于秦国,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

此事也坐实了秦国无信无义、虎狼之国的名声,各国诸侯皆为不齿。就在秦军出武关攻楚后,齐、韩、魏三国联军攻秦救楚,并在齐国名将匡章的率领下,攻至函谷关下,其后赵、宋两国相继加盟,五国联军历时两年多苦战,在战国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攻破函谷关,眼看就要杀入关中腹地。

国难当头,秦昭王嬴稷和相国魏冉君臣同心,举国上下厉兵秣马,而联军主帅齐湣王却心猿意马,只想压制秦国势头,争霸天下,并无灭秦之念。

齐湣王:

于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秦国割封陵于魏,割武遂于韩,同时将之前的盟友燕国出卖,同意不干涉齐国攻打燕国,换得了联军退兵,又赠与楚国粟五万石,作为怀王之死的补偿。心满意足的联军,放弃战国时代最后一次灭亡秦国的良机。

到了百年之后的秦朝末年,关东六国复国反秦,楚人还特意选择了熊槐的一个孙子熊心为楚王,仍以“楚怀王”为名,以此激发楚地民气,最终也是在他的名义下,”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正是楚将项羽、刘邦的复仇大军,推翻了声威赫赫的大秦帝国。

西楚霸王:项羽

因此,宋代名臣洪迈在其《容斋随笔》中就专门写了一篇《魏冉罪大》,认为此时「秦王不过十余岁,为此事者必魏冉也」,并认为幽死楚怀王事,是挟诈失信之举,因此导致了秦国得罪于天下后世。并痛骂魏冉是「区区匹夫之见,徒能为秦一时之功,而贻秦不义不信之名万世不灭者,冉之罪诚大矣!」

秦国丞相:魏冉

可惜洪迈其文虽义正言辞,却不免读史不细。太史公说得明明白白,昭襄王嬴稷立时年已十九,如今又过了十年,年近而立,早是个完全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壮年人了。他权力虽被魏冉严重限制,亦非毫无自主能力的傀儡,在许多大政问题上都有自己的主见。

囚禁楚怀王以要挟割地一事,当是嬴稷和魏冉君臣的一致谋划。而且春秋时期类似的先例其实甚多,甚至楚国自己对其他许多小国也常有类似的幽禁、胁迫甚至直接吞并行径。

嬴稷和魏冉君臣的真正错误,是因秦惠文王以来对楚国的连战连捷,最终迫使楚王屈服来朝后,当真将楚国看做了可被秦国任意宰割的臣从国,忽视了其作为一个立国悠久、地域辽阔大国的自尊,最后激起了楚人举国公愤。

百年前申包胥乞秦师助楚复国的恩惠从此再也休提,以楚怀王熊槐的性命为血祭,秦楚两国结下不死不休的血仇,最终在百年之后,秦虽灭楚,楚亦亡秦,竟以惨烈的同归于尽而终结,唏嘘可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